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零章 佳人虎吻

作者青玉狮子 全文字数 2579字

中国特使离开之后,远东第一军司令部内,一片静默。 外头的人呼马嘶,清晰可闻。 所谓“司令部”,不过是一个临时搭起来的竹棚子,四面漏风,简陋异常,基本没有隔音的功能——只棚顶覆以油布,勉强做到不漏水罢了。 阿尔诺将军缓缓环视诸将。 他的意思,非常明确:对于我的决定,有不同意见吗? 有的人,迎着阿尔诺将军的视线,微微颔首——这是明确表示支持的。 有的人,避开了阿尔诺将军的视线,或者微微垂首、或者略略偏转过头去——这是虽心不甘、情不愿,但,没有“不同意见”。 不过,终于还是有人打破了沉默——是莫雷尔将军。 他的声音,嘶哑而低沉,同时,微微颤抖着: “将军,我不能挑战您的决定……不过,我本人……无论如何,不能向中国人投降。” 这种……嗯,“低调”的语调出于莫将军之口,司令部内诸公,皆第一次亲闻——之前,莫将军但凡开口,莫不慷慨豪迈、高亢激昂啊。 “与其向中国人投降,”莫雷尔微微的咬着牙,“我宁肯——” 打住了。 也不晓得,莫将军是宁肯“战死”呢?还是宁肯“自杀”? 阿尔诺将军神色漠然。 “将军!”莫将军的语气中,甚至带出了一点点哀求的意味,“法、中双方,尚未就投降的细节进行讨论、确定,在此之前,有少量……呃,有个别人员散逸或……逃亡,这个……并不能算是我军违约吧?” 嗯,您莫将军将属于“散逸或逃亡”之“个别人员”喽? 问题是,您莫将军不是普通士兵,“散逸或逃亡”,只要人数较少,便无关大局;您是将军,是全军仅次于司令官的第二号人物——这样的人物“散逸或逃亡”,一定会引起中国人的不满,甚或将之激怒,以致破坏“停战协议”。 以目下的敌我态势、力量对比——不必说了,瞎子都看得出来,人家是有以较小的代价全歼你部的能力的! 阿尔诺将军终于开口了,“莫雷尔将军,对于你的立场,我表示理解——在这种问题上,我亦不能强人所难;可是,你离开部队之后,只可能南下,不可能北上——你的目的地,该是越池,对吧?” “呃……对。” “目下,”阿尔诺将军说道,“我军之南,左育为中国人占据;左育之南,端雄也已为中国人占据了——莫雷尔将军,请你冷静的想一想,以你的……迥异于当地人的形容,有可能连续成功偷越左育、端雄两道封锁线,到达越池吗?” “这——” “对了,”阿尔诺将军说道,“目下,陆路固然艰险重重,水路——也已为中国人封锁了!” 顿一顿,“你看,目下,我们派出的两批信使——陆路的、水路的,都还没有回来!——他们可都是最优秀的侦查人员!莫雷尔将军,你认为,你偷越封锁线的能力,会比他们更强吗?” 莫雷尔说不出话来了。 这时,一直站在角落里的阮景祥开口了,“将军,非常抱歉,我和善娘小姐……也不能随大军一起……呃,行动了。” “行动”是“投降”的委婉说法。 阿尔诺将军转过头来,司令部内其余的人,也随之将目光投向了阮景祥和他身边的善娘。 “是这样的,”阮景祥从容说道,“您也晓得的,我和善娘小姐都是顺化政权的‘钦犯’,我们涉及的罪名,拿越南人和中国人的说法,叫做‘遇赦不赦’,因此,即便我们投降了,也不可能被赦免——”
顿一顿,笑一笑,“而且,我们之被刑,很可能是最残忍的一种死法——凌迟。” 诸将相互以目。 “所以,”阮景祥继续说道,“请您允许,现在,我和善娘小姐就要向您告辞了;若等到对方提出交出‘钦犯’的要求的话——那,就徒然教您为难了!” 说罢,深深一躬。 阿尔诺将军略一沉吟,点了点头,“对了,我想起来了,你们两位,涉及越南前任国王的崩逝……哦,当然了,这是顺化政权对二位的污蔑!” 顿一顿,“好的,阮先生,我完全理解你和善娘小姐的处境,亦完全理解您的要求——对此,我没有任何异议。” 再一顿,“同时,对二位对法兰西帝国做出的贡献,我要表示深深的敬意和谢意!” “感谢您的褒奖!” “不过,以目下的情形,二位……有把握成功避过中国人的封锁和搜捕吗? “请您放心,”阮景祥微微一笑,“我们毕竟是本地人,略略装扮一下,就同普通老百姓无异了——” 顿一顿,“另外,左育一带,春水社的力量虽不算大,不过,多多少少……嗯,我是说,会有人接应我们的。” “好吧!”阿尔诺将军伸出手去,“既如此,就让我们在这里告别吧!” 阮景祥赶紧走上两步,握住了阿尔诺将军的手。 阿尔诺没有立即松开阮景祥的手,“如果可能,请二位……将相关情形告知山西、升龙方面。” “当然!一定!” 阿尔诺将军叹了口气,“我已经没有资格替山西、升龙方面做任何决定了,何去何从……请尼格里上校和艾尔明加上校自行决定吧!” 尼格里上校是第三十五团团长,艾尔明加上校是第五十九团团长,留守山西、升龙的部队中,以此二人军衔为最高。 “是!我们一定会把将军的指示带给尼、艾二位上校的!” “好!再次对二位表示感谢!” 阿尔诺将军终于松开了手。 阮景祥和善娘齐齐鞠了个躬,直起腰,转身出门。 “等一等!请……等一等!” 说话的,是莫雷尔将军。 阮、善驻足,转过头来。 莫雷尔将军踌躇了一下,还是下定了决心,对着善娘,深深一躬。 善娘轻轻的“哟”了一声,略略侧过身子,以示“不受”:“莫将军这是做什么?小女子可当不起呢!” 莫雷尔将军直起身来,满脸大写着“尴尬”,嗫嚅了一下,说道,“我要对之前……呃,对善娘小姐的冒犯……呃,表示最深、最深的歉意!” 善娘嫣然一笑,“什么‘冒犯’?是‘误会’嘛!再者说了,那一篇儿,不是早就翻过去了嘛!” 莫雷尔明知善娘在讥讽他,但眼见佳人笑靥,依旧神魂颠倒,“对,对!是误会,是误会!不过……也是冒犯,也是冒犯!我若不亲口对善娘小姐道歉,无论如何,是……过意不去的!” “瞧莫将军的意思,”善娘秋波流转,“似乎还有什么吩咐吧?好啦,好啦,不必再说客气话了,时间有限,若有什么吩咐,就请明言吧!”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