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分崩离析

剑灭九幽 156 作者雪海梦唐 全文字数 3680字

唐义的策略其实没有什么难度可言,都是些极为简单的反间计。m. 鲁**有十二个一流帮派,这些一流帮派之间也不是一片祥和,他们相互之间早已攻伐数百上千年,各自之间的仇怨比和唐义之间更深。 他们和唐义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仇怨,说的小一些顶多就是权力资源之争,而往大了说也只是虚无缥缈的大道之争。 可大道之争,那些直接争夺者,如各个帮派的帮主长老或许明白,可底下的小喽哪儿懂这些? 况且这所谓的大道之争,其实并非唐义和他们争,而是他们在阻挡唐义的道路,并非水火大道不相容而起的争端。 其实只是因为唐义的道需要统一整个大鲁,推演狼魂律,触碰了他们的利益罢了。 因而那十二个一流帮派并非全都愿意和灵鹤门联手,至少有三个一流帮派拒绝了他们。 原本中立也就中立了,反正八个帮派联合,也足以轻松灭掉狼魂帮了。 只是这些日子来,那三个中立帮派和他们之间的摩擦似乎愈演愈烈了,甚至他们八个已经决定联手的帮派之间,也出现了许多摩擦。 虽说这八个帮派的帮主长老们都默认了联合之事,也在拼命压制安抚各自帮派的帮众,可普通帮众哪儿会想那么多? 他们只知道自己的父母兄弟师长死在了同盟帮派手中,如今让他们跟这些生死仇人结盟?这怎么可能? 作为结盟发起人,灵鹤门近来的事情也极多。 这一天灵鹤门便和盟友帮派混战了一场,双方参战人数已经达到了上千人,各自死伤数十人,甚至连一些堂主都参与了混战。 灵鹤门掌门此时脸色极为难看,如下山猛虎般盯着面前这十余位长老,冷冰冰地道:“说罢,怎么打起来的?究竟是谁先动的手?是咱们的人,还是对方的人?” 众人互相看了许长老一眼后,皆眼观鼻鼻观心,谁都没有说话。 许长老见众人如此,只得硬着头皮站出来,道:“已经查清楚了。帮主也知道,咱们和他们乃是多年的世仇了,帮众相互之间都有仇怨在身。” “起先是两个有仇怨的弟子一同去了一处酒楼,后来不知怎的一言不合便打了起来。先动手的是咱们的人。” “对方死了一人后,很快便纠集了一大波人,回到酒楼之后不由分说的杀了咱们几人,然后才形成这场混战的。” 灵鹤门掌门点了点头,冷声道:“最先动手的那两拨人呢?” “咱们这边的那几人全死了,对面的听说也没有活口。”许长老一脸苦涩的道。 “全死了,都没有活口?”灵鹤门掌门冷笑一声后,冲着许长老道:“他们为何回去同一座酒楼?” “这……”许长老听到这话,脸色更是苦涩。 双方人都死了,他哪儿能查到为何两拨人会聚在一起,总不能找个死人来问问吧?他又不是魂修。 “这么说是没查到了?”灵鹤门掌门的声音更加冰寒了一些。 许长老想了想后,强撑着道:“倒也不能说一无所获。据说好像是有人提前邀请他们去那酒楼赴宴的,两边都接到了邀请函。” “不过没听说现场有陌生人,不知是邀请他 们的人没有出现,还是根本就是熟人邀请,邀请人也死在了混战之中。” “双方家中都没有找到请柬,两边死的人里也没有陌生人,都是一个堂口的兄弟,大家整日待在一起,没有发请柬的必要。” “哦?这么说还是凑巧了?”灵鹤门掌门冷声一笑,看向许长老的目光多了些莫名的意味。 凑巧? 虽说无巧不成书,可天下间哪儿有那么多巧合?书上怕都不敢这么写。 许长老急忙摇头道:“掌门,属下以为应该是有人在暗中出手算计咱们。据说姓唐的那小子近来行踪颇为诡异,许是他算计也不一定。” “当日咱们的人和对方的人之所以会赶去酒楼,乃是有专人前来通知的。属下打听过通知双方之人的长相了,应是同一拨人。” “属下在城中搜寻过那些人,没有找到他们,或许应该是出城了。” 灵鹤门长老眯着眼点了点头后,向其余长老扫了一眼,道:“依诸位之见,此事该当如何处置为好?” 灵鹤门掌门是真心想要问这些人处置办法,这次结盟毕竟乃是他们灵鹤门撑头推成的,且大家的聚集地点又在灵鹤城。 若是一个处置不好的话,只怕结盟立刻便崩溃了,甚至那些门派还会将灵鹤门踢出联盟之外。 只是……他这个掌门都不知道如何处置,其他人难道就知晓了么? 这一次许长老也没有出头,而是眼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的缩在最后面。 掌门这个问题不似上一个问题,那个问题是他的指责,别人不答他也必须答,而这个问题和他可没多大关系,谁爱趟浑水谁趟去。
掌门见无人说话,因而一个个点名问了起来,只是这种问题谁敢胡乱提议?一个不好损害同盟的大帽子扣下来,他们难道不想做了不成? 只是此时帮主问话又不能不答因而众人便道:“帮主英明神武,想来帮主心中已经有答案了吧?请帮主示下。” “本座要是有办法还问你们么?”掌门怒哼一声,深吸了两口气,道:“算了,事已至此也只能尽可能的想办法挽救了。” “动手的两名堂主撤职,杀人者偿命,如何?”掌门说罢之后,便抬头扫向了众位长老。 灵鹤门已经习惯了一言堂,这些长老们平日里能不说话都喜欢装哑巴,以至于如今掌门真有事情要问时,这些长老们竟拿不出半点办法来。 “帮主英明神武,想来是不会错的。”众长老纷纷附和道。 “既如此,那就……”掌门正要说执行时,却被许长老打断了他的话。 “掌门,不可!” 许长老本不想出头,他在灵鹤门呆了这么多年,掌门的性子又岂会不知?只是若真让掌门如此执行的话,联盟或许能勉强支撑下去,可灵鹤门便就完了。 “掌门,咱们和他们只见本就是世代累积的仇怨,结盟之时便知道无法消除了。” “若是掌门处罚自己人来维持结盟的话,只怕灵鹤门便要先行内乱了。况且一旦大家觉得掌门联合外人打压自家弟兄,必然会产生情绪,倒时候摩擦便会更多。” “掌门,属下以为两位堂主该当撤销,但却不能只罚不赏。他们听说自家兄弟 被欺负后,立刻便帮兄弟出头去了,这样的人难道不该赏么?” “属下认为应当明降暗升。撤了他们的职来安抚其他帮派的同盟,暗地提升他们到更高的职位,告诉大家掌门乃是为了顾全大局,不得不如此。” “另外咱们还应该向对方施压,不能只咱们这边惩罚堂主,他们也该处罚此次违规的帮众。这样大家伙才会相信帮主是为了灵鹤门。” 掌门将许长老的话细细思索了一番后,这才点了点头,一脸称赞的道:“不错,就按照你的话去做吧。这件事便由你来全权负责了。” ‘由我负责?’许长老愕然的看向了掌门,随后险些破口大骂出来。 他说的虽然十分简单,可做起来那么容易?且不说帮内问题,就说对方帮派吧,他一个小小的长老,对方凭什么听他的撤销自己的堂主? 万一他这边什么都安排下去了,可对方却半步不肯退让的话,结果会如何? 对方帮派的帮众会以为灵鹤门怂了,而后便会疯狂挑衅灵鹤门弟子,而灵鹤门弟子势必会分成两拨。 一波缩着脖子当鹌鹑,任别人如何挑衅都一言不发,因为帮派无法替他们出头,他们的胆子便没了。 另一波必然对这些盟友更加愤恨,到时随便谁来个挑拨,他们便能和对方战起来,这样一来联盟便名存实亡了。 其实现在也比名存实亡强不了多少,灵鹤门和对方有了嫌隙,其余帮派就没有了么?只是因为灵鹤门乃是身在主场,一二周围的声音很少传进来,自然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差劲么? 可此时帮主依然退去,许长老纵使心中不愿,也只能硬着头皮安排去了。 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许长老先是撤销了本门两名堂主后,这才去找的对面帮派。 对方的反应果然和许长老猜测的差不多,别人根本就不愿意惩罚自己的手下,只说了个下不为例便匆匆了事了。 随着对面帮派不肯服软,灵鹤门弟子也渐渐急躁了起来,双方之间的摩擦越来越多,爆发摩擦的规模也越来越大。 甚至有时许长老想去阻止时,那些人还会对他冷嘲热讽一般,而后义无反顾的和都放斗个天崩地裂海枯石烂。 到了此时,联盟可以说是名存实亡了。 无奈之下许长老只好去找了兵家话事人,希望兵家出面解决此事。 只是……兵家原本便不是什么严密的组织,而是个极为松散的团伙,大家相互之人或许认识或许什么都根本不认识。 可无论认识不认识,只要是相邻两国的兵家之人,相互之间必然有不小的仇怨,而前来大鲁王朝的,可不是一个两个人。 大家都是成名将军,相互之间谁也不服谁,因而也就不会有个统一的布局和指挥了。 如今各大帮派率先土崩瓦解,兵家众人非但没有悲伤,反倒兴奋了好几天,他们各自找了一家自己看好的势力,想要像其他武人以及唐义证明下他们的指挥才能。 在各种条件之下,成立不过两个月的联盟,很快便土崩瓦解了。 不过瓦解归瓦解,众人并没有放弃攻打唐义的打算,而是加快了步伐,打算各成一阵,而后连成一线,从四面八方给唐义来个大军压境。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