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 成立商会

作者九天飞流 全文字数 2404字

顾诚玉冷笑一声,“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们手里有多少粮食,本官根据前几日的动向来看,也能推算出个大概。来江南之前,皇上就说过,决不允许粮食涨价。长天府发生水患,本就是重大的灾难。你们竟然还想靠着米粮,赚那等昧心钱,你们的良心呢?” 说到后来,顾诚玉的语气已经极其严厉了。 商人重利,奸商更是没有道义可言。 他们以为抓住了杭天府的命脉,只要粮食在他们手中,就能随心所欲地赚银子了? 这是想垄断,将农户手中的米粮以低价收购进来,而后都囤积到一起。 等将粮价炒高了,百姓们要想买粮食,就只能从他们手中买,还得用高价买。 就像之前杭天府城门外的灾民没被安排河工的活计时,他们想吃粮食,都是花了高价买的。 那段时日每日都有城内米行的伙计,抬了粮食到城门口贩卖。然而这些粮食都贵得离谱,是原来的好几倍。 可那时这些灾民都进不得城内,因此也只得花几倍的银钱在这些活计手里买。 毕竟人活着就要吃喝,纵使心疼得紧,那也得买。 直到将身上的银钱耗光,没了银子便开始啃起了草皮。 恐怕就是那段时间卖粮,让这些人尝到了甜头。否则,他们不可能毫不犹豫地囤积这么多米粮。 “顾大人言重了吧?咱们本就是商贾,不靠这些挣银子,还拿什么挣银子?多囤些米粮实属正常,朝廷可没有明令禁止不许囤积米粮吧?” 夏鸿基还在记恨刚才顾诚玉让他出十万两银子的事,刚才他不能丢了夏氏的脸面,暂时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可这顾诚玉就算是朝廷官员,也管不了他们商贾之间的事吧? 四十文,很离谱吗?他还打算卖上百八十文一斤的,怎么也得把那十万两银子给找补回来。 除非朝廷颁布的禁令,不允许他们抬高粮价,否则他不打算给顾诚玉这个面子。 其他几家米行的东家脸色也不好看,他们才刚捐了银子,这顾大人银子还没到手呢!就打算翻脸不认人了? “本官知道在商言商,谁不喜欢银子?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们这次赚的银子乃是百姓们的血肉,你们于心何忍啊!” 顾诚玉长叹一声,对着众人摇了摇头。 有些商行的东家其实心里也有些不落忍,所以他们囤积的米粮并不多。 如今再被顾诚玉这么一说,他们心中更为愧疚。 其中一人想开口表态,却不想被一旁的人扯了扯袖子。他下意识地看了过去,便看见夏鸿基的神色十分不以为然。 若是此时响应顾大人的话,那岂不是要得罪在场不少人?且还彻底将夏鸿基给得罪了。 夏鸿基是夏氏族人,他们怕的可不是他夏鸿基,而是夏首辅。 “顾大人,刚才您也说了,在商言商。这不赚银子的买卖,咱们是不可能做的。米粮涨价,那是因为长天府的农田大多数都被淹没了,今年的粮食必然会减少许多。若是咱们不在粮食彻底上涨之前,趁机多囤些粮食。那日后收购的成本怕是要翻上好几番呐!还请顾大人体谅一下咱们的苦衷,莫要让咱们难做啊!”
夏鸿基刚才就已经想好了说辞,反正这米粮的银子,他是赚定了。 那十万两银子,族长听了肯定会暴跳如雷。但若是将囤积米粮,又高价卖出这事儿给办妥当了,族长或许还会网开一面。 “那你只囤积,不卖粮,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吧?其目的还不是为了能在粮价上涨达到高峰的时候,你们再卖出,狠狠地赚一笔吗?” 顾诚玉所指,分毫不差,众人突然不知该怎么接话了。若是不抬高粮价,那他们就赚不了这么多银子。 这银子就跟白捡似的,谁能舍得放弃? 可若是将米粮现在按低价卖了,他们更不乐意。 顾诚玉见众人又静默下来,他知道不使出杀手锏是不行了。 “诸位!本官前来江南之时,朝廷正在商讨要成立商会。” 顾诚玉命人给众人上了一壶茶,接着便仔细观察着众人的面色。 众人听得顾诚玉所言,便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你家不是靠着那位吗?可有听说此事?”一人拉了身旁的人问道。 “未曾,那位并没有说过关于商会的只言片语......” “商会?敢问顾大人,何为商会?” 王老爷一双鼠目精光四射,立刻从顾诚玉的话语中,捕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 胡茂深等官员则是奇怪地望向顾诚玉,商会? 他们怎么不知道朝廷正在商讨什么商会呢?这根本就是闻所未闻啊! 几人面面相觑,用眼神无声地交流过后,他们很肯定,朝廷根本没提及过此事。 难道是皇上器重顾诚玉,所以才将此事告知与他?这也不是不可能啊! 胡茂深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不由在心里冷哼。 这顾诚玉先前竟然连一点风声都未透露,到这会儿竟然搞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什么商会?朝会上根本没提及此事,这怕是顾诚玉自己提出来的吧? 也不知顾诚玉有没有和皇上商讨过,就这么贸贸然说出来,怕是有些不妥吧? 这什么商会肯定是个麻烦事儿,不可能一日两日就能建立起来,顾诚玉此举不是在自寻麻烦吗? “敢问顾大人,这商会是个什么说法?” 孙老爷倒是对这商会十分感兴趣,就像茶税似的,既然施行,那必然有它的道理。 之前没有茶税之时,茶商和茶农时常起冲突。茶农损失了不少利益,茶商们也不见得就占了多少便宜。 茶税实施之后,茶商虽然损失了一部分利益,但性命却有了保证,还少了许多不便之处。 孙老爷始终认为抬高粮价,赚那些昧心钱不是长久之计。朝廷已经派了钦差下来赈灾,难道会眼看着米粮价钱上涨而无动于衷? 那些灾民和百姓们将全部的积蓄用光之后,难道米行能看着他们饿死不成? 百姓没银子买米,饿得两眼发花。米行的米卖不出去,粮仓堆积如山,最后那些粮食还不是要贱卖?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