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四十六章 开拓仙界

作者三生万物 全文字数 5965字

目视着稷下和化梦两人离去。 天耀宗的一众修士心情沉重无比。 对于天耀宗的一众修士们来说,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糟糕至极了! 刚刚因为战胜了海皇殿带来的快乐此时也都消散无踪。 “给火凤门传个消息,叫他们也做好迎接这两个家伙的准备吧!”月舞门主微微叹息一声道。 古正一微微点了点头,当即取出沟通宝物和火凤门沟通。 方荡恰好和化雪宗的两人错过,方荡虽然也看到了两人离去,但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并且天耀宗的事情方荡也不打算太多的过问,他现在最关键的事情是想办法凝聚力量,扭转时间,洞穿空间回到古神郑的世界之中。 天耀宗的一众修士们正打算掉头回天耀宗,就见一个人影从天而降。 这些修士本就憋了一肚子的气,无处发泄,此时眼见有人竟然敢从他们头顶上落下来,这帮家伙自然怒不可遏! 一名修士刚想放声喝骂,一眼就看清楚了从空中飞下来的男子的面目,连忙将到了到了嘴边的话语吞回肚子中。 众人见到方荡回来了,一个个心中都是欢喜。 尤其是月舞门主,一双原本冷厉的眼睛看到方荡的一瞬间,简直都要融化掉了。 方荡一去数个月,对于修仙者来说,时间虽然不算太长,但对于月舞门主来说,却好像过了已经很漫长的一段岁月。 随方荡一起到来的,还有一位老者,这个老者错后方荡一步,亦步亦趋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方荡的仆人。 方荡眼见众人神情不对,也有些诧异,开口说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看起来你们似乎遇到什么难事了。” 众人都沉默下来。 月舞门主看了一眼方荡身后的玉虚子,方荡并未介绍这个人的来历,但既然方荡直接问出这个问题,就说明这个家伙是可以知道一些秘密的! 月舞门主开口说道:“就在刚刚化雪宗的人来了,他们要求我们随他们去开拓仙界。” 方荡疑惑的道:“开拓仙界?我怎么从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这仙界难道还能继续开拓变大?” 月舞门主点了点头道:“不错,仙界从最开始的时候其实只有几百平方公里,后来仙界一步步扩张,才有了现在这样的格局。” “只不过在百年之前仙界的扩张就停止下来。从那之后化雪宗、真阳宗、鬼脉门就开始组织人手,开拓仙界。” “但开拓仙界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每年都有修仙者在仙界边缘身死道消。并且,开拓仙界本身就需要浪费大量的资源,耗费修士很多的修为力量。” “我天耀宗刚刚经历一场大战,元气大伤根本就没有能力参与这种事情。其实,就算是我们天耀宗正常的情况下,也是没有资格参加的,他们需要的都是些修为高深之辈,修为普通的人去了用处不大,反而还会拖后腿!” “正常情况,每个门派只需要派10名碑主就可以了,但这次他们竟要我们派整个门派一半的碑主,我们天耀宗的碑主本就数量不多,在之前的战斗之中更是折损不少,一旦这些修士折损大半,我天耀宗实力大跌,到时候别说仙界前十恐怕连仙界前五十都算不上了。” “况且,我更在意的是,一旦到了仙界边缘,其他门派会不会对我们天耀宗下手。” “天耀宗和火凤门联手毁掉了海皇殿这件事已经传遍整个仙界,其他诸派对我们天耀宗还有火凤门都不会有什么好观感,说不定就趁着这件事,合力将我们两派的人给埋葬在仙界边缘!” 方荡疑惑的道:“开拓仙界有什么好处?使得他们竟然愿意做这种事情?” 古正一连忙回答道:“开拓仙界其实本身是一件好事,当初的我们想去都没有资格,说白了人家根本就不带着我们去玩!” “就是因为开拓仙界本身是一件极为有利可图的事情!” “在仙界扩张的时候,会有遗宝出现,这些乃是天界边缘外的混沌孕育了不知多少年的遗宝,据说佛家的空间之宝还有道家的时间之宝,都是从这里得来的。其他参与开拓仙界的诸派多多少少也得到过一些宝贝。” “但有好有坏,全靠运气。” 方荡闻言来了兴趣,笑道:“这么说来,这开拓仙界的事情还真应该参与参与。” 方荡是真的感兴趣了,仙界边缘对于方荡本身来说兴趣不大,但混沌遗宝却叫方荡大感兴趣。 方荡现在缺少的就是力量,而按照方荡创造了无数世界的经验来理解,混沌遗宝这东西还是真的存在的。 一方世界的孕育需要不大量的力量,在世界孕育完成之后,总会有一些力量没有用尽,创造世界是要求在力量上达成一个平衡,不能多也不能少,而一旦达到平衡,多余的力量就不能再投入世界之中了,但创世者也不会收回,最终就存储在世界边缘的混沌中。 这些力量如果方荡能够找到一部分,那么,或许就足够方荡破开时间空间,回到古神郑的世界之中了。 这比方荡一点点积累力量似乎更高效一些。 方荡打定主意,随即道:“你们怎么想?” 方荡要去,谁都管不着他,所以,这是方荡自己的事情,天耀宗去不去则是天耀宗的事情。 月舞门主神情微微有些憔悴,道:“我们已经答应下来,事实上我们也没有选择的余地,化雪宗代表的是仙界前七个门派,他们强势邀请,我们若是拒绝,说不定正好给了他们抹杀我们的借口。” 方荡点了点头,随即皱眉道:“一半的修士?这个数量未免太多了些,到时候天耀宗怎么办?万一有敌人来袭,天耀宗岂不是就要拱手相让了?” 月舞门主道:“这个倒是不必太担忧,我相信没有谁胆敢在这个时候对我们天耀宗出手,哪怕其他的十大仙门对我们颇有微词,甚至想要将我们整治得再也抬不起头来,但若是有人在这个时候对我们下手,他们绝对不会坐视,十大仙门内部斗个你死我活,那是十大仙门内部的事情,若外部有那个门派想要趁人之危,那恐怕就是想多了!” 月舞门主既然做出了这样的判断,方荡也不再多说,月舞门主并不是一个寻常的女流之辈,能够撑起这么一个仙门,手段心机一点都不缺。 方荡想了想道:“既然你们准备去仙界边缘,那么我就随你们一起去,若真有人胆敢出手,我顺便帮你们铲除一些竞争对手!” 方荡的话语,使得天耀宗的一众修士们心中大定,方荡什么样的存在? 纪元境界的神话中的存在,有方荡站在他们这边,其他诸派的修士,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根本不值一提! 方荡随即问道:“你说仙界边缘有危险,这话从何而来?” 月舞门主道:“仙界边缘,除了一片片的混沌未开之外,还孕育出了一些怪物,这些怪物能够自由的穿梭于混沌与仙界之中,他们非常难缠,他们修为其实倒也并不算太高,但他们的手段多言无比,很多神通是我们这些修士闻所未闻的,所以每次前往开拓仙界的时候,最大的敌人就是他们,我记得在百年前,有一次开拓仙界,去了一百多位铸碑境界的修士,最终却只回来五十多位,其余的全都被那些怪物给埋葬掉了。” 方荡闻言双目微微一眯,能够去开拓仙界的,想来修为绝对不会太弱,这样的存在竟然被怪物袭杀了一半,这说明这些怪物相当强大,强大到叫无数多位碑主连跑都没能跑得掉。
不过,方荡也不是特别放在心上,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既然能够赋予别人不死不灭,那么自己本身也自然是不死不灭的,除非有纪元境界的存在和他对杀,否则,想要杀死他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可以这么说,现在的方荡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任由一位铸碑境界的存在用尽办法,也杀不死。 方荡微微点了点头,此时古正一长老道:“如果火凤门也同意去仙界边缘的话,咱们是不是一起行动?” 月舞门主看了一眼方荡,道:“既然你这次也要去,那么就由你全权安排吧。” 方荡点了点头道:“既然那两个化雪宗的碑主也要去火凤门,那么我就去火凤门中等他们一下,看看他们是真的需要你们合作,还是要你们去送死,如果是后者的话,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去了,大不了和其他的十大仙门战上一场,况且,其余的七大仙门也未必就是铁板一块,都会对你们出手!” 月舞门主笑着应道:“之前不知道你回来了,若是知道你回来了,我们还真就未必会放了那两个无礼高傲的家伙离开!” 方荡微微一笑,随即身后一道漆黑的光圈闪现,下一刻,方荡步入光圈之中,瞬间消失无踪。 天耀宗的一众修士,除了和方荡相识的几位碑主外,其实在方荡出现的时候,就被压制得呼吸都变得格外费劲。 此时方荡走了他们身上的压力才骤然消失,这些修士们都长出了一口气,有些甚至开始活动被压得酸麻得腰肢大腿。 火凤门中,此时门外有真鬼脉门的两位碑主登门。 凤雏门主亲自走出火凤门。 鬼脉门在十大仙门之中排行第二,比化雪宗还要靠前一名。 鬼脉门来的同样是两位碑主,不过,这两位碑主全都是女子。 修仙世界的女修士一般都容颜美丽,艳绝一方。 但此时着两位女修士虽然说不上丑,但却绝对没有资格被称呼一个美字。 这两位女碑主身材差不多,但却并非是姐妹关系。 鬼脉门的修士,浑身上下都散发出阴冷冷的寒意,似乎他们正在面对的不是一个大活人,而是两具尸体。 此时方荡无声无息的潜入了火凤门的一众修士之中。 为首的女子名叫从魂六,另外一个叫做魂七, 这些鬼脉门的修士们一进入鬼脉门,就放弃了自己原本的姓名,以鬼、魂、魄、尸为名,其中鬼字辈分最大,修为最高,一本是门主和长老的专属,而魂字排在第二位,大部分铸碑境界的存在以魂命名,而魄字则是元婴修士的称呼,尸字则是结丹修士的专属,至于修为更低的那些人,不配拥有名字,甚至不能开口说话。 可以说,鬼脉门是一个等级森严的门派,修为不够,连名字都不配拥有。 眼前这两位显然就是鬼脉门中的铸碑尊者。 “鬼脉门和我火凤门从来没有什么瓜葛,这一次两位登门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凤雏门主其实此时已经知晓了三大仙门要他们前往仙界尽头开拓仙界的事情,此时的他心中颇为不爽,,但碍于鬼脉门的地位和实力,也只能好好应对这两人。 这两个尊者不过是鬼脉门中的中等存在,就能得到凤雏这个门主亲自前来迎接,本身就证明了两派之间的实力相差异常悬殊。 为首的魂六双目显得有些呆滞,整个人看上去宛若死物一般,嘴唇微微开启,吐出细若游丝般的声音:“我奉三派之命,前来征兆你等前去开拓仙界,派中一半修士尽皆前往,话已带到,不从者死!” 魂六相当干脆,没有如化雪宗的稷下和化梦那般喋喋不休,说完也不停留,转身就走。 凤雏门主眉头皱起,虽然火凤门和鬼脉门之间实力差距巨大,但这两个家伙也未免太够无礼了! 不过,凤雏门主也并未多说什么,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前往仙界边缘开拓仙界的事情,火凤门实力本就不强,诛杀海皇殿的战役,虽然大获全胜,但火凤门却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现在正是他们养精蓄锐的时候,却被强行征调一半的修士,一旦有些许损失,这将使得火凤门遭受巨大的打击。 就在鬼脉门的碑主渐渐远去,忽然有一道声音响起:“鬼脉门的尊者,留步!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一问!” 已经远离火凤门的魂六和魂七两人齐齐停下脚步。 魂六转过头来,望向开口的那个人,就见一个眼中一片冷漠的男子从火凤门中的人群之中走出来。 魂六还有魂七感到意外,凤雏等一众火凤门的修士们的感觉,就可以用惊悚来形容了。 火凤门是根本斗不过鬼脉门的,这两个鬼脉门的碑主留下一句就走,这行为看似傲慢,但实际上对于火凤门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省的他们留下来要个说法,大家都难堪。 但就在所有的人都默默的等着魂六魂七两个离开之后,再破口大骂的时候,忽然有一个不开眼的,竟然说要问问题。 能不能换个人问? 这究竟是谁这么没有眼力价? 所有的目光齐齐投注在开口之人的身上。 但随即,整个火凤门的修士们全都露出惊喜的表情来。 因为这个开口之人赫然正是方荡,天知道,方荡什么时候回到火凤门,又是什么时候钻进了人群之中,他们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不过一想到方荡此时的修为境界,他们也就释然了。 方荡看向魂六还有魂七,开口道:“说一说,为何这一次要正着这么多的修士前往仙界边缘?” 魂六双目阴沉,身形一动,带着一股冰冷的奇寒之气。 所过之处空气之中留下了一道结晶冰壳。 魂六一下出现在方荡身前,双目冷冰冰的盯着方荡,此时的方荡气机收敛,完全就是一个元婴境界的修士,这样的家伙,在鬼脉门中根本就没有资格和他说话。 现在,修为这么低微的存在,竟然还敢开口问他事情。 “我看在这里是火凤门的地盘的份上,不跟你一般见识,若有下次,我必然抽了你的神魂!” 魂六的声音充满了威胁。 若是一般的元婴境界的存在,骤然面对魂六的冷声呵斥,瞬间就能被结成冰块,吓得再也不敢多问! 但方荡自然不是一般的元婴境界,笑了笑,开口道:“我的问题很简单,你如实回答就可!” 方荡完全没有听魂六的话语的意思! 魂六眼见自己竟然被一个元婴境界的修士蔑视,一双眼睛之中冷芒闪烁。 伸手陡然就朝着方荡抓来。 此时的魂六已经生出杀心,五指之间窜起一道道烟气,朝着方荡笼罩下去。 方荡眼瞅着魂六施展手段,心中毫无波澜,正如方荡之前曾经说过的那样,在这个世界上,他就算躺在地上,任由这个魂六施展手段,也根本杀不死她! 方荡没有躲避,反而笑着伸手,朝着魂六的冒着阵阵烟气的手抓了过去。 魂六还是首次遇到这种迎难而上的家伙,不过魂六嘴角上已经露出一丝弯弯的弧度。 眼见两只手就要碰撞在一起的时候,魂六嘴角上终于露出狰狞的笑意!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给我死!”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