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8章 到我了(二合一)

魔禁之万物冻结 2388 作者云月流光 全文字数 4547字

“目标出现在山中湖?” 听到木暮禅次朗传来的消息,仓桥源司的身形陡然一顿,有些意外。 他身边的汇报人员点了点头,复述着后方对此事的分析:“虽然目前只出现几只有部分神性的野兽,但从这些野兽突然出现的情况以及探测人员检测到的数据来看,秘境出入口确实是在山中湖。” “还真是,有点没想到。” 最初神久夜出现时一沾即走、绝不拖沓的行动让仓桥源司认为这是一个行事谨小慎微的神明,建立根据地自然是要远离犯事附近的危险区域,选择自己熟悉的地点。 毕竟神久夜也不知道他们仅仅从她夺取的命镜和天之羽衣就借此推断出了她的身份且寻找到了当年记载神久夜前因后果的典籍。 这种情况下,怎么看也是本栖湖最为安全,考虑到神久夜曾经在本栖湖被人打败过,所以仓桥源司才在将宫地盘夫安排在本栖湖后,自己和弓削麻里分别驻守精进湖和西湖。 却不想神久夜竟是如此大胆! 非但没有远遁,而是就那么坐落山中湖,在明镜止水之法没有发动的情况下主动出击! 不过,神久夜居然不亲自出手,就只派那么几只被神力塑造出来的神兽? “我们还真是被小瞧了啊。” 神明的守护神兽固然有着神力的加持,可以无视大部分阴阳术的攻击,但终究不过是得到了神力加持的野兽而不是真正的神明,【篝火】辅助下增幅的阴阳术已经可以做到最低限度的破防,而只要能破防,就意味着可以击杀。 更别说这一次阴阳厅精锐齐出,十二神将来了五个。 每一个十二神将全力出手都有斩杀低级别神兽的能力,虽然那样做可能会脱力就是了,但毫无疑问,神兽这种未真正踏足神域的存在,威胁不到阴阳厅。 “接下来怎么办?” 接下来当然是要去支援。 说是神兽威胁不到阴阳厅,可目前阴阳厅人员分散,山中湖那里就只有木暮禅次朗和一群能出手但仓桥源司宁愿不出手的人,但究竟以什么样的力度支援,是否要将所有人都转移过去,这还需要讨论一下。 虽说确定了山中湖有秘境的出入口,但那不意味着其他几个湖就没有秘境出入口了,所谓狡兔三窟,大部分神明都不会给自己的神域弄出好几个出口,可还是有那么些神明,尤其是恶神,常常会准备多个出入口。 神久夜毫无疑问是恶神,还是曾经战败过的恶神,这样一个神明若说她没有准备多个出入口,谁信? 所以,究竟要派多少人前往支援,就需要仔细斟酌一二了。 “令宫地盘夫前往西湖坐镇中央,弓削麻里和镜伶路一同前往山中湖支援,除了西湖防线维持不动外其他各部只留下结界维持组,其他人等一同前往山中湖进行支援。” 考虑到神久夜如此嚣张的性格,仓桥源司便将大部分力量都朝着山中湖集中,他明白山中湖那边等不了多久,于是赶紧说完指令,随后亦是亲自带队朝着山中湖那边赶去。 在其他几个防区开始挪动前往支援山中湖时,山中湖这边情况变得危急起来。 那两只双首大蛇还没解决,又冒出来一只六首大蛇,这六首大蛇无论是体型还是其声势都要比三头大蛇强上不少,显然实力也是要强出好几个档次的,然而此刻木暮禅次朗已然脱力,周围的阴阳师困住那两只双首大蛇都已经很困难了,他们要如何挡住这六首大蛇?他们真的能撑到援军到来吗? “白井老师,我们也去帮忙吧!” 土御门夏目迈出一步,手中捏着法决看样子是要召唤式神北斗了。 土御门春虎手持禅杖紧跟其后,禅杖上咒力泛着明亮的光辉。 阿刀冬儿已然披上鬼之铠甲,手握从白井月这里得到的石剑,随时准备出击。 谏山黄泉和土宫神乐亦是不甘落后,手皆是已经握在了随时可以转化成灵刀的宝石身上。 花开院柚罗站在土宫神乐身边,手上攥着一堆代表式神的符纸,似乎下一刻就要全部甩出来。 唯独仓桥京子不为所动,就那么静静地站着,看着眼前这一幕。 土御门夏目等人,一直以来可是以芦屋道满为假想敌的,知晓这一次的对手是作祟的伪神辉夜姬之后,很自然地将辉夜姬作为他们展现实力的联手对象。眼前的神兽看起来威势很大,但吓不到他们,在发现阴阳厅情况可能有些不妙后,他们便想要上前帮忙。 对此,白井月赶紧摆了摆手。 “行了,别这么紧张,局势还没糟糕到那种地步呢,现在不是你们出手的时候,安静地看着,好好看看你们的前辈们是怎么使用阴阳术的。” 随后白井月也不管在场众人的反应,回过头看了一眼冰丽。 冰丽当即明白了白井月的意思,将跃跃欲试的水银灯抱在怀中,以行动保证不会让水银灯乱来。 另一边,阴阳师们的战斗进入到了最为紧张的阶段。 连双首大蛇都挡不了几下的结界自然是挡不住六首大蛇的攻击,在六首大蛇一撞之下顿时如同玻璃一般破碎,结界的碎片琳琅如玉,从空中若雨点般落下,掉落在湖水中溅起点点水花,而就在结界破碎的瞬间,下一层结界浮现,将山中湖彻底与岸边分隔。 与此同时,意识到不妙的阴阳师们在大友阵的指挥下,开始启动新一层的结界,并为下一层结界做预热准备。 这是打算不计消耗,用一层层结界来阻挡三只神兽的步伐! 第二层的结界很快升起,有的阴阳师觉得这也太小题大做了一点,可就在下一秒,众人便明白这样做是有必要的。 六首大蛇喷吐的一道水流竟是将第一层结界完全破碎之后,还在第二层结界上开了一个洞,最后命中结界外的一座【篝火】!上面念诵咒语的阴阳师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水流连人带着设备冲走,也幸亏之前附近还另外设置了结界帮忙挡了一下,命应该还是能够保住的。
但问题的重点不是这个。 两层结界都无法阻挡六首大蛇,难道要同时维持三组结界吗?结界组的成员维持两层结界并为第三层结界预热就已经是极限了,同时维持三层结界并准备后续的第五、第六层结界,他们做不到啊! “放弃进攻,利用【篝火】制造第三层结界!” 大友阵的指令传递出来后,众多阴阳师都有些犹豫,若是没有【篝火】的加持,他们的攻击可就不破防了,这意味着大友阵这是打算无限制地拖延时间,只为了等候支援的到来! 可是很快,又一层结界在六首大蛇一次撞击下破碎的场景让他们意识到了,现在不是能不能杀掉这几只神兽的问题了,而是他们能不能在对方的攻击下保命!已经损失一座【篝火】的情况下,胜算本就降低了不少,这时候再去纠结这些,简直是找死! 于是,众多阴阳师很快配合起来,在六首大蛇再度用水流进攻前总算是把三层结界弄出来。 这一次,六首大蛇喷吐的水流虽然仍旧是打破第一层结界并贯穿第二层结界,却没有再如同上一次那样造成伤亡,而是被第三层结界以浮现几道裂纹为代价彻底挡下! 顿时,所有人都不禁松了口气,这意味着战斗的节奏再度回到了阴阳厅的手中,接下来只要不再出现新的神兽,他们应该可以安然无恙的拖延到支援的到来。 本应该是这样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湖面再度泛起涟漪,看情况这是有新的神兽要出现? 如果是三首大蛇那还好说,可若是六首大蛇,那他们真的就挡不住了! “都是我的错。” 木暮禅次朗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场景不断自责。 他其实这是第一次成功把那一招完整的用出来。 那个招式,会让他在最初进入状态的瞬间有一次爆发。 那时灵力刚刚在身上流淌完毕,最后汇聚于刀刃,这个过程会让刀刃有极强的力量,这也是他能够在不用咒术加强的情况下一刀斩断神兽喷吐水流的原因。 随后,便是第二刀,也即是将所有力量从刀刃处甩出去的斩击。 以前他顾忌可能造成的损伤,所以练习时从来不把这一刀斩出去,也就是这一次敌人够格且有白井月在一旁,他才稍微冒进了一些,就这么不计后果地砍了出去。 却不想这一刀斩出去之后,会让他变得如同废人一般,经过休息虽然也恢复了一点灵力,可那点灵力对付六首大蛇这样的神兽,还是差了不少。 一想到可能整个防线可能因此崩溃,木暮禅次朗便愧疚不已。 “真能演戏啊。” 白井月内心微微感慨了一句。 看起来,木暮禅次朗是因为战事即将因自己的冒进崩盘而懊恼。 可实际上呢? 大友阵这家伙到现在还只是指挥,并没有亲自出手,虽然大友阵并非擅长对付灵灾的阴阳师,可怎么说也是十二神将,和木暮禅次朗齐名的存在,木暮禅次朗能一刀斩一只三头大蛇,大友阵全力出手的话拖住一两只神兽还做不到? 再说木暮禅次朗自己,他之前确实是将灵力消耗一空,但身体却并没有遭受多少损伤,顶多有些疲惫而已,现如今木暮禅次朗怎么说也恢复一些灵力了,虽说战斗力方面可能差了点,但也不至于到现在还坐在地上像一个废人吧? 也就是周围这几个学生经验少这才被糊弄得心神动摇,一个个迫不及待地想要冲上去帮忙。 叹了口气后,白井月开口道:“算了,也算是我的错,我就稍微帮下忙吧。” 在一众人等的注视下,白井月活动了一下手脚,然后一个招手,率先朝着山中湖那边走去。 那个招手太过明显了,本就想要帮忙的众人赶紧跟上,只是让他们有些奇怪的是,抱着水银灯的冰丽并没有跟上来,一直跟在白井月身边的现在就只有一个符华。 路上,好奇心旺盛的土御门春虎好奇地询问白井月;“为什么说是白井老师的错呢?” “因为就是我的错啊。” 白井月耸了耸肩,没做解释。 先不说这个神久夜就是他注入信仰之力复苏的,导致山中湖如今战事不利,大友阵和木暮禅次朗合理演戏的,就是因为他当初的几句指点。 当初遇到木暮禅次朗时,木暮禅次朗已经接近神下的极限了,只差那么一点便可抵达极限。 因为规则的演变,神下的极限比过去低了很多,这也就导致现今这个时代抵达规则级之下的极限,要比过去容易很多,而只要抵达这个极限,便有资格冲击半规则级,开始生命的蜕变。 规则级自身的层级没有变,所以从神下通往规则级,甚至是通往半规则级的难度,都要比过去难上很多。 木暮禅次朗是有这个突破的可能的。 原本,这个可能性很低,但谁让之后日本会迎来一场席卷所有人的混乱呢? 这一场白井月和世界意志共同关注、充斥着血与火的动乱,必然会激发所有参战者的潜力,让一些本不可能的事情变得可能。 为了不让木暮禅次朗成功突破,于是白井月忽悠木暮禅次朗去自创招式,毕竟琢磨招式这条路比去寻找意境探寻己道这条路,相对来说更难抵达规则级。 可谁想木暮禅次朗居然真的趟出一条路!还偏偏是他所指引的道路!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 就算这条路能走通,也不该这么快的。 仔细想想,白井月便明白为什么了。 他或许太过轻视自己伤势导致根源外溢带来的影响力,也低估了世界意志调控命运的决心。 其中牵扯太多,既有他的原因也有世界意志的手笔,解释也解释不清楚,白井月也不想解释,只能说一句自己错了,然后以此为鉴。 以后和敌对势力相处时,还是尽量别做一些指导之类的事情吧,太不可控了。 拍了拍大友阵的肩膀,白井月让其往后退退。 “让开,到我来战(装)斗(哔)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