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背井离乡显入世

作者醉剑聆风 全文字数 2744字

这是位于大楚国流息县城东北方神亭岭的一处小山村,小山村名叫‘浮山村’,有三十多户人家居住于此。m. 不过,现在要多加一户了,而且是很大的一户。 林初尘和父母带着清溪镇三十三名孤儿经过五个月的跋涉来到了流息县,一路上风餐露宿,饱经风霜。 幸好林初尘修炼已经小有所成,不然还真不可能带着所有人平安来到流息县。 那天在太衍离开后,林初尘用太衍留下的丹药救了自己的父亲。林城醒来后,知道林初尘遇了仙缘,先是欣慰,然后则是悲痛。整个清溪镇数千人都被凌天杀了,只剩下林家三人和三十多个孤儿。 因为林初尘有了仙缘,再加上清溪镇遭此大难。林父和林母商议决定离开此地,因为不确定凌天以后还会不会再回来。 所以三人将所有被凌天杀死的镇民埋葬,然后将所有镇民家中的钱财拿了出来,带着镇上仅存的三十三名孤儿开始了离开风吴县的旅程。 而之所以流息县的县令同意他们安家流息县,也都多亏了清溪镇拿出来的那些银子。林初尘父子拿出了整整一千两的银子贿赂县令,又拿了五百两贿赂县尉,这才在流息县入了籍。 不过很显然县令对他们这些来历不明的外来人口不是很放心,所以将他们全部安置在了浮山村。 浮山村位于神亭岭中央,整个村子隐蔽而偏僻。浮山村的一切用度,都是靠开垦神亭岭的荒地来种植。村子里的村民们两个月只会下山到城里一次,换一些生活必需品。因为实在太偏僻,浮山村的村民下山一次要三天,上山需要五天。更别说离城镇的距离了,往返一次差不多就要十天左右。 可以说,这里除了可以种一些粮食,别的什么也没有。连县衙收税的差役,都懒得来这里收税。甚至别说差役,就是那些盘桓在流息县周围的山贼强盗,都不屑来这里。 所以说,把林初尘他们安置在这里,是最放心的。 而浮山村的这个大缺陷,在经历了大变的林城等人看来,简直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安身之所!连山贼和税吏都懒得来的地方,岂不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了? 买种子、买布料、买农具... 林初尘和父母身上背着一个大包袱,就连那些年龄稍微大一点的孤儿都背着一个小包袱。 “是浮山村的人吧?” “看那大包小包的,绝对是浮山村的。” 所有看见林家一行的人,都在瞬间确定了他们的身份,就连那些山贼拍出来踩点的探子,都看着林家一行摇了摇头。看似大包小包,其实不值几个钱。山贼只做有本生意,没必要为了一堆盐巴和布料冒着被官府围剿的危险来抢劫。 然后他们便出城朝着浮山村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寻人问路,暮宿山林,夜枕青山。终于在六天后到达了浮山村,将县令的信件交给了浮山村的村老。 “村老,我们从此就要在浮山村安家了,您放心,浮山村的规矩我们一定会遵守,不会添任何乱子。这些是我们初来乍到,送给乡亲们的见面礼。”只有一只手臂的林城看着林初尘将三个大包袱摆在村老的面前,笑着说道。 “好说,好说。”村老看着三个大包袱里面的盐巴、布料和种子,笑的眉毛都弯了。 “明天招呼村里的人,在大坪那里摆流水席,给小林他们一家接接风,洗洗尘,以后就是浮山村一家人了。”村老对旁边的一些村里的老人们说道。 “是的,是的,正该如此。”老人们也点头说道。 “去把这些盐巴和布料、种子,给每家平均分了,告诉他们,是新来的林家送的。让村里精壮的小伙子们,去山里伐些木头,帮小林他们把房屋搭起来,总不能没住的地方吧。”村老再交代了一句。
然后,村老看着林城道:“你们来到我们浮山村,也是缘分。我们浮山村没有那么多规矩,很简单。就是互帮互助,村子里有矛盾,要商量着解决。不能打架骂街,村里要是有什么重要的活动,每家都要出人力,村里有麻烦也要出力,能接受吗?” 林城诚恳道:“这都是应有的道理,我们能接受。” “好,好。”村老站起来,使劲的拍着林城的肩膀,“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接下来的几天,村子里的精壮男子都开始帮着林家搭建房屋,林城和林初尘也上去帮忙,林城单臂不能干活,就送水送饭。 林初尘修炼有成,跟着从山上扛木头。一个人一天扛了十五根木料,惊得整个浮山村的人都大呼天生神力。再加上林初尘面容憨厚良善,待人温和,很得村民的喜爱。 至于那三十多个孤儿,一开始就讲的很清楚了。是原来的县里遭了水灾,所以林家收养了这些孤儿,来到了浮山村。他们没有说是魔灾带来的屠戮,因为那样会暴露他们的位置,说不定凌天就能查到他们,而且也会让村民对他们产生隔阂。 接下来的一个月,林家和三十多个孤儿就这样在浮山村安顿了下来。这些孤儿有些被浮山村没有子嗣的人家收养,有些则认了林父和林母做义父、义母,当然,这些都是经过孤儿们自己的同意的。 这段时间一直在云霄之上看着林初尘一家的太衍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林家所做的决定,和林初尘这几个月以来的表现,都体现出了一种自立自强的精神。虽然他们收取了清溪镇所有人家的钱财,但是他们并没有自己拿着去享福。而是用这笔钱财,带着清溪镇人家留下的孤儿去另一个安全的地方重新生活。 天道无亲,常与善人。林初尘和他父母的作为,正是太衍想要看到的。 可以了,是该显化入世了,太衍站了起来,身化一道清鸿朝着浮山村落下。 浮山村村口的山脚,一道清光落地,变化为一个老道,老道鹤发童颜,身形清瘦,手拄拐杖,白色的长发束在头顶,被一个简陋的木簪束住。身上穿着一件青色道袍,腰间系着一条细细的淡黄色腰带。 太衍看着自己新的模样,捋了捋垂至胸前的白胡须,咧着嘴无声笑了笑。 化为老道人模样的太衍朝浮山村内走去,一路上忙碌的村民目光诧异的看着这不知从哪里来的老人。惊奇于他的模样和造型,神荒世界虽然经常有修行人士出现。但是像太衍这样纯正的道人扮相,却是没人见过。若是在地球,太衍这个样子保证会被当成一个仙风道骨的老神仙。 对于外来的人,浮山村村民们没有过多的理会。能来浮山村的人,一般都会直接找村老他们。不过看这老人的扮相,应该是村老的朋友吧? “请问,这里有人办酒宴吗?”太衍拉住一个浮山村村民,笑着问道。 被太衍拉住的中年男子道:“今天林家新居落成,正在办入住新居的喜宴,怎么你也要去参加吗?没听林城他说过林家还有亲戚朋友啊?” 太衍嘿嘿笑道:“老道我云游至此,腹中饥饿,偶然间望见此间有一股喜气,又闻到一股酒菜香味,所以料定必有人在办酒宴,所以便来看看...” “哦。”中年男子淡淡的看着太衍,“就是来蹭吃喝的吧?” 太衍摇头,严肃地说道:“这怎么能叫蹭吃喝?这叫有缘千里来赴宴!”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