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节:

我不是天王 342 作者何未满 全文字数 4656字

宋一是一个很懒的人,懒到话都不愿意多说,除非工作需要,面部表情也是尽可能没有,但是今天的宋一有些不一样。 她不仅脸上有了短暂的表情,不仅会揶揄沈欢,话也明显地多了起来。 “我们可以看到,三号参赛选手已经跃跃欲试了,不过在开始闯关之前,请你先跟大家做个自我介绍……” 电视上正在放着《快乐冲冲冲》,这是一档建邺本地的一台障碍闯关节目,顺利闯关成功可以获得各种奖项,现在的这位三号选手还挺漂亮的,穿得也很清凉,颇为惹眼,客厅内两人的注意力却全都没有集中在上面。 “这个阿姨,哪里请的?” 宋一刚才脸上的那一丝笑容只是一闪而过,现在又再收敛了起来,面上重又古井无波。 刚才在介绍董乔的时候,沈欢已经说过这是他们家新来的阿姨了。 沈欢也再又看了她一眼。 在他跟宋一的相处过程中,宋一这样主动跟他说话还是比较少见的,大部分的情况都是他主动跟宋一搭话。 “人才市场。” 宋一听到沈欢的回答,转过脸来,看着沈欢,“你当我傻?” 沈欢反问道:“那不然你说我是哪里找的?” 宋一一下子答不上来,沉默了。 她就是不知道,所以才问的,不过她可以确定的是,这个董乔显然不可能真是什么烧菜搞卫生的阿姨——至少不可能是从人才市场能找到的。 当然,这一点傻子都能看出来,毕竟董乔这么漂亮,跟她们这样的演员歌手站在一起都完全不逊色,整个人身上的衣服、妆容、气质,有哪一点能像是小阿姨了?说她是刚出道的艺人,都没有半点问题。 真有这样的小阿姨,怕是生意好到爆炸,当然,工作价格怕也是高的离奇。 不过宋一在沉默了一会儿后,针对沈欢刚才的反问还真说出了一个答案来。 “家政公司。” 沈欢“满脸震惊”地看着她,叹道:“佩服,这都瞒不过你,还真就是家政公司找的。”说着还给她竖了一个大拇指。 之后,沈欢话语一转,问道:“你今天心情好像很不错啊?” 要是换做平日里正常情况下的宋一,话绝对不会多,不会这么主动,更不可能说出“家政公司”这么有幽默感的答案来。 “还行。” 宋一说道:“不工作,心情都好。” 这听着完全就是一副消极怠工的口吻,不过她工作起来还是很认真的。 在这部电影的拍摄工作中,所有演员中,宋一的表现算是让沈欢最满意的,因为他针对这部电影稍改了以往他对于演员表演方式的要求,在这上面宋一算是理解、适应、表现得最好的,基本上从第一天拍到最后一天,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一条过,大大节省了剧组的预算工期。 自然,这也是和这部电影的表演难度有关系的。 虽然沈欢在这部电影中稍微改变了他对于演员表演方式的要求,但只是表演形式上的一些技术性小改动,在整个电影的表演难度和深度上,这部电影其实还算是比较浅的。 就沈欢个人而言,在这部电影的拍摄过程中,他没有任何一场戏感受到了难度和那种对于自己发挥很好的兴奋感,光是从这一点来说,这部电影在表演上的难度,甚至还没有他在《潜伏》这部电视剧中所要求的那么高。 不过这样也就足够了,一部电影的表演难度和深度,是根据剧本、主旨等东西来定的,强行加大表演难度和深度,拉升表演的占比,对于一部电影来说很多时候反而是一种破坏,是舍本逐末。 电影是一个整体的工业,演员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要服从于整体。 “话说,你整天就这么浑浑噩噩混吃等死,有意思吗?” 正好在这边等饭,显得无聊,沈欢也不想去关注厨房和电视里的那些声音,干脆就跟宋一聊了起来。 “你就没点什么人生追求吗?一辈子就这样过去,将来等到你临死的时候,你就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吗?” 宋一想都不想,简单直接地答道:“不会。”半点都不带犹豫和反思的。 “……你就没有想过这样的一种人生吗?” 沈欢锲而不舍,“成为一名伟大的演员,伟大到,让全世界认识你的那种,甚至能够在历史上留下你的名字,这样才不枉费来到这个世界上走上一遭啊。不然等待你百年之际,回头展望,发现自己的人生一片空白,那该多遗憾?” 他之前就想过,把宋一带到建邺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之后再慢慢去改变她,让她积极奋进起来,只是最近事情实在太多,一直都没顾得上这茬,现在却是逮到机会了。 若是宋一能够稍微勤奋那么一点点,对于他以后的工作开展都是有很大好处的。 可面对沈欢的话,宋一却是面色半点不改,“不遗憾。” “……” 这让沈欢看了很是挫败。 他不指望自己的这些话能够一下子就打动宋一,他真正的目的,其实是想让宋一去稍微思考一下这个话题。她不需要接受,只要她稍微能有一点恼怒的情绪出来,这扇门就算打开一条缝了,可惜的是并没有。 这真的是一条非常坚定并且心安理得的咸鱼了。 沈欢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见过不少像宋一这样浑浑噩噩混日子的人——当然,那些人的状况没有宋一这么严重。 可是那些人和宋一不同的是,他们全都不纯粹,他们其实都是没有能力、没有足够的动力去改变自己的生活、实现自己的梦想,所以才干脆浑浑噩噩地混日子。沈欢相信,如果给那些人足够的能力和条件,再有自己这样的人在背后不遗余力地推动,他们多少都会动起来的,但是宋一不是。 这家伙能力、条件、环境全都不缺,但她就是坚定执着地要混吃等死,并以此作为人生目标,就算自己死命在她屁股后面推她,她还是懒得动。 这是一条真正纯粹的咸鱼,可谓极品。 “那怎么也不见你谈恋爱呢?” 眼见着从事业、人生的意义上是说不动了,沈欢转到了感情上,试着看看能不能从侧面切入,顺便也八卦一下。
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宋一却是反问道:“那你怎么不谈?” 这反问没能击倒沈欢,“我忙着事业呀,实在没空。可你不一样,你每年时间那么多,现在更多了。” 宋一说道:“我忙着看小说,玩游戏,睡觉,比你忙。” 沈欢看着她,竟是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 这两人在客厅里有一阵没一阵地聊着等着,一直等到天都黑了,厨房里的工作才总算是大功告成,总算可以吃晚饭了,四人也在餐厅里入座了下来,沈欢一个人坐在主人位上,林荷溪和董乔相对而坐在沈欢的左右手边,宋一则是自己在董乔身边坐了下来。 在沈欢原本的计划里,至少在第一天的时候,是要给董乔一个特殊的体验,以“仆人”的名义让她一个人在厨房里吃饭的,然后等到她被欺负的情况还要吃着她自己做的那难吃的饭菜、那种凄凉的情绪酝酿出来之后,自己再过去陪着她一起吃,并且帮她“顺手”做一顿美味佳肴,中间再有点什么小动作小互动小打闹之类的,感情这不就互动出来了吗?可谓是计划通,可是没想到的是今天有客来访,打乱了他的计划,只好舍弃,直接让董乔上桌了,毕竟私下里两人可以随便互动,但是在旁人面前,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反正这里也没人会真把董乔当成沈欢家里的阿姨。就像林荷溪来了之后,他也没有强行要董乔再去把那件女仆装穿起来一样。 不过他这边面子给足了,董乔的面子却是自己丢了。 只见餐桌上摆放了七八道菜,很是丰盛,而从外形上来看,基本上可以分成两派,一派是正常的菜肴模样,一派则是充斥着各种天马行空的创造思维,开拓普通人对于菜肴的视觉想象力。 不用问,只是一眼看过去,沈欢就知道哪些菜是董乔做的,哪些菜是林荷溪做的了。 董乔却是恍然不见,一如既往地淡定优雅。 “来来来,大家开动。都别客气,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 沈欢也不多说,直接劝菜,“多吃一点。”然后开吃,只是这第一筷子伸到一半,沈欢却是身后一凉。 他敏锐地察觉到,有两道目光集中在他的筷子上,似乎在看他首先要夹哪一道菜。 造孽啊…… 其实这种情况沈欢很理解,这是女人爱攀比的天性,就算没有感情因素在其中,也是会发生的,就是为难了他这个夹在中间的人,左右都不是。 不过还好,这个时候宋一救了他一命。 在沈欢说完之后,董乔和林荷溪还没动筷子,宋一却是完全不客气地在桌子上那盘黑色的不知名固态物里夹了一块——她大概是对于沈欢的独家秘技印象太深刻了,觉得这种焦黑的东西都是人间美味。 宋一就要放入自己碗里,却是被沈欢截胡了。 “还是小宋了解我,知道我爱吃……煎蛋。” 沈欢勉强判断出了这东西的本体,也顾不得难看了,直接夹住宋一的筷子,伸出碗去接。 宋一没有跟他争,直接就给了他。 正常人这么做,是因为人情世故,可宋一完全就是懒得跟他抢,反正还那么多,再夹一筷就是了。 而随着沈欢这么做,董乔和林荷溪也总算是动起了筷子来,这第一筷之争,应该算是勉强应付了过去。 …… 这一顿晚饭沈欢算是吃得食不知味,浑浑噩噩就过去了。 整个晚餐期间,他和宋一两个人就是埋头吃饭,像是两个饿死鬼一样,屁话都没一句,董乔和林荷溪却是没吃多少,更多的时候是在聊天,有说有笑的,似乎在刚才的共厨期间,已经培育出了很好的感情来一样,不过这只是表象。 沈欢毕竟是当导演的,两辈子加起来,见过的人情世故又那么多,哪里能不感受到这风和日丽下的阴风阵阵? 不过不关他的事,他当他的缩头乌龟,埋头吃饭就是了。 整个晚餐给沈欢的除了以上这些感受外,最让他印象深刻的一点,那就是董乔做的菜竟然还都没那么糟糕。 虽然那些明显是董乔做的菜视觉冲击力很强劲,宛若印象派的油画一般,可是吃在嘴里,竟然还凑合。 或许这就是真正的聪明人吧,就算是第一次做菜,都能做出这样的水平来,她总是那么自信、气场那么强大,也是有原因的。 等到晚餐吃完,宋一第一个就走了。 这家伙真就是来蹭饭的,吃完就走,也不说客套一番,留下聊聊再走。不过对于宋一来说,或许也懒得客套吧。 林荷溪吃完之后,主动地帮忙收拾了餐桌厨房,洗碗什么的倒是不用麻烦,交给洗碗机就是。而三人这时也就去了客厅闲聊了一番,等到看看时间不早了,林荷溪也就告辞了,最后这个家里终于又只剩下了沈欢和董乔两个人。 “这个林荷溪……只是你的朋友?” 董乔坐在沙发上,眼看着电视,却是对着沈欢说话。 沈欢装傻充愣,“嗯,不然呢?” 董乔静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我想也是。” 她现在一想,对于自己之前的情绪状态和表现有点不太满意。 沈欢和她、李尚颐之间,已经够麻烦的了,如果沈欢能够因为别的人主动退出,对于他们三个人来说其实都是好事,所以她之前干嘛还要搞东搞西的呢?不过话是这么说,真做起来,却又是控制不住的,这才是最让董乔心烦的地方。 沈欢则是没有打算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而是吩咐起来:“对了,你现在正好也闲着,去给我打水洗脚。” 这打断了董乔的思绪,瞪向他,“洗脚?你今天不洗澡?” 沈欢理直气壮:“洗澡和洗脚是两码事,我喜欢先洗脚再洗澡不行吗?有哪条法律规定不能这样吗?还有,你现在是佣人身份,只有接受任务的义务。” “……行。” 董乔咬牙应下,还真去了。 “主卫生间里,蓝色的那个盆!” 沈欢在后面叫道。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