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郊外探查

作者安化军 全文字数 2400字

第二日送别了欧阳修和向综,杜中宵带了十三郎察看枣阳地理,选择合适开田的地方。为了与地方保持距离,特意选了那个无可事事的县尉黄田正做自己的向导。 红日初升,黄田正吃喘吁吁地跑到驿馆,向杜中宵行礼。 杜中宵道:“天色尚早,你何必如此匆忙?” 黄田正拱手道:“回运判,下官每日都是这个时候,到衙门去点卯。到了这里六年,一日不落。只想着运判这里也是如此,点过了卯,便急急忙忙赶来。” 杜中宵笑道:“衙门那里并不需日日点卯,谁家能没有事情?知县自会通融。” 黄田正连连摇头:“下官没有职事,本就许多闲言,若是不点卯,只怕克扣钱粮。” 杜中宵微笑。这人倒是实诚,当官就是为了每月那点钱粮,只要钱粮到手,其他一切都不在意。六年时间,一日不落地到衙门点卯,这种官员杜中宵还是第一次见。大部分县衙,点卯都是由属下吏人代签的,只要不误了事,知县也不会管这些。 看看天色不早,杜中宵起身道:“今日我们向北去,看看周边地理。这里闲田不少,不过湖泊沼泽众多,不是处处适合开田。你前头带路,我们察看一番。” 黄田正恭声应诺。 带着随从出了驿馆,杜中宵问一边站着的黄田正:“你没有骑马吗?怎么不带随从?” 黄田正拱手:“回运判,下官没有职事,怎么会有随从?家里租了几亩菜园,赖以存活,不过温饱而已,哪里有钱买马?若是一定要骑马,下官到城里去租一匹。” 杜中宵愣了一下,没想到他混得这么惨,对十三郎道:“你去县衙,借匹马来。” 黄田正连连摇手:“运判,不必了。县衙里的官马只有那么几匹,昨日一匹生了病,剩下一匹知县官人要骑,还有一匹潘县尉要骑着巡视乡间,着实没有马了。” 杜中宵一时无语,没有想到这个小地方竟然如此凄凉。不过这个地方,一匹马要几十贯钱,不是小数目,县里买不起也是平常。让随从里让出一匹马来,给黄田正骑了。 县里收上来的钱粮,除了几位官员的傣禄,都要解到州里去。除此之外,再无收入,也没有公使钱之类。枣阳这里又没有什么商业,仅有的酒楼之类商税,一样有定额解州,几位官员,除了靠着俸禄养家糊口之外,手中确实没有钱。迎来送往,各种日常花销,向来都是由经手的公吏差役摊派。 如果是在中原江南等发达地区,还可以用各种杂捐名目,从地方百姓手里抠些钱出来。枣阳这个地方,城中百姓不多,地方上全是大户豪族,一般官员,没有点特殊手段,哪里找钱去。不要说科敛,就连他们的职田都租不出去,都是靠着家人耕种,收多少算多少。 严格说来,县里是没有财政收入的,上边又不拨经费,百姓手里抠不出钱,就是这个样子了。破家的县令,灭门的令尹,那得你手里有力量才行。整个县里除了几个官员,公吏差役全是从那几家大户里出来的,乡下的壮丁,几乎全是他们的庄客,县里靠什么跟他们斗。 小地方的官员,这是经常的事情,习惯了也就好了。若不是如此,一有好地方出缺,京城里的官员能打破头。杜中宵离开永城的时候,为了那个知县,朝中大臣很是争执了一番。在这种地方做一任,跟在杜中宵离开之后的永城做一任,那差别可大了。
离了驿馆,向北不久就到了浕河渡口。这里人口不多,渡船一时没有过来,众人等候。 黄田正指着不远的地方道:“运判,那就是下官租的菜园。这个时节,正是收菜的时候。” 杜中宵笑着道:“你租地种菜,收入如何?既是本县县尉,哪个敢来收你的租金!” 黄田正田连连摇手:“运判切莫如此说,下官在那里种菜数年,可从没欠过租地的钱!那五亩菜地种着虽然不易,勉强够我一家糊口。这小小县城里,大多都是买我家的菜。” 这么小个县城,五亩菜地差不多把市场全部占了,黄田正还是占了当官的便宜。 过了河,离了县城不远,便就没了人家。只见荒草萋萋,杂树丛生,一切荒凉景象。路边不时有甘桔之类,杂生路旁。偶尔还有大桑树大枣树,枣树开花,桑椹满树。 枣和桑是不允许砍伐的,刑罚极重。没了村落,这些树还生在那里,诉说着曾经的繁华。 正行走间,黄田正道:“运判,前边一树好枇杷,不如去摘些来。难得出城,不能空手回去。若是在城里,要吃这些可是要钱。” 杜中宵道:“既是果树,当有主人,怎么好去采摘?” 黄田正摇头:“最近的是史员外庄子,离着还有十几路呢,这一带并没有人家,都是无主之物。” 听了这话,十三郎道:“既是如此,我与黄县尉去摘些来。如此鲜灵的水果,城里还不好买呢。” 杜中宵看了看四周,点头道:“也好,我们正好歇一歇。” 说完,下马在路边一块大石上坐了。十三郎和黄田正一起,到不远处的枇杷树去,摘那果子。 数百年前,这里都是村落,四野无闲田。这些果树,或许就是前人留下来,留到现在。 不大一会,十三郎和黄田正两人回来,一个捧了一捧枇杷,一个捧了一捧桑椹,给杜中宵吃。 这里是郊外野果,也不需要去洗,杜中宵拿了几个果子,吃着解渴。 正在这时,不远处的树林里钻出一个人来,高声道:“哪里来的撮鸟,摘我家的果子吃!” 杜中宵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高体壮的少年,高高卷起衣袖,露出一截花绣,手中捏了一张弓,对着自己高喊。在他身后,跟着五六个汉子,有牵狗的,有架鹰的,显然是在打猎。 黄田正见了,急忙上前道:“原来是史大郎。这是本路的运判官人,因本县营田,特来查看这一带地理。路上走得渴了,摘几个果子吃。” 史大郎打量杜中宵,看他身边十几个随从,其中一个极是高大,不是好惹的。这才把弓交给身边的人,向黄田正拱手:“原来是黄县尉,到我庄里怎么不知会一声?” 黄田正看了看后的杜中宵:“大郎,运判官人只是四处查看,并不一定到底庄子去。若是叨扰,自然会派人前去通禀。再者这里离你庄子十几里路,还远着呢。”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