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五章 那一日,血染乌河,水为之不流

作者青玉狮子 全文字数 2333字

“听起来,中国人好似神兵天降,但事实上,他们的路数并不如何复杂——这一万多的兵力,并非一次过来到山阳的,而是分成了前后两批——第一批,我们的侦骑侦查到的那五千‘轩军’、‘桂军’的‘混合部队’;第二批,自谅山增援太原的那五、六千‘轩军’以及——上百门的大炮!” “我们的侦骑侦查到中国人的第一批‘混合部队’之后,因为其数量较之早前的情报足足多出了一倍,所以,理所当然的就把这五千人当做太原西援宣光的全部兵力了,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五千人的后头,竟还吊着一条巨大的尾巴,于是,也就未做进一步的、风险很大的敌后侦查。” “而即便我们的侦骑冒险进行敌后侦查,也多半发现不了什么。” “中国人的第一批‘混合部队’抵达山阳之后,第二批——自谅山增援太原的那五、六千‘轩军’以及上百门的大炮——方才从太原出发;而太原至山阳,以正常速度行军,大约需三天左右的光景。” “也就是说,即便我们的侦骑冒险进行敌后侦查,看到的、回报的,也多半是‘太原至山阳,路面十分安静’,云云。” “当然‘安静’啦!彼时,中国人的第二批部队还没有上路呢!” “中国人的第一批‘混合部队’到达山阳之后,便迁延不进,很被我们嘲笑了一番——事实上,该被嘲笑的是我们自己!” “中国人当然要‘迁延不进’了!第一,山阳既是我们的预设战场,也是中国人的预设战场——还真他娘的巧了!法、中双方都他娘的看上了山阳这个倒霉地方!第二,人家在等自己的后续部队——在等自己的大炮呢!” “山阳战役的前一天,中国人突然大幅度拉长了防线,将整个乌森河东岸的开阔地都‘堵’了起来,这一举动,也被我们大大的嘲笑了一番——事实上,该被大大的嘲笑的,也是我们自己!” “回过头看,中国人大幅度拉长防线的意图,其实非常明显。” “当天,包括大炮在内的第二批部队赶到山阳,晚上,在夜幕的掩护下,次第进入阵地——也即第二条防线;中国人大幅度拉长防线——第一条防线,其实是在为第二条防线打掩护,若说有什么要‘堵’的,不过是要‘堵’我们的视线以及可能绕到第一条防线之后的侦骑罢了!” “大幅度拉长后的防线,当然变得非常单薄,可是,又如何?我们根本就没有冲击这条‘单薄’的防线的机会啊!——人家有大炮!射程远远超过我们的大炮!他们打的到我们,我们打不到他们!数量——大炮的数量——也比我们多的多!可轻松覆盖整片乌森河东岸开阔地!” “这也是中国人为什么不从防线后出来追击祖阿夫营的原因之一——防线过长、过于单薄,若总攻发起之前进行计划外的行动,很容易自乱阵脚,因此,把‘奇袭’的法国人赶跑就好啦!” “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就是一群不折不扣的傻瓜!——整个山阳战役,由始至终,都被中国人玩弄于股掌之上!一无所觉!”
“唉!” “我们大致沿原路——即沿三池山南麓——向河岸急奔;路还是和来时一般的难走,但因为已不存在暴露行迹的顾虑,路况也比较熟悉了,更因为——呃,说的难听些,来时是‘奇袭’,去时可是逃命!所以,同样长的一段路,来时,花了整整一个小时,去时,仅仅花了四十分钟。” “当然是在逃命!我们都晓得,既然未能摧毁中国人的炮兵,骑兵冲锋也失败了,那么,接下来,中国人便将大举发动反攻,而挡住他们的进攻是不可能的任务——人家有大炮!而我们的大炮……已经统统变成了废铜烂铁!” “所以,我们必须抢在中国人之前达河岸,渡过河去!” “哦,当时,正在密林中狂奔的我们,并不能确认‘骑兵冲锋也失败了’,不过,这个失败,难道不是必然的吗?热雷米上校建议骑兵冲锋,其目的,本就不过是为了给我们祖阿夫营‘奇袭’打掩护、根本就没指望骑兵可以击破中国人的防线啊!” “我们的回程开始不久——顶多十分钟吧,中国人的大炮——所有的大炮,便一起吼叫起来了。” “呃……好吧,彼时,我也不确定新一轮炮击中国人是不是投入了他们‘所有的大炮’——不过,听那个惊天动地的声势,应该是吧!” “但有一层我是听得出来的——炮弹落地爆炸声皆传自河岸方向。” “即是说——中国人开始大规模炮击我们的主力步兵部队了!” “他们的大反攻开始了!” “我们夺命狂奔!” “终于,我们钻出了密林,来到了河岸。” “可是——” “上帝!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副何等惊心动魄的景象啊!” “河岸伏尸遍野,硝烟弥漫河面,其间,数千名士兵正在河水中挣扎前行,无数股水柱冲天而起,将断肢残躯抛向半空,整条乌森河……都变红了!” “初初的时候,我以为是自个儿眼底充血,看差了,使劲儿揉了揉眼皮,定睛再看——” “一点儿也不夸张!整条乌森河……都被鲜血染红了!” “上帝啊!……” “河流的拐弯处,尸体雍塞,层层叠叠,就像……一个漂浮的坟场。” “岸边,许多士兵正在下水,他们太拥挤了,争先恐后,有前边儿刚刚下水的,还没来得及往前走,便被后边儿的挤倒了——其中,有的人,就再也浮不上来了。” “那个情形,就像……堤坝崩溃了。” “我既悲痛、又愤怒!——这种情形,不该出现在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的身上!平民逃命,才会如此慌不择路!如此没有秩序!” “这些士兵,应该都是后卫部队的,本来,他们的责任,是掩护主力部队过河——主力部队过河之后,后卫部队才可以过河;现在,他们非但放弃了自己的职责,还自相践踏——真是给伟大的法兰西帝国军队蒙羞!” “他们——唉!其实,应该说:我们——” “我们整个儿的崩溃了!”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