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六十四章 公开

君临星空 1164 作者风消逝 全文字数 4670字

古往今来,没有谁胆敢公开挑战一位至高,且还是神罗至高,平均实力,远超其它生命族。 别说法则元君,即使是仅次于至高的古皇,面对至高,也是毕恭毕敬,因为至高无上象征着星空巅峰,不是至高的生命,毫无挣扎之力,逃命都只是妄想。 “你敢下来吗?” 随着这一声吼出,全场寂静,落针可闻。 诡异的沉默,乌云蔽日的压抑,这场庆典的氛围一下子变得波云诡谲,难以莫测,在场的各族代表,最弱的都是法则元君,它们一眼认出韩东的真实境界,与这位神罗至高所说相符,的确只有霸主级。 大天尊? 霸主级? 这是一个落差,令它们缄默。然而韩东不解释,不掩饰,直接开口,就要当着各族代表的视线聚焦之际,挑战这位至高。 它们的心脏,情绪,神色全都凝固在了这一时刻。 更加令它们惊疑的是,欲要扰乱庆典的神罗至高虚影竟然不敢正面回应,支支吾吾,似要逃避,仿佛将各族代表的心理落差抹平了。 天尊怎么修炼的,不得而知。 就算韩东修炼出了大差错,看他那狂霸无边的气势,估计没有神罗至高描述的那么严重。 紧跟着。 韩东没理会源自各族代表的各异心情与视线,无视了众多至高的浓浓疑惑,胸膛收缩之间,如渊如海的能量开始了剧烈震荡,浩瀚如大江东流,清脆如琴弦弹动,高亢音浪传出去。 “神!罗!族!” 他仰起头,面朝着星宙霄、那是宇宙最高端,神罗族的疆域,曾经统治着大半个宇宙空间。 韩东的声音好似九天雷霆,贯穿长空与岁月,劈裂了宇宙星辰,震撼全场的生灵,各族代表隐隐感到韩东发出的声音波动,超越了光速限制,超越了空间上限,仿佛是扶摇直上的凶残神鸟,直入青冥天阙,传到了星宙霄! 单凭韩东一个人,难以做到,这是至高的能耐。 但。 在他身后,站着三位大天尊,暗暗提供助力,瞒过至高感知,小事一桩罢了。 “既然它不敢!” “那就换一个至高!” “随便哪个,你们决定,现在选一只至高下来跟我打!!!” 除了各族代表,也包括荒古殿堂的所有人,下至星光级,上到至高战力,一双双饱含震骇的目光,有错愕,有惊奇,有火热,更多的是热烈、期盼、无与伦比的振奋。 韩东这么一声吼,金戈鸣响,震碎了寸寸空间,好像是骤然崛起的青色闪电,朝着上面,绵延而去。 同时。 荒古殿堂之外,滚滚回音,翻腾不息,甚至激起宇宙尘埃刮起了微弱风暴,仿似荒古殿堂的雄伟建筑都在颤动着。 韩东独自一人,屹立天地间,直指星宙霄。 虽然身影渺小,仅仅霸主级,但他掀起的波澜巨浪却几如万马齐喑,诸神黄昏,横扫苍穹,浩大的雷鸣之音贯彻四方,凝成一条线的三句音浪沸腾咆哮,直直轰入各大生命族代表的心灵深处。 “嘶!” 阿氏部落的光族至高阿坣瞪了瞪光晕瞳孔:“真是霸主级,可,可韩东这股威势无限接近了至高。” 它眨了眨瞳孔,有点迟疑了。 四位大天尊,与三位大天尊,那是截然不同的概念。韩东修炼出差错,等同人族少了一位大天尊,人与神罗,孰强孰弱,很难说得清。 “阿尔骨这个贺礼,好像没必要急着送出。”阿坣至高默默道:“至高之间,也得分三六九等。神罗至高,当之无愧,第一梯队,我族至高与冥族至高是第二梯队,人族至高与那些二流生命族的至高相差不多。” 星空人族的强盛,有些畸形,异常的依赖天尊。 可以这么说,一旦天尊出问题,或者天尊之道突然行不通,所造成的影响,将是毁灭性打击。 所以阿坣至高想知道的是,到底是韩东一个人的问题,还是所有天尊的问题,亦或者,由刀痕首创的天尊之道已经失效了么? “有趣,有趣。” 两位冥族至高,慢悠悠的样子,若无其事的观察,不露声色,显然它们也想问,但却与阿坣相同,不敢发问。 此乃星空人族的最大底蕴,岂能告知它们,万一激怒了人族,得不偿失,众多二流生命族也陷入沉默,面面相觑之间,心思各异,好似暗流涌动。 于是。 等待了很久很久。 星宙霄,仍然不回应,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 那竖立的瞳孔,是虚影,并不是至高真身。它盯着韩东,嗤笑道:“区区霸主级也敢挑衅至高,好胆量,然而我们不会自降身份,跟你对战,那是自辱。” “我是命运反抗者。”韩东也慢条斯理的冷笑说道:“疆域中间,我与你生死战,既分胜负,也分生死,这么好的机会,千载难逢啊。” “哼。” 竖立的瞳孔顿时没了说话的心思。 刹那之战,韩东就能全方位压制神罗至高,现在又过了一年,观其境界,又有精进,谁愿意跟韩东打?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脸面问题,尊严没了无所谓,要是命没了…… 各族代表都在此,若是让韩东杀了一位神罗至高,恐怕会有一大批二流生命族直接倒向人族。 “哼。” “人最奸诈,毫无诚信,我岂会信你的话。反正你是霸主级,这一点,是事实。”它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消散这具虚影,撤出这片疆域。 扰乱庆典的计划,已然完成。 蓬! 只见一只手张开,五指轮转,好似昙花一现,好似仙莲盛开,正是韩东出手,平平无奇的一抓,缓缓握紧,不含半点烟火气息的青芒巨掌擒住它。 拎到了面前。 左右晃悠了两下。 韩东面色冷酷的合拢五指,将这具至高虚影活生生捏爆了,灿烂的虚化光点,洒落周边,花雨似得。 “什么神罗至高,垃圾而已。” 韩东面无表情,挥了挥手,驱逐蝼蚁似得,将虚影碎片打成了虚无粒子,然后飞向圆形平台,进入其内,坐在第二把座椅。
这时。 刀痕化焉与永业,三位大天尊的伟岸身影也出现在座椅之上,如同淡化过程的悄然逆转,从无到有,化虚为实,着实吓到了在座的各族至高。 法则元君还不懂。 至高们却都明白这是何其荒唐的深层次法则运用,给它们的感觉,像是法则的主人。 “诸位。” 刀痕大天尊睁开眼睛,环顾漂浮在四周的圆桌石椅,又扫视长桌两侧,心如明镜,洞察秋毫,他大约知道谁会站在人族这边。 不过,这一次召开庆典,可不是为了逼迫各族表明各自的立场。 “十万纪年之后,这座宇宙将会发生一场浩劫,遍布所有的角落,波及所有的生灵,人族也不能幸免,天尊也无能为力。这是一位初步领悟了时间道则的二流生命族成员,想方设法,告知我的信息。”刀痕天尊站起身,面色沉重,语气严肃。 他不想暴露韩东。 所以用一个二流生命去掩饰。 具体是谁,没法查证,更是无从寻找。 “什么!?” “时间道则!?” 仿佛是一潭幽湖,扔下了十万个深海炸弹;仿佛是一座高山,根基底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炸裂;凡是在场的生命,无不动容失色,无不震惊失声,无不看向刀痕大天尊,求知欲点燃似得。 那可是时间道则! 与之相比,浩劫什么的,反倒是不太重要。 “时间!” 冥族至高直起身,冥躯暴涨,冥国浮动,情绪很激动,紧盯着刀痕天尊。 “时间!” 三位光族至高的灵光瞳孔也变得万分火热,那等炽烈,几乎要灼烧恒星。 “古今第一位道则!” 众多二流生命族,相互对视,目光在虚空碰撞,似乎有火花电光,它们都在推算,那个领悟时间道则的生命出自哪个生命族。 刀痕天尊说的很清楚,源自二流生命族。 若是自家的后辈…… 凭借着时间道则…… 或许它们有机会成为第五个至高族! 刀痕天尊将一切尽收眼底,轻轻叹了口气,这帮子白痴,天资绝伦如韩东,停留候时厅,面对时间坐标系,游曳时间,降临过去,降临未来,最后又撞断了唯一亮着的时间线,就这样,依然没领悟时间道则! 假如说,韩东领悟时间道则的概率无限趋近于零。 那么其余的生命,包括他自己,领悟时间道则的概率是零,没可能,没机会! “尊敬的大天尊,敢问是什么类型的生命?”二流墨台族忽然出声追问道:“晶态,血肉,机械?” 唰唰! 一道道焦灼目光汇聚在刀痕天尊的脸庞。 坐在旁边的韩东,无言以对,想笑又不能笑出声只能强忍着笑意:“时间道则已经是自成一派,自建体系,自立门户。相当于脱离了宇宙本源的掌控,谁也领悟不了。” “看起来是个老实人的刀痕天尊也会说谎,而且造诣这么高。” “只可怜这些二流生命族,浪费大量感情,注定一场空欢喜。” 他眼帘下垂,眼观鼻,鼻观心,情绪波动如大海,波澜壮阔,不露声色。 随后。 刀痕天尊笑而不语,淡淡道:“它告诉我—— “它看到人族疆域的湮灭,看到一位位天尊哀鸣死去;也看到星宙霄崩塌,闪耀着银黑二色的砂砾,满空飞舞;也看到亚空间腐朽,一座座冥国瓦解,所对应的坐标,它也明确指出了,我稍后会与冥族详谈。” 虚假言论,定有漏洞,好比狐狸藏不住的尾巴。 太真实了,全是实话,刀痕又不便解释,干脆九真一假,反而令它们信服。 说完,他把亚空间核心坐标,通过加密方式,传给那两位冥族至高,先前还泰然自若,冷静旁观的冥族至高顿时惊到了,再也坐不住,怒问道:“这,这个坐标?” 分明是亚空间核心基石的外部坐标。 此乃至高冥族的最大底蕴,等同人族的天尊之道。 “它告诉我的。”刀痕天尊轻声道。 “那个领悟时间道则的出自二流生命族的修炼者?”冥族至高慌乱了,口不择言:“证据呢,请你拿出证据,否则我们将视为星空人族的宣战。” “没证据。” 刀痕天尊摇摇头。 “不过。” 刀痕天尊又说道,拉长了语调,令在座的各族代表尽皆窒息,只觉得场面紧张,一触即发似得,清香空气都充满宇宙战争的萧杀之意。它们眼睁睁看着刀痕天尊掏出一个小物件,心念微动,查询记忆,就认出这是由低端科技生产的劣质手表。 一块表。 是那个领悟时间道则的修炼者所佩戴的? “该死!!” 有机械类型的二流生命族代表在内心发出无力怒吼,它们机械类生命,不需要计时物品。 “手表。” “这东西除了人族,还有谁会用。” 有晶态结构的二流生命族代表陷入了沉思,它们晶态生灵,通常用的是晶子计时器具,与钟表的结构,完全不相同。 正当此时。 一道天籁之音拯救了众多几近绝望的各族代表。 “这块表,产自人族疆域,是我随便挑选的物件。”刀痕天尊晃了晃这块手表:“这块表,有它留下的证明,那是时间的逆转。” “冥族。” “给你们先看。” 言罢,刀痕天尊抛出了这块手表,仿佛抛出一个毁灭世界的炸弹,划出一条直线,牵动着各族代表的热烈视线,落在冥族至高正前方。 不会是陷阱吧? 两个冥族至高想了想。大天尊抽刀横扫,一击便可杀光在场的诸多生命,没必要布置陷阱。其中一位至高就拿起这块手表,颠了颠,愣住了:“曾有熵减的迹象?熵减?” 对侧。 阿坣忍不住好奇,催了一声,就拿到这块手表。 “逆转时间的痕迹!!” 阿坣至高瞪圆了惊骇瞳孔,它忽然意识到一件更加恐怖的事情,假如刀痕天尊所言不虚,那么十万纪年后,那场浩劫也是真的? 天尊都死光? 它们光族怎么办?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