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诗人,哲人,达人和混人

大时代1994 605 作者柳岸花又明 全文字数 2402字

路远非的撤资比较突然,其实也有点无奈。 从家电产业联盟内部传来的消息,据说路远非前几天很认真的提过一个建议,他从外面引入资金扩大自己的资金占比,争取占据67%以上的股权,另外打算改变国美、苏宁、大中等家电企业在联盟里的的架构。 不过这个提议被张进东和黄光玉拒绝了,路远非的意图很明显,67%以上叫绝对控股权,那时路远非就可以不经讨论直接做决定,改变架构其实就是收编的另一种说法。 本来这个联盟成立时,虽然名义上路远非是董事长,但是其他下属各个企业的基本权利都是一致的,现在突然听到路远非要收购企业,肯定没有人愿意答应。 路远非看到这个结果,点点头也没有继续劝说,似乎只是提了一下,没有人愿意支持那就略过。 其实这是路远非在尝试最后一次拯救家电产业联盟,如果拳头能够捏在一起,确立一个核心领导人物,所有资源调配得当,那么和周美电器扳下手腕也是可以的。 就算输了也不难看,至少能够保住江东省的地盘。 虽然现在江东省的市场还没有丢失,浙杭省也还有竞争空间,可是如果每个人还只顾着考虑自己的利益,私心过重,以周美电器的团队协作能力和执行力,联盟其实迟早都会散掉的。 倒不如趁着现在还有几分情谊,大家早早的一拍两散,那以后见面还有笑脸,如果真的被周美电器耗光了耐心,说不定还要为利益争吵起来,路远非想想都觉得心累。 这种几方势力合纵的联盟,只有盈利才能确保凝聚力,失败一次人心思危之下也就没有信任度了,正如熊白洲早早的断言,家电产业联盟可以同富贵,但不能共患难。 ······ 路远非准备撤资的前一个晚上,好友杜建安拿着一瓶芝华士和两个高脚杯找到他。 本来这种洋酒需最好兑一些绿茶或者可乐等软饮调和,或者至少也要加一些冰块,不过那是品酒的做法,现在这两人都没有太多的兴致。 饱满琥珀色的芝华士盛满在高脚杯里,轻轻摇晃以后,略微粘稠的液体就附着在杯壁上,然后缓缓的下滑并在杯子里留下一道油性的痕迹。 路远非一言不发的连喝三杯,感觉胃里好像流进一团细细的火苗,说话间马上带着一种浓烈的酒气。 杜建安也不拦着,默默陪着路远非连喝三杯,然后认真的问了三个问题。 “你现在的心里状态怎么样,有没有觉得撤资让自己脸面上非常难看,有没有想过对名声的影响?” “从这个行业撤资后,将再没有人能够挡住周美电器,你能否心平气和的看待这件事?” “撤资后,你的打算是什么?” 思维问题的逻辑一般是“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做”,其实杜建安这三个问题也有差不多的性质,而且还包含了朋友间的关心。 杜建安知道路远非是对这个联盟太失望所以才准备离开,但是外人看来路远非再次被熊白洲赶走,甚至抱团形成的联盟都被活生生打散了。 离开了路远非这个投资人和中间人,这个家电产业联盟就没有了联系的纽带,分家是不可避免的结果,这一点路远非和杜建安都是知道的。 路远非端起高脚杯在手里熟练的转动,眼神盯着黄澄澄的透明酒水不说话,脸色居然没有一丝醉态,然后抬起头看着杜建安平静的说道:“创办精安电器之前,我很看重自己的面子,可是被熊白洲逼着狼狈关门后,心态上已经非常平和了。”
“现在也没有外人,我也不妨直说,熊白洲是我遇见过最厉害的商人,在杭城开设旗舰店的情况下,他仍然紧紧控制周美电器的发展步伐,以服务质量为先,慢慢完善周美电器在杭城的保障体系,一周多以来只开了一家普通门店。” “这也是第二个问题的答案了。”路远非悠悠的说道:“有熊白洲把舵周美电器,我就算还在这个行业里也是拦不住的,所以与其还在这个泥淖里挣扎,不如早早的跳出去。” “那时以局外人的身份,说不定还能从周美电器的发展规划中得到一些启示。”路远非再次喝光第四杯芝华士,嘶哑着嗓子说道。 杜建安看着好友脸色布满了萧条,他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关于你说的第三个问题。”路远非继续说道:“韩国三星想在大陆找个合适的代理人,他们在大陆的专员李喆河托关系找到了我,询问我有没有这个意愿?” “你要给棒子做事?”杜建安皱着眉头说道。 路远非和他都是红色子弟,家族里还有人打过抗美援朝战争,杜建安觉得和熊白洲的竞争至少还是内部的,但是将棒子引进来做什么。 路远非很不屑的摇摇头:“棒子算什么东西,他们想利用我在国内的资源,我也想借用他们的产品,大家是合作关系,谁也别想命令我!” 杜建安默然点头,再次问道:“他们有什么先进的产品值得你代理?” “手机,我觉得这一块以后的市场很不错,而且和熊白洲的电子厂没有竞争关系,他做他的VCD,我做我的手机。” 有些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的非常奇怪,如果路远非知道爱声电子厂现在正积极的引进晶圆厂,下一步也是准备迈向手机业务时,不知道会怎么想。 可能就算熊白洲也得感叹一声。 “路先生,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的重逢啊。” ······ 路远非的撤资静悄悄的,只有联盟内部的管理层才知道,这也是路远非愿意给大家留一个面子,如果他大张旗鼓的撤资,联盟崩的会更快,甚至都不会留给苏宁电器调整的时间。 路远非离开后,联盟果不其然的分离崩析,张进东继续以往小富即安的状态,不仅没有和周美电器竞争的心思,而且还主动避开锋芒。 熊白洲知道联盟内部的变动后,马上准备离开浙杭,粤城还有太多事等着自己处理,家电产业联盟被打散后,熊白洲在这里的意义也不大。 刘庆锋很谨慎的询问下一步策略,因为熊白洲离开的太果断,甚至都没有交流以后的发展思路。 坐在头等舱的熊白洲只回复两个字,然后关机闭目养神。 刘庆锋收到信息后,笑了笑脸色也轻松起来,这两个字蕴含了大老板的性格特点,也显示出周美电器以后的行动方案。 荧荧绿光的手机屏幕中间,显示着熊白洲发过来的两字词语。 “平推!”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