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幻法无常得授业

作者醉剑聆风 全文字数 2956字

“你们家乡遭灾时,遭遇强人洗劫,然后这位上仙出手救了你们,然后上仙便将你收入了门墙?”一位村老看着林初尘道。 林初尘恭敬地答道:“是的,我父亲的手臂便是那时因为阻挡强盗时被斩去的。” 一众人立马看向林城,村老们很欣慰,一个为了保护家园能够对强盗无所畏惧的人,终究是值得人们敬佩的。 “既然是这样,那么这位上仙对我们村子便没有什么大碍了。”村老们商量了一阵子,然后便点头道。 “那位收你的上仙可有教你仙术?”一名村老忽然问道。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就连林城都目光闪烁的看着林初尘。 林初尘挠了挠后脑勺,“祖师倒是教了一些,只是我还没学会,我只是学会了上仙教的一些武艺,从风吴县到这里一路上全靠这些武艺。” “武艺?武艺也不错,来,展示一下,让我们看看仙人教的武艺如何?”先前那个张镇此时兴奋的叫道,立即将气氛引燃。 “对,来,小初尘展示一下你的武艺。”村民们纷纷叫道。 林初尘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站了起来,目光四处看了看,然后看到房屋里的一根柱子。 林初尘走到柱子前,在众人目光热切的注视下,深吸一口气,然后一掌就朝眼前粗壮的柱子拍了下去。 只听‘噗’的一声,木屑飞溅之下,一股气劲瞬间在整个屋内炸响,‘啪剌’一声轻响,所有人只看见那根由三十年铁云木做成的柱子上深深的烙印上了林初尘的掌印。再然后掌印深深的陷了进去,又在另一面凸出,最后木屑散落。 柱子被击穿,只有一个空洞的掌印证明这个柱子上刚刚发生了什么。 ‘嘶’屋子里一片吸气声,张镇更是跳了起来,来到柱子前盯着掌印看了许久,然后怪叫道:“这根铁云木当初刀劈斧砍都花了将近十天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一掌就打穿了!” 林初尘憨笑了一声,然后道:“张叔你要是想学,我可以教你。” 此言一出,张镇还没说话,村老们就一脸震惊加激动的走了过来,拉住林初尘道:“真的吗?你祖师不会怪你吗?” 林初尘闻言笑道:“祖师教我的修行之术上面说了,这些武学人人皆可学,没有传授限制。只有仙术不能乱教,免得被恶人学去祸害良善。”其实林初尘没说这其实是他脑海中的《太清九章天道清经》前言的话,因为那样实在太难解释了。 “好!好!”村老、村民们都激动的围在了林初尘的身边,“尘哥儿真是个好孩子。” 就在众人激动不已之际,默默的坐在一旁和张小小玩耍的张芩突然开口道:“初尘哥哥,那个爷爷让我给你带句话,他让你村外那座最高的山上见他。” 众人马上冷静了下来,一位村老看着林初尘道:“小尘,今晚你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去见上仙。另外通知一下村子里的人,以后不要去那里伐木,不能去打扰上仙。” 村外最高的山峰是哪一座,村里人当然知道。但他们心里还是有数的,修行之人性情乖张,山野乡民有时候不知礼数,万一哪里得罪了人家,那可真的就祸事了。 “教大家习武的事情先不急,一定要好好跟上仙修行,平时多注意礼数,万万别惹上仙生气啊。”村老们一个劲的叮嘱着林初尘。 林初尘看着大家关心的眼神,非常感动道:“武艺套路我会画成图给村老,到时候大家看着图练就可以了,不耽误的。” “好,好啊!”村老们真是越来越喜欢林初尘这个憨厚的孩子了。 林初尘和父亲林城在回家的路上,发现自己的父亲一直有些心不在焉。仔细问了问,才知道白天的事情。 “父亲,既然...祖师他答应了你三个心愿,那应该就不会欺骗你的。”林初尘说到这里,突然兴奋道:“父亲,你的手臂,说不定...” 林城挥手道:“还是再等等吧,你这位祖师,连你也还没见过。冒然前去,恐怕有些冒犯,还是等你拜过他老人家以后再说吧。”
林初尘想了想,也是,这位祖师什么脾性,自己都还不知道呢。 不过没关系,自己一定要努力,让祖师看重自己,到时候请他帮父亲重续断臂。 林初尘毫不怀疑,以祖师那天展示的力量,可以帮自己父亲重续断臂!就算这位祖师比前面那位祖师差,但都是师兄弟,恐怕也差不到哪里去吧? 第二天,林初尘一大早就拜别父母,将从《太清九章天道清经》里面抄录的一套内功和两套拳法交给了村老们,这套内功和拳法是‘万界篇’中选的一套,名叫‘坐忘心经’。拳法是‘罗汉拳’以及‘南山拳法’,坐忘心经男女都适合修炼,而且老少不忌,属于平和中正的内功。至于拳法,男的修习‘罗汉拳’,女的就比较适合‘南山拳法’。林初尘的抄录有文字、也有图画,非常易懂,这让村老们感到无比的激动和兴奋,抱着一沓写满了字和图画的麻纸围在一起讨论着,连林初尘辞别的话都没听到。 林初尘走在林间,一刻也没有停留,直接朝着山上走去。地上堆积的落叶虽然有些滑,但这个还影响不大。 拭尘剑被一张麻布缠了一圈又一圈,只有他父母见过这把剑,然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了。因为他后面遇到的这些敌人,都没有让他拔剑的能力。 林初尘身轻如燕,在繁密的林中快速的奔走着。平时村里人要半天才能走的山路,他花了一盏茶的功夫就走完了。 但是离那座最高的山峰还有很远,林初尘目光坚定双脚发力快速的朝山峰爬去。 一个时辰后,林初尘眉头轻蹙,因为他离着那座山峰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按照他的脚力,此刻应该已经到山顶了。 很快,眉头松开,林初尘毫不犹豫的继续向上攀行。林间的飞鸟围绕在林初尘的头顶叽叽喳喳的叫着,一只只山猴跟随着林初尘的行迹,时不时摘下一个野果朝林初尘扔去。 山间石壁上的老猿看着急走奔行,漫头细汗的林初尘,咧嘴‘吼吼’的笑了起来。 又是两个时辰后,飞鸟渐疲,山猴回转,只有林初尘依旧埋头苦行。抬起头,那座山峰也只是近了一点点距离,但仍有一大段路要走。 林初尘眼睛一眯,停下来缓了口气,调息了一阵。然后盯着远处那座山峰,突然想道:“这山原本好像没有这么高,这么远!” ‘哗’眼前的山峰顷刻间散乱破碎,林初尘只觉四周景物一转,自己已经身处一座高高的山顶之上。举目四望,万里山川尽收眼底,入眼万里河流险壑,雾霭蒸腾,太阳凌空悬挂,散发出金色的光辉照耀着八方世界。 林初尘被眼前的精致看的呆住了,此刻他只觉得心胸从未有过的宽阔,世界从未有过的广大,眼界从未有过的开阔。 “朝行天极处,暮宿地无涯。堪破真虚意,夜里赏朝霞。”一阵苍老的吟诵声响起,瞬间将林初尘惊醒。 林初尘倏然转身,只见一颗老松之下,卧着一位青衣老道,华发青颜,长须垂胸。身形如鹤,洒脱超然。 林初尘二话不说,立即俯身拜道:“弟子林初尘,拜见祖师。” 太衍伸出右手虚扶一下,然后林初尘就感觉一股柔和的力量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你可了解登山之时,可望而不可及的道理?”太衍开口问道。 林初尘恭敬道:“弟子愚昧,当时只觉得努力赶路便能到达山顶,却不知越行越不能近,越急越不能近。后来想起往日进山伐木时听村民所说,此山虽高,行之三日便能到达山顶。弟子想来,山民们行之三日,于我来说只需一个多时辰。既然山民三日能达,我为何三个时辰都不能到。然后偶然有感,随即便出现在山顶,此中真意,弟子确实不知。”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