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今入道门志高悬

作者醉剑聆风 全文字数 4739字

“天哥!”秦雨惶急的上前扶住凌天,一脸吃惊加担忧的看着他。要知道凌天虽然刚刚拜入灵泉宗,但一身修为早就已经达到了黄级六重天。神荒世界等级分为入门境、筑基境、灵光境、上真境、元尊境,入神境,永生境,每级里面又分为九重天。凌天已经是筑基境入门,在整个灵泉宗新一代弟子里面都是极为杰出的了。 尤其是凌天的那口仙剑,那可是当初宗门大比连灵泉宗一位长老都羡慕不已的仙剑!要不是身为前辈。更兼凌天又有一个同为长老的师父,否则恐怕许多人都要出手抢夺了。 然而现在,那口仙剑却仅仅只是接触了那些光芒,便被直接碾碎。 “上仙!”林初尘跪倒在地,口中高呼一声。 一旁的凌天抹去嘴角的血迹,眼睛一眯,看向了半空中的银丝。 秦雨目光复杂的看着地上的林初尘,然后也将目光看向了那条绽放出银色光芒的丝线。 俄而,在那银光最中心处,一道玄奥深邃的气息散发出来: “心转如意运周天, 玉海灵台点妙玄。 三花氤氲七千里, 五气蒸腾九万年。” 伴随着从哪空灵虚静中传出的吟唱声,一名年轻道人横越虚空,从银丝中一步跨出,出现在三人的眼中。 太衍立于虚空之上,目光中不带丝毫的俗世感情。 凌天震惊的看着太衍,神情中又带着一丝迷惑。他本人虽然狂傲,但从刚刚太衍所吟的诗中却闻到一丝熟悉的味道,但这一丝熟悉从哪里来,他却一时想不起来。 “灵魂横渡界空,身负仙缘。心性极低,情念极重。”看着下方的凌天,太衍淡漠的开口说道。 凌天神魂巨震!他竟然看出了自己的来历!灵魂横渡界空,不就是说他的灵魂从地球穿越过来么?身负仙缘,不就是说他识海深处的‘玉虚塔’吗? 真的是仙人!可是这特么的不按套路来啊,不是说仙界的人不可能下界吗??灵泉宗那些记载都是骗人的吗? 从地球开始就狂傲无边的凌天终于从心底涌现出一丝惧怕,他知道,今天想要全身而退,恐怕难了。 “天哥...”秦雨有些惶恐的依靠着凌天,她不敢去看太衍,因为太衍给她一股无比巨大的压力,灵泉宗宗主的气势跟眼前这位比起来,就如同萤火虫和太阳的区别。 “...呵呵...阁下有什么资格这么说?”凌天努力使自己看上去不卑不亢,然后问道。 太衍看着凌天,缓缓道:“你被此方世界气运加身,拥有如此大机缘。却不思研理求道,反沉迷于男欢女爱,为了女人竟然下此狠手,沉迷世俗乐趣,此等心性,也配享此气运吗?” 凌天延伸狂跳,道:“阁下在说什么?” 太衍指着凌天道:“有些事情天知地知,你自以为能瞒住别人?也太过天真,此次魔雾笼罩各处城镇,灵泉宗炼制‘清心化障丹’,指派弟子下山往各处城镇,将清心化障丹化于饮水之中,使凡人免遭魔气侵扰。这清心化障丹炼制药材极为珍贵,单独服用可延年益寿,身强体健。但药力化于水中则仅有抵御魔气的功效。此女为了让自己家人独享此丹,你便想出此毒计。将丹药昧下,杀光镇民,回去则谎称清溪镇已被魔气攻陷,为了一个女人,竟陷数千条性命于死地!” 林初尘心神巨震,双目园瞪.... “秦雨!!!”骤然,林初尘双目通红的爆喝一声,“原来是这样!你们秦家好毒的心呐!!!” 秦雨浑身一颤,两人私下定下的计谋如此简单就被太衍说破,令秦雨肝胆俱裂,心中恐慌顿时蔓延,心中又是羞愧又是怨愤。 凌天眼皮狂跳,他知道必须做出抉择了,于是二话不说,手掐法诀,口中念念有词,只见一阵黄光闪烁,凌天拉着秦雨霎那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啊!!”林初尘见两人消失,疯狂的朝两人刚刚所在的方向冲去。 太衍眼睑轻抬,一双目光瞬间就看破了万里虚空,看到了一枚散发着金黄色光芒的宝塔朝着数万里外的山峰飞遁而去。 太衍不动神色,只是目中一道神光一闪而过。 在一个灵气浓郁至极的空间内,凌天和秦雨一脸后怕的对视着。 然而还没等两人松口气,只见整个空间内金光涌动,凌天脸色巨变,因为他知道,这金光是玉虚塔的防御灵光。 ‘哗’的一声,只见一道白芒直接无视了玉虚塔的防御灵光,顷刻间绕着凌天和秦雨飞了一圈,然后白芒顷刻回转消失,离开了玉虚塔。 ‘噗’‘噗’两道血光乍现,只见秦雨的整条右臂瞬间齐根被削断,掉落在空间的地上,然后化作点点灵光消散。 而凌天虽然身体表面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他仍然觉得自己身上好像少了一些什么东西,他惊慌的看了看,发现玉虚塔的联系还在,顿时就放下心来,只要玉虚塔还在,就还有机会,但是那人的实力太强横,竟然可以无视玉虚塔的防御,还好他破开玉虚塔的防御后,已经力不从心,不然真的就完了。 “啊!!!”秦雨的惨叫声传来,凌天反应过来,马上上前抱起秦雨,开始为她断臂疗伤。 凌天是个情种子,在地球上就是如此。他觉得越是有实力的人就应该有更多的美女伴随在身边,这样才能彰显他的强大!男人嘛,就是要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凌天眼中闪现一丝狠厉,既然你今天没有杀掉我,将来我一定让你跪下来唱征服! 白芒飞回了太衍手中,太衍看着下方跪在自己面前的林初尘,道:“贫道只是给了他们一点教训,并没有要他们的性命。” 林初尘抬起头,道:“上仙!” 太衍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他们杀了再多清溪镇的人,与我自身来说,又有何关系?” 林初尘闻言,失魂落魄地道:“连上仙也不管我们了吗?” 太衍看着林初尘,道:“你为什么总是要别人来帮你们呢?你为什么总是要别人来管你呢?” 林初尘看着太衍,不明白他什么意思,所以呐呐不能言语。 太衍对着林初尘,缓缓道:“下士求诸人,上士求诸己。” 林初尘不解的看着太衍。 太衍道:“求人,不如求己。如果你总想着靠别人,那么今天发生的一切还会再一次发生,一次两次,三次四次的发生。”
林初尘终于有些明白了,他深深的拜了下去,“求上仙指点。” 林初尘恭敬的看着太衍。 太衍微笑点头道:“譬如有一富贵家,家财富可敌国。此家有一子,很得家中喜爱。于是家主便倾尽家财培养他,给他最好的资源、最好的照顾、最好的待遇。此子在家族的培养下,越来越强大。但他意识不到这是家族在帮他,他觉得这是自己的机缘,这是自己应得的。他强大后,不仅不感谢这个家族。反而觉得这个家族限制了他,觉得家族对不起自己。于是他叛逆、他对家族中任何事、人都看不惯、在外处处留情、在家狠辣无情、甚至还想要打破家族自立。” 林初尘惭愧的低头道:“上仙,初尘愚笨。” 太衍笑道:“你把这个家族比作天道,把这个儿子比作凌天,把这些在凌天剑下无辜死去的人比作家族中其他的那些普通的成员,把秦雨比作他在外面留的那些情。现在你懂了吗?” 林初尘道:“上仙的意思是,凌天他想要打破天道自立吗?” 太衍摇头道:“他没那个本事。” “请上仙明示。”林初尘叩首道。 太衍道:“似凌天这样的人,享受着天道给予的气运和机缘,却无有丝毫敬畏,于上不能补益天道。于下不能教化众生,费尽心机,抢占夺取,只为了自己能有一个完美圆满的结局。如果诸天万界的修行之人都如他这般,你知道会如何吗?” 林初尘脑中灵光一闪,答道:“像上仙打的比方一样,天道这个大家族被他的行为扰乱,从而会放弃他?” 太衍点点头,满意道:“你是有福缘的,没错,天道会抛弃他,不仅抛弃他,还会放弃万界众生。天道至公,若是世间修士都如凌天这般,等修行之道堕落至此,天道便会将其湮灭,然后重开混沌,重立天地。到时候别说他们这些气运之子,诸天万界都会湮灭。可是这对于那些一心向道却苦无机缘,艰苦修行却屡屡被挫的人未免太过不公。” 林初尘更加疑惑了,“上仙,您先说天道至公,现在又说对那些苦修之人太过不公,我实在不知听哪一个。” 太衍笑道:“天道至公,是大公。正如天道运行日月,人人都可以享受日月光照。万物生灵都有出生和灭亡,这是绝对公平公正的,只是其间的过程和经历不同而已。道经中有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意思是天道生育万物,并不会对他们多加干涉和限制,而是任由他们自由发展、自生自灭。一些读书不明其意却自以为聪明的人,以为这句话的意思是天地把万物当成狗一样肆意生杀予夺。实在是肤浅愚昧至极。” 林初尘不解道:“可是您不是说他们想要打破天道这个大家族自立吗?如果真的跳出天道,不就会躲开这种情况了吗?” 太衍哈哈笑道:“天道?他们知道什么是天道?举目有无皆是天,所思所行尽为道。不管他境界修为达到何种地步,只要抬头一看,不管是‘有’还是‘无’,都是天。他所思想之事,所欲为已为之事,皆在道之内。一旦天道运转,管他凌天还是林初尘,都将不复存在,天道之下只有‘有’和‘无’的区分罢了。” 林初尘站了起来,对太衍稽首道:“初尘明白了,上仙留下他二人性命,是因为这本是我这个世界的事情,所以上仙是要我自己去解决他们。而上仙是要纠正我这个世界的修行之人的风气,从而复归天道。” 太衍笑着点头,道:“对。” 林初尘激动不已,但很快便失落道:“可是灵泉宗的人说我没有灵根,不能修行。” 太衍道:“只有下等修士才看灵根,修道本来讲缘法,若有缘法,就算没有灵根,照样成仙得道。上等修行看缘法,中等修行看悟性,下等修行才看灵根。” “我能修行?”林初尘激动道。 太衍点点头,道:“可以。” “现在收你入我玄门,不过你非我徒,只是我玄门弟子,你可称我为‘祖师’。你要记住,修行是顺其自然,顺天而行。”太衍说道。 林初尘先是惊喜,然后是疑惑,道:“敢问...祖师,何谓顺其自然?顺天而行?” 太衍指着林初尘道:“随缘顺性是自然,事凭良心便是天。” 说着,太衍指着天空道:“你抬头看看,黑吗?” 林初尘抬头看着天,只见一轮皓月当空,洒下荧荧辉光。“不黑,今晚的天空很亮。” 太衍点头道:“那在我出现之前的天呢?” 林初尘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道:“很黑,只觉得万里黑云,暗淡无光。” 太衍笑道:“所以天是心的具象,天是什么?天就是你的本心。天道是什么?天道就是万物生灵的本心!” 林初尘只觉得脑海中一声炸响,如同拨开十几年的云雾,一下子看见了郎朗晴天。 然后,在他的脑海中,陡然出现了八个金色的文字:“《太清九章天道清经》。” 然后,脑海中又响起了太衍那飘渺的声音:“此乃我玄门功法,此功法可凭借你本身缘法,为你制定诸天万界最适合你的功法神通。现在你已是我玄门弟子,作为对你的考验,我要你在十年内清除掉凌天以及此世界中与他有关、或者相同的所有修行之人。考验通过后,你将称为玄门正式弟子。若是考验失败,抹杀并剥夺玄门弟子身份,同时,我将亲自出手,湮灭此方世界,你好自为之。这条银丝就算是给你的入门奖励,它会根据《太清九章天道清经》为你制定的神通化作适合你的武器。另外你有三次请我降临的机会,希望你慎用。” 林初尘睁开眼睛,发现已经没了太衍的踪影。只剩下空中的那条银丝,林初尘伸手摸向银丝,只见银丝在接触到林初尘手指的瞬间,便开始变化。 眨眼间,银丝便化为一柄银白色的长剑。长剑造型古朴,类似八面汉剑。 林初尘仔细一看,只见剑身上刻着两个简朴的大字:“拭尘”。 而《太清九章天道清经》为他定制的功法也出现在他脑海中,《剑道总纲》。 “我一定会清理出一个郎朗天道!”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