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挑拨

皇家小医女 189 作者张安世 全文字数 3480字

南影霖展开信函仔细读了一遍,忽的眉开眼笑,笑的他连拍大腿。顶 点 文远不知那信里写了些什么,可看到南影霖这副欢喜已极的样子,便猜到是罗汝在信里提及了皇帝最关心的事。难道罗汝有办法征集五十万大军吗?文远凝眉望着皇帝,良久无言。 南影霖撂下信笺,指了指文远道:“去,给朕拟旨,罗汝将军忠勇可嘉,朕今封他一个一等侯爵,世袭罔替。” 文远一怔:“皇上,骤然加封,总得有个理由吧?” 南影霖将那信笺在文远面前抖了抖,笑道:“理由?这就是理由。” 文远接过那信粗略一读,心里便是咯噔一声响,愣愣的抬起头:“皇上,这罗将军未免太过异想天开了吧?” 南影霖渐渐褪去笑意:“什么异想天开?” “皇上想想,岭南州是大齐的南端,北寒是大齐的最北段,南边的士兵习惯了湿热的气候,怎么受得了北寒的怪异天气?” 文远搔搔头:“再者,岭南州与吕国相邻,罗汝军队驻守在那儿,就是为了震慑吕国,一旦皇上把罗汝调去了北寒,吕国趁机生变可如何是好?” 南影霖的面色渐渐阴郁下来:“你是说此举不可行?” “自然不可行。”文远凝了眉。 南影霖重重呼出一口气:“那是朕思虑不周了,你先下去,朕再想一想。” 文远拱一拱手,从芦翎阁退了出去,南影霖颓然叹了口气,重重跌在椅子上。头疼,头疼的要命!他痛苦的捂住脸颊。 忽的,一只冰凉柔软的手从背后抚上了他的太阳穴,一点一点揉搓着。 南影霖睁开眼睛,抚上那双手,扭头望着她:“你怎么来了?” 沈韵真倩笑道:“听说你又同那些文臣发脾气,我就来看看。” “看什么?”他问。 “看看是谁那么大胆,敢惹咱们皇上。”她笑着说。 南影霖嗨了一声,指了指那一地的奏本,无可奈的摆摆手:“朕不过是要征调五十万军队罢了,又不是逼着他们从一个州府调集,一个个却似抢了他们私房钱一样,推三阻四,整整过了三个月,连一个兵都没调齐。” 沈韵真轻轻哦了一声,目光又落在桌上那张信笺上,她随手拾起来:“这是什么?” “哦,是罗汝一封请战的信笺。”他说。 “罗汝是谁?”她望着他。 “就是岭南驻军的都统,整个岭南州都归他管。”他从沈韵真手中拿回信笺:“你一个女儿家不必知道这些。” 沈韵真撅噘嘴:“怎么,你瞧不起女人?” “这?”南影霖愣了一下:“朕何时说过这样的混账话?” 沈韵真不以为然的别过脸,小声嘟囔:“你刚才就说了。” 南影霖笑盈盈的把脸凑过去:“那朕自罚。”他说着,在自己脸上轻轻的扇了一巴掌。 沈韵真噗嗤一笑,推了他一把:“还是个皇帝呢,竟还是个小孩子脾气。” 她笑了,看得他心里发痒。 南影霖说着便去拉她:“走,咱们去鹤园散散心。” 沈韵真忽的缩回手,道:“我不去。” 他略一怔:“为什么?”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的那些好臣子在背地里说闲话呢,说我不守妇道,说我蛊惑君心,还说我要让承元认你做爹。”沈韵真淡淡的把目光转向别处:“我要是再同你出去,你那些御史言官就该说我祸国殃民了。” “这是谁说的混账话?”南影霖的眸子忽的瞪起来。 沈韵真淡淡的,也不理他。 他越发着急,抚上她的肩膀:“告诉朕,这话是从哪儿听来的?” 她扭过脸不看他。 “告诉朕!”他使劲儿摇晃着她的肩膀。 她佯装生气,愤愤的推开南影霖的手:“这话你要去问问你的好近侍了,有一回我看见他偷偷的撕折子呢,撕碎的折子全都扔进御沟里,于是我就叫太监们捞上来,拼拼凑凑的一看,原来是骂我的。” 文远?竟有这样的事?擅自扣留奏折,已经是欺君大罪,他竟然还把奏折给撕碎了! 南影霖凝眉望着她:“你说的都是真的?” 沈韵真点一点头:“那些捞上来的碎片我还留着呢,你要不要看?” 南影霖有些失神,冲外面太监喊道:“把文远叫来!” 不需看到证据,他已经相信这件事是真的了。自从上次他一口气撤了四个御史的职位,他就再也没有看到那些指责他贪图美色,玩乐误国的奏折。他还以为是御史们学乖了,原来是文远从中作梗。 文远匆匆赶来,见皇帝怒火万丈,连半句辩解也没有,就磕头认了罪。
南影霖一挥手:“拖出去,给朕朝死里打!” 屋外传来棍棒猛击皮肉的声音,时而能听见文远呜呜咽咽的声音,那声音是从喉咙深处挤出来的,因为他不肯求饶,死死咬住牙关。南影霖见他不求饶,越发冒火,冲出去又补了一句:“不必留活口!” 沈韵真见他发脾气,自然不肯留在这儿吃瓜落,找了个理由便离开了,留下南影霖一个人在房间里生闷气。 文远起初还在呜呜咽咽的低吼,后来就口吐鲜血,连半点儿声音也没有了。 他郁闷的坐在房里搔头,没人理他,他的火气也就渐渐退了。 没了火气的左右,理智终于能够支配他的大脑,他忙大踏步的走出去,对那些打板子的太监喝道:“停手!” 文远已经伏在木头条凳上奄奄一息,口中的血液沿着凳子腿儿缓缓流下来,黏泞的糊在地面上。 南影霖心里有些慌乱,别不是真的给打死了吧?他心里虽慌,可表面还要佯装镇定,指了指太监:“他还活着吗?” 太监伏身试了试鼻息,很是微弱,好在还有。 南影霖叹了口气道:“传太医给他好好看一看。” 文远被救回自己房中,随扈的太医片刻便已赶到,几位太医挑灯夜战,忙了整整一宿,好容易把文远从死亡的边陲拉了回来。 他五脏受损,整整一夜都在吐血,高烧三天三夜,身体滚烫的像才刚烧红的铁,口中喃喃自语,一直说着胡话。 南影霖亦后悔自己下手重了,文远自幼便跟着他,这次虽然犯下欺君大罪,可毕竟也是出于一片息事宁人的好心。他怕他火气上头,又裁撤御史,怕他引起朝臣的众怒! 房间里寂静无声,他没有点灯,黑灯瞎火一个人坐着。 房门忽的被推开,沈韵真手中端着一盏小豆竹灯走进来,她没说话,只是把宫里的灯烛一个一个点亮,又走到他身边,把那盏豆竹灯放在他桌案上。 “你怎么来了?”他问。 “来看看你,听说你心情不大好。”她柔声问:“文远的事是我不对,我不该多嘴舌的。” 他笑着摇摇头:“不怪你,是他有错在先,也是朕一时收不住火气。” 沈韵真的目光落在桌案上一张未盖章的圣旨上:“这是?” 南影霖笑了笑:“罗汝将军一连上了三道奏本请战,朕觉得他是个可用之才,便想试试看。” 沈韵真点一点头:“听苏姐姐说,罗汝的军队号称铁军,素来有铜墙铁壁之称。当初他曾跟徐将军同殿为臣,两人还闹过一些摩擦呢,也难怪他如此积极的请战。” “摩擦?”南影霖凝眉望着沈韵真:“你是说?” 沈韵真点一点头:“听说两个人在朝堂上各执己见,闹得面红耳赤,后来徐将军就纵容手下打死了罗将军的一个最喜欢的家奴。” “是吗?”南影霖面上终于露出些笑意:“那你说,罗汝和徐永昌谁更厉害一些?” 沈韵真茫然的望着他:“我是个女人,我怎么会知道这些?” 他笑了笑:“是啊,朕忘了他从不许你过问朝政。” 沈韵真微微垂下眼睑:“不过我猜应该是不相上下的。” 南影霖笃定了主意,端起印章稳稳的盖了下去。赭黄圣旨上加盖一个朱红色的大印,显得肃穆威严。 “你想好了?”她眨着眼睛问他。 他点一点头:“其实朕也想了很久,想文远说的那些话。什么南军不适应气候,那苏家军本来也不是驻守北寒的军队呀,怎么苏家军能适应,罗汝的军队就不能适应了呢?还有吕国,吕国正在闹内乱,他们那老皇帝病危,小太子年幼镇不住场面。自己不分崩离析也就罢了,还能趁机来进攻大齐吗?” 沈韵真轻轻哦了一声,只道:“好像是这个道理。” 南影霖见她赞同他的意思,面上有些欢喜,忙叫了太监进来,将圣旨往他手中一塞:“即刻传旨,不得有误。” 她见太监走了,才拉住他的手臂:“你上次说要陪我去鹤园,可是后来也没去成,现在天气渐渐转凉,要是再不去看,那些鹤都快不认识我了。” “还玩儿?”他被沈韵真的一脸孩子气逗得心里痒痒。 “怎么了?你不想去?”她娇俏的望着他:“你的那些事不都忙完了吗?” “是,可是……” 未及他说完,沈韵真已经拖着他的手臂将他带出了芦翎阁:“走吧,咱们看鹤去,就咱们两个,谁也不带。”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