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0章 眼看他高楼起【下】

红楼名侦探 960 作者嗷世巅锋 全文字数 2505字

红楼名侦探 【明天还有】 眼见对方‘含羞带俏’的迎将上来,孙绍宗忙自车辕一跃而下,口中啧啧有声,直往那花团锦簇处张望,暗地里却错开两步,不着痕迹的避过了贾琏。 这兔起鹰落一般,外人自瞧不出什么,可正伸手欲扶的贾琏,心里却如同明镜也似的。 一时心生幽怨,将袖中十指紧掐,语带双关的道:“听说二郎最近好兴致,城里城外逛了个通透,却怎就不知来瞧瞧你那侄儿?” 不同于北静王夫妇,琏二爷自被侄儿贾芸算计以来,就未曾与王熙凤有过肌肤之亲,如何不知这儿子来路不正? 而等到逼问出,这孩子竟是孙绍宗的骨血后,贾琏心下非但恼意全无,反生出几分窃喜来,只觉冥冥中与孙二郎,又多了些扯不断理还乱的缘分。 却说孙绍宗听他提起‘侄儿’,虽早得了王熙凤的‘提点’,知道贾琏并无芥蒂,却还是忍不住有些心虚气短。 于是急忙打了个哈哈,笑道:“二哥这话可就冤枉人了,小弟早早备下厚礼,就等着喝我那侄儿的满月酒呢!” 说着,抬手往府内一点:“可不敢让贵人在里面久候,便有什么话,也等出来再说吧。” 贾琏见他不肯深谈,又知道这长街之上并非说话的所在,便顺势将孙绍宗让进了府里。 荣国府的前院之中,也正大排筵宴,在座的多是有些身份,却算不得尊客的主儿,内中自不乏钻营之辈,方才贾琏迎出门时,就有无数目光窥探而来。 此时见贾琏迎进来的,竟是近来风传与荣国府不睦的孙绍宗,一时议论声自是喧嚣尘上。 贾琏进门后影影绰绰听了几句,那略施粉黛的颊上登时生出些愠怒来,可毕竟是祖母寿诞,不好明着发作出来,只随口咒骂了几句,又回首宽慰孙绍宗:“不过是些见风使舵的小人罢了,二郎无需理会。” 孙绍宗经这几年官场历练,早得了几分厚黑真髓,莫说这等场面,即便千夫所指又能如何? 当然,唾面自干的事儿,他眼下还是干不出来的。 闲话少提。 却说两人一路转朱阁、绕绮户,眼见到了大观园中的嘉荫堂左近,因前面多有宫女阉宦屏障,倒不好长驱直入。 故而贾琏便又唤了相熟的婆子,命其进去通禀。 而这一收住脚,贾琏那眉眼便又活泛起来,直撩的孙绍宗心头发毛,忙装作贪恋风景,将目光移到了旁处。 谁知刚错开眼,就在那假山后面窥见个熟悉的身影。 孙绍宗不由半真半假的‘咦’了一声,指给贾琏道:“假山后面藏着那人,莫不是大兴知县王谦?” 这王谦乃是江南甄家的女婿,同荣国府也是沾亲带故,出现在这里贾母寿宴上,倒没什么奇怪的。 可他一介男丁,如此鬼鬼祟祟的摸到内宅里来,却显得殊为不妥。 当然,孙绍宗并没有要管闲事的意思,之所以点破王谦的行藏,完全就是为了转移贾琏的注意力。 可谁承想,贾琏听的‘王谦’二字,脸上却骤然变色,随即顺着孙绍宗所指,恶狠狠的瞪了过去。 而那王谦吃他这一瞪,先是惶恐不安的挤出个笑容,随即讪讪缩回了头颈,又片刻,竟灰溜溜的逃走了。 这下孙绍宗反而来了行去,盖因这王谦向来目无余子,当初他坐镇顺天府时,也曾几次与之斗法,何曾见他如此畏首畏尾?
当下将心中疑惑,向贾琏探道出。 就听贾琏叹息一声,压着嗓子悄声道:“二郎约莫还不知道吧?江南甄家现如今已是大祸临头……” 听他娓娓道来,孙绍宗这才晓得,原来这江南甄家的大祸,竟还是起自当初的户部给事中被毒杀一案。 当时孙绍宗顺藤摸瓜,揪出了户部侍郎周昶这个幕后主使,可还不等细查究竟,就先得了上谕,责令将此案转交给北镇抚司处置。 那时孙绍宗就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现下听贾琏说起,才知道周昶背后,竟还藏着江南甄家的影子。 近几年来,王子腾在东南督造艨艟巨舰,所耗不下亿万。 朝廷为了降低损耗,将东南半壁财税都改北归南,供输给了王子腾——其中总揽统筹之责的,正是江南甄家。 面对这等过路财神,甄家岂有不薅两把的道理? 先是小打小闹的捞了些油水,后来胆子渐渐养肥,又搭上了实管勾销、监察的户部侍郎周昶,便愈发的贪得无厌。 这般肆无忌惮,如何能瞒的长久? 早在去年夏天,皇帝就已经盯上了甄家,户部侍郎周昶的落网,不过是加速了甄家被查处的过程而已。 “现如今甄家能主事的,都已经被控制住了,京城里就指着这王谦抛头露面,谁知这厮却是个白眼狼——先头咱们府上还好言好语的,可他却只谈自家前程富贵,半句不管岳家,后来我家老爷被责令闭门思过,也就没人理会他了。” 不用问,王谦指定没少给贾赦上供——这风口浪尖上,敢明目张胆收甄家女婿好处的,怕也只有他了。 正说着,就见里面一群莺莺燕燕涌将出来,为首的正是李纨,被众星捧月捧在当中的,却是三姑娘贾探春。 刚听得几句‘红鸾’、‘姻缘’、‘太妃宝爱’之类的,探春就忽地搡开众人,掩着脸冲了过来。 孙绍宗见她这架势,忙避退到了一旁,顺口提醒道:“三妹妹千万仔细脚下。” 听的是个男人嗓音,又不似府上几个兄长,贾探春急忙守住脚步,抬头见是孙绍宗当面,先红着脸急忙道了个万福,随即想起什么,又回头嚷道:“宝姐姐好算计,怪道和人一起笑话我,却原来是欲盖弥彰、祸水东银之计!” 后面一众莺莺燕燕又都哄笑起来,随即齐齐拥着薛宝钗过来见礼,孙绍宗这才发现内中竟还藏了个邢岫烟。 “孙二哥。” “二哥!” 这一声声大珠小珠落玉盘似的,又杂了许多调侃,倒弄得孙绍宗有些手忙脚乱。 刚打了个罗圈揖,听得有太监扬声呼喊,说是太妃娘娘传召,便急忙告了声罪,随着贾琏一起前去觐见。 到了院门前,孙绍宗下意识的回首望去,虽依旧娇羞,却兀自昂着头,浑身一股昂扬志气,竟压盖住了旁边的宝、黛二姝。 听说自打六月以来,这府上的庶务,就多仗着她出面打理,这一番历练下来,倒是愈发显得大气了。 却不知最后是要便宜了哪个。 这番心思,孙绍宗也只是一闪而过,却不曾想短短月余之后,贾探春这桩姻缘,竟又同他扯上了干系……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