第九百九十二章 王婆

有妖气客栈 992 作者程砚秋 全文字数 2541字

老妇人现在已经七十多岁了,然而诡异的是,她突然开始长牙。 起初人们只是惊奇,不以为意,直到有一天… “王老蔫的长嘴婆子来找那畜生聊天。”老妇人说,他们在门口坐着说话,以为老妇人听不见,却不知道老妇人不仅长牙了,耳力也渐好,远远地就可以听清她们在说什么。 当时,老妇人的儿媳妇身子不大好,浑浑噩噩的,反倒不如老妇人精神。 在门外,她儿媳妇就说到了自己身子的不爽利,“反倒不如那老东西,她越活越年轻。” 王老蔫的长嘴婆子说:“哎,你身子不爽利,会不会跟你家老婆子有关系。” 她儿媳妇不解的看着长嘴婆,“你什么意思?” 长嘴婆又压低声音,“我听说,有的人为了让自己活得长一点,会用邪法偷小辈的寿命。” “你家老婆子入土半截的人了,居然还长牙,你说会不会…”长嘴婆子看着她儿媳妇。 老妇人儿媳妇呆立在原地,“不,不会吧…” 长嘴婆子自然也不能肯定。 她笑着说:“反正要是真的,这家里就你一个外人,肯定偷你的寿命。” 等长嘴婆子离开后,老妇人的儿媳妇越想越觉着可疑,于是在夜里把老妇人的房门给锁了。 “任由我拍门,跪下来苦苦哀求,那畜生就是不给我开门。”老妇人现在说起来依旧怒难消。 余生点头,如此说起来,老妇人杀王老蔫夫妇就有很大的动机了。 不过,“这里面罪魁祸首是你儿子和儿媳妇吧?你真正应该要的是他们的命。”余生说。 “胡,胡说,我儿子什么都没做,什么都不知道!”老妇人怒道。 余生不理她,老妇人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好了,案子查清了”,余生叹口气,把老妇人杀机完完全全告诉周九凤他们。 案子结了,但杀人凶手是鬼,周九凤问余生:“她现在怎么处置?” 余生取出封印卡,“王老蔫的长嘴婆最多算从犯,王老蔫任何罪过也没有,你儿子和儿媳妇才是罪魁祸首,我们会把他们绳之以法。但你杀错人了,也得付出代价。” 他晃了晃手里封印卡,还不曾说话,三根毛插嘴道:“对,付出代价,以后食死徒里没有你的位子了!我们食死徒的目标只有三个字,吃吃吃!绝不许做杀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儿。” 三根毛还暗自松一口气,总算逐出去了,不然他老大的位子很快就不保了。 “谁刚才惦记吃人了,还说人肾不好。”余生拨开三根毛,示意待会儿再找他算账。 “我现在代表镇鬼司拘捕你,你可有怨言?”他问老妇人。 “拘捕,怎么拘捕?”老妇人邪魅一笑,“你还能把我杀了不成?” 她是鬼,走到任何地方都可以穿墙出来,除非对方是巫祝,但余生显然不是。 “那你别管,你认不认,反抗不反抗。”余生问。 “我若反抗呢?”老妇人问。 “打到你不反抗为止。”余生说。 老妇人不说话了,余生的厉害她方才见识过了,只一步,磅礴的气势就压制住了她。 见她不反抗,余生封印卡一丢,白光闪过,老妇人消失在原地。 等她再出现时,所有人都可以看见她了。 她的身子不再佝偻,脸上的皱纹消失不少,穿着一件白衣,看起来年轻许多,有了几丝风韵。
三根毛双眼都瞪直了,“这,这,这是二当家?” 余生点点头,对老妇人说:“以后你就是王婆,罚你为客栈洒扫五百年,日夜不歇,五百年年后才可以去往轮回。” 王婆不能不答应,只能淡淡的应一声“是”。 “对了,鉴于你这名字,不卖东西可惜了,暂时你就去咸鱼客栈,跟着孙小妖,好好地夸夸咱们客栈和本掌柜。”余生说,他余掌柜也是要当中荒王的人了,怎么也得包装一下。 “哎”,三根毛站到余生面前,捋了捋自己三根毛,“公子,公子,你把我也拘起来吧?” “我拘你干什么?” “拘起来,我的头发就回来了,快点,快点”,三根毛催促着。 这样他就玉树临风了,配得上王婆了。 三根毛悄悄看王婆一眼,早知道,当初应该直接让出大当家的位子,把二当家的给娶了。 “一边儿去,你三根毛就挺好,以后就叫三毛。”余生拨开他,收了王婆,往山下走。 王老蔫女儿的事暂且可以缓缓,现在得先把王老三夫妇的事儿处理了。 更何况,时间已经到中午了,余生还要去吃菱角炒肉呢。 路上,周九凤忽然问余生:“那么王婆究竟怎么长出新牙来的?” 余生望着山脚下的村庄,慨叹一声,“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罚她日夜不歇,洒扫五百年?” 这不是一个小活儿,打扫的不只是一个客栈,而是在所有客栈里连轴转,一刻不歇的打扫。 周九凤惊讶的合不拢嘴,世上还真有这样的邪法,但窝在山村的王婆又怎么知道的? 谜团再次向余生涌来。 几乎刚下山,余生他们就听到了村子里的吵闹。 方才引路的长发鬼正站在村子外面,探头向里面张望,但旁边有一头大狗,恶狠狠地盯着他。 见余生下来,长发鬼说:“这欺软怕硬的玩意儿,守着个村口,死活不让我进去。” “我们是镇鬼司的人,他是我请回来的。”余生说。 大狗看着余生不说话。 “狗子呢?”他回头问叶子高,“把你们大人叫过来。” “哈哈,人不如狗系列。”周九凤幸灾乐祸。 “嗯,狗子在官职还在你这统领之上。”叶子高没好气的说,顺便招呼在远处玩儿的狗子。 “所以说…”富难也笑起来,“真要把狗子调过去,当手下的也不是狗子,是你。” 周九凤这下笑不出来了,“余掌柜,我觉着你就是故意来恶心我们的。” “此言差矣”,余生一本正经的摇头,“能者居之,狗子还是比你们强的,本领比你们强就不说了,在语言方面也是个人,不,狗才,现在还能帮我们翻译翻译。” 说罢,余生让狗子把“他们是镇鬼司”的话翻译一下。 狗子刚要叫,那大狗见狗子居然这么丑,嫌弃的离开了。 “看到没有,就是在长相方面,狗子也比你们有威慑力。”余生说着,招呼几个人进村。 他们来到池塘边的平台上,见平台上围着密密麻麻的村民,里面传来撒泼怒骂的声音。 “我干什么了,你们凭什么抓我,你们这些泼皮,无赖,放开老娘!”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