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布克西融合体

脑核风暴 1572 作者剑灵王 全文字数 4712字

“心语,可以倾听大自然乃至各种生命的声音,与其产生沟通。”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种强大的与自然沟通的一种异能。” “心语吗?”听到这里,肖毅却是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感应什么一般。 “这样的状态到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而一旁的陆雪馨听到这话,却是差异的看向了肖毅。 “肖毅,你在干嘛啊?” “没什么,听到心语这话,我就感受了一下,我的心会不会也能理解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哦?那你感觉到什么了吗?” 听到这话,肖毅微微一笑,随即却是看向了陆雪馨。 “我感受到了你的情绪。” “……混蛋,你这是盖亚之语吧,那里什么来的心语。” “我只是感觉应该一样吧,结果真的一样,我们也有那心语的能力。” “本尊,雪馨,我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能够读取别人的记忆,乃至植物当中的信息,说实话,也真是拥有心语这种能力,只是我们相对而言,可能读取的信息要更多一些了。” “看来这布克西不简单啊。”说到这里,肖毅看向了虚空,眼神逐渐变的深邃起来。 “冥雷我决定了,我让远古布克西真正复活,现代布克西的记忆太危险了。” “好的,本尊。”随着话音,现在世界当中的布克西,却是陡然停在了原地。 下一刻身体上闪烁了几下,随即眼神却是变的混乱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布克西却是一下晕了过去。 时间在晕迷中推移。 而在肖毅的眼前,这叫布克西的人,此刻是手指先动了起来。 随即似乎一下明白了什么一般直接坐了起来。 “我死了吗?”布克西喃喃自语。 随后似乎发现了什么一般,疑惑的看向四周:“这是那?” “哦,新人王?我的新身份吗?” 随即就见新人王闭上了眼睛。 “咦?样子到没有变,周围环境到是变了不少。”说着其却是闭着双眼,四处游走了起来。 在肖毅和陆雪馨的观察下,那布克西对周围的一切似乎了如指掌一般,居然就那样闭着眼睛在一座宫殿当中走走停停,不时的喊来一个人,显然已经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家。 “哎……糟糕的记忆,糟糕的生存环境!必须想办法逃离这里啊。”说到这里,布克西却是睁开了眼睛。 “心语,可以倾听大自然乃至各种生命的声音,与其产生沟通。”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种强大的与自然沟通的一种异能。” “心语吗?”听到这里,肖毅却是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感应什么一般。 “这样的状态到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而一旁的陆雪馨听到这话,却是差异的看向了肖毅。 “肖毅,你在干嘛啊?” “没什么,听到心语这话,我就感受了一下,我的心会不会也能理解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哦?那你感觉到什么了吗?” 听到这话,肖毅微微一笑,随即却是看向了陆雪馨。 “我感受到了你的情绪。” “……混蛋,你这是盖亚之语吧,那里什么来的心语。” “我只是感觉应该一样吧,结果真的一样,我们也有那心语的能力。” “本尊,雪馨,我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能够读取别人的记忆,乃至植物当中的信息,说实话,也真是拥有心语这种能力,只是我们相对而言,可能读取的信息要更多一些了。” “看来这布克西不简单啊。”说到这里,肖毅看向了虚空,眼神逐渐变的深邃起来。 “冥雷我决定了,我让远古布克西真正复活,现代布克西的记忆太危险了。” “好的,本尊。”随着话音,现在世界当中的布克西,却是陡然停在了原地。 下一刻身体上闪烁了几下,随即眼神却是变的混乱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布克西却是一下晕了过去。 时间在晕迷中推移。 而在肖毅的眼前,这叫布克西的人,此刻是手指先动了起来。 随即似乎一下明白了什么一般直接坐了起来。 “我死了吗?”布克西喃喃自语。 随后似乎发现了什么一般,疑惑的看向四周:“这是那?” “哦,新人王?我的新身份吗?” 随即就见新人王闭上了眼睛。 “咦?样子到没有变,周围环境到是变了不少。”说着其却是闭着双眼,四处游走了起来。 在肖毅和陆雪馨的观察下,那布克西对周围的一切似乎了如指掌一般,居然就那样闭着眼睛在一座宫殿当中走走停停,不时的喊来一个人,显然已经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家。 “哎……糟糕的记忆,糟糕的生存环境!必须想办法逃离这里啊。”说到这里,布克西却是睁开了眼睛。 “心语,可以倾听大自然乃至各种生命的声音,与其产生沟通。”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种强大的与自然沟通的一种异能。” “心语吗?”听到这里,肖毅却是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感应什么一般。 “这样的状态到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而一旁的陆雪馨听到这话,却是差异的看向了肖毅。 “肖毅,你在干嘛啊?” “没什么,听到心语这话,我就感受了一下,我的心会不会也能理解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哦?那你感觉到什么了吗?” 听到这话,肖毅微微一笑,随即却是看向了陆雪馨。 “我感受到了你的情绪。” “……混蛋,你这是盖亚之语吧,那里什么来的心语。” “我只是感觉应该一样吧,结果真的一样,我们也有那心语的能力。” “本尊,雪馨,我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能够读取别人的记忆,乃至植物当中的信息,说实话,也真是拥有心语这种能力,只是我们相对而言,可能读取的信息要更多一些了。” “看来这布克西不简单啊。”说到这里,肖毅看向了虚空,眼神逐渐变的深邃起来。 “冥雷我决定了,我让远古布克西真正复活,现代布克西的记忆太危险了。”
“好的,本尊。”随着话音,现在世界当中的布克西,却是陡然停在了原地。 下一刻身体上闪烁了几下,随即眼神却是变的混乱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布克西却是一下晕了过去。 时间在晕迷中推移。 而在肖毅的眼前,这叫布克西的人,此刻是手指先动了起来。 随即似乎一下明白了什么一般直接坐了起来。 “我死了吗?”布克西喃喃自语。 随后似乎发现了什么一般,疑惑的看向四周:“这是那?” “哦,新人王?我的新身份吗?” 随即就见新人王闭上了眼睛。 “咦?样子到没有变,周围环境到是变了不少。”说着其却是闭着双眼,四处游走了起来。 在肖毅和陆雪馨的观察下,那布克西对周围的一切似乎了如指掌一般,居然就那样闭着眼睛在一座宫殿当中走走停停,不时的喊来一个人,显然已经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家。 “哎……糟糕的记忆,糟糕的生存环境!必须想办法逃离这里啊。”说到这里,布克西却是睁开了眼睛。 “心语,可以倾听大自然乃至各种生命的声音,与其产生沟通。”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种强大的与自然沟通的一种异能。” “心语吗?”听到这里,肖毅却是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感应什么一般。 “这样的状态到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而一旁的陆雪馨听到这话,却是差异的看向了肖毅。 “肖毅,你在干嘛啊?” “没什么,听到心语这话,我就感受了一下,我的心会不会也能理解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哦?那你感觉到什么了吗?” 听到这话,肖毅微微一笑,随即却是看向了陆雪馨。 “我感受到了你的情绪。” “……混蛋,你这是盖亚之语吧,那里什么来的心语。” “我只是感觉应该一样吧,结果真的一样,我们也有那心语的能力。” “本尊,雪馨,我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能够读取别人的记忆,乃至植物当中的信息,说实话,也真是拥有心语这种能力,只是我们相对而言,可能读取的信息要更多一些了。” “看来这布克西不简单啊。”说到这里,肖毅看向了虚空,眼神逐渐变的深邃起来。 “冥雷我决定了,我让远古布克西真正复活,现代布克西的记忆太危险了。” “好的,本尊。”随着话音,现在世界当中的布克西,却是陡然停在了原地。 下一刻身体上闪烁了几下,随即眼神却是变的混乱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布克西却是一下晕了过去。 时间在晕迷中推移。 而在肖毅的眼前,这叫布克西的人,此刻是手指先动了起来。 随即似乎一下明白了什么一般直接坐了起来。 “我死了吗?”布克西喃喃自语。 随后似乎发现了什么一般,疑惑的看向四周:“这是那?” “哦,新人王?我的新身份吗?” 随即就见新人王闭上了眼睛。 “咦?样子到没有变,周围环境到是变了不少。”说着其却是闭着双眼,四处游走了起来。 在肖毅和陆雪馨的观察下,那布克西对周围的一切似乎了如指掌一般,居然就那样闭着眼睛在一座宫殿当中走走停停,不时的喊来一个人,显然已经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家。 “哎……糟糕的记忆,糟糕的生存环境!必须想办法逃离这里啊。”说到这里,布克西却是睁开了眼睛。 “心语,可以倾听大自然乃至各种生命的声音,与其产生沟通。”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种强大的与自然沟通的一种异能。” “心语吗?”听到这里,肖毅却是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感应什么一般。 “这样的状态到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而一旁的陆雪馨听到这话,却是差异的看向了肖毅。 “肖毅,你在干嘛啊?” “没什么,听到心语这话,我就感受了一下,我的心会不会也能理解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哦?那你感觉到什么了吗?” 听到这话,肖毅微微一笑,随即却是看向了陆雪馨。 “我感受到了你的情绪。” “……混蛋,你这是盖亚之语吧,那里什么来的心语。” “我只是感觉应该一样吧,结果真的一样,我们也有那心语的能力。” “本尊,雪馨,我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能够读取别人的记忆,乃至植物当中的信息,说实话,也真是拥有心语这种能力,只是我们相对而言,可能读取的信息要更多一些了。” “看来这布克西不简单啊。”说到这里,肖毅看向了虚空,眼神逐渐变的深邃起来。 “冥雷我决定了,我让远古布克西真正复活,现代布克西的记忆太危险了。” “好的,本尊。”随着话音,现在世界当中的布克西,却是陡然停在了原地。 下一刻身体上闪烁了几下,随即眼神却是变的混乱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布克西却是一下晕了过去。 时间在晕迷中推移。 而在肖毅的眼前,这叫布克西的人,此刻是手指先动了起来。 随即似乎一下明白了什么一般直接坐了起来。 “我死了吗?”布克西喃喃自语。 随后似乎发现了什么一般,疑惑的看向四周:“这是那?” “哦,新人王?我的新身份吗?” 随即就见新人王闭上了眼睛。 “咦?样子到没有变,周围环境到是变了不少。”说着其却是闭着双眼,四处游走了起来。 在肖毅和陆雪馨的观察下,那布克西对周围的一切似乎了如指掌一般,居然就那样闭着眼睛在一座宫殿当中走走停停,不时的喊来一个人,显然已经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家。 “哎……糟糕的记忆,糟糕的生存环境!必须想办法逃离这里啊。”说到这里,布克西却是睁开了眼睛。 “他要去那?”肖毅疑惑的问道。 “本尊,自然是百万光年外的那里。”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