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遭劫逢难出缘法

作者醉剑聆风 全文字数 2352字

深夜,林城和妻子坐在院子里乘凉,林初尘神色殃殃的趴在院子里的木桌上。 两天前秦雨和凌天亲昵的模样仍在脑海中回放,小时候在一起的开心日子,青梅竹马的美好时光,再一回想起来,真的是五味杂陈,心里就好像被石头堵着一样。 不过林初尘到没有再像三年前那样在床上躺个七八天,他知道那样只会让父母为他担心,没有任何作用。 “爹娘,你们去休息吧,我没事的。”林初尘抬起头朝父母说道。 林城端起茶碗喝了一口,道:“还不困,这外面凉快。” 林初尘的母亲不善于说谎,她也不是个爱说话的人,只是默默的看了林城一眼,又伸出手摸了摸林初尘的脑袋,温柔的笑了笑。 “啊!” “你们是谁?” “你们要干什么!” 就在此时,周围的人家突然吵杂起来,伴随着一声惨叫,整个镇子东部都开始喧哗起来。 “你们在做什么?” “杀人啦!杀人啦!” “快去找里长!” 林城脸色一变,听着周围邻居的叫喊声,连忙起身,抓起院子墙角的锄头就跑了出去。 林初尘也站了起来,一把按住母亲的肩膀,对着一脸疑惑和惶然的母亲道:“母亲,你进屋子里去,我出去看看。” “小心。”林初尘母亲抓着他的手说道。 林初尘点点头,然后也抄起一根扁担跑了出去。 林初尘一出院门,顿时只见一片火光冲天,同时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冲击着他的大脑。 ‘呕’林初尘一阵干呕,等平复之后,他的目光四处搜寻,很快就看到了林城的身形。 然而还不等他上前,只见前方镇民们中间亮起一道白芒,随即一口长剑穿来飞去,在人群中纵横穿刺,伴随着一声声惨叫,一个又一个镇民被那飞剑夺去性命。 林初尘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 “啊!”又是一声惨叫,惊醒了林初尘,林初尘抬眼看去,却见林城栽倒在地。 林初尘目眦欲裂,急忙冲上前去抱起林城。“爹!”林初尘仔细一看,林城的一只臂膀被齐根削断,鲜血汩汩喷涌而出。 林初尘顾不得其他,飞快撕下衣衫的布料,将断臂处包了起来,而林城此时也已经一脸苍白的晕死了过去。 林初尘将父亲抱到自家墙根下平放着,再转身发现周围的镇民们都已经倒在了地上,血腥气已经浓烈到了极致。 “长青叔!”、“二伯!”、“根子哥!”林初尘借着火光看着地上那些已经失去了生机的面孔,只觉得天地一片昏暗,和他们相关的记忆开始走马灯一般的在脑海中闪过,林初尘双目中涌出泪水。 忽然,林初尘脚下一顿,他悲戚的面容开始变得狰狞。因为,在他的面前,悬着一口飞剑。 “天哥,且慢。”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林初尘的耳边响起。 林初尘转头看去,霎那间只觉得双目一阵发黑。 只见不远处的一颗栗子树下,凌天和秦雨并肩而立。凌天手掐法诀,俊美的面容满是冷厉。秦雨一袭白衣,整个人看上去无比的清美圣洁。
“是你?是你杀了他们??”林初尘看着凌天的手势,顿时就明白了,这柄飞剑,是凌天在操控。 “呵呵,尔等受魔孽影响,迟早必为祸害,受死吧!”凌天冷笑一声,控制着飞剑就朝林初尘杀来。 “天哥!”秦雨立即拉住了凌天,看了林初尘一眼,然后柔柔道:“天哥,可以放他一马吗?” 凌天面无表情,道:“你还忘不了他?” “不,我现在只是天哥你的女人。只是他从小和我一起长大,我实在不忍心...”秦雨含情脉脉的看着凌天,轻声道。 凌天点点头,道:“好吧,就留他一命,但未免妖孽作乱,我要废了他筋脉。” 秦雨默默的点点头,然后退后一步。 “小子,我女人为你求情,我就饶你一命,但我要废了你的筋脉,你准备好了吗?”凌天看着林初尘道。 林初尘深深的看着凌天,然后又看向了他身后的秦雨,缓缓道:“秦雨,这些人都是你的叔叔伯伯,很多人在你小时候都对你很好,你为什么要对他们下此狠手?” 秦雨淡淡的看着林初尘,道:“林初尘,我现在已经是灵泉宗掌门亲传弟子了,仙凡有别,尘缘已尽,再说,我也是为了他们好。” “为了他们好?”林初尘愕然,他突然很想笑,但他笑不出来,林初尘闭上了眼睛,“杀了他们,还说为了他们好?” 秦雨看着林初尘的模样,冷冷道:“你可知前几天突然笼罩了清溪镇的大雾吗?那其实是一个魔头的魔雾,凡是被魔雾笼罩的人或者动物,都会逐渐魔化。为了彻底清除隐患,不让魔头祸乱世间,宗门特意派出了我和天哥来清理这片地域。” “可是他们并没有作恶,没有伤害任何人!!!”林初尘暴怒道。 “蝼蚁而已,杀了就杀了!雨儿,别和他废话了,清理了这里,还要去下一处。”凌天冷声道。 “你会遭天谴的!”林初尘看着凌天,一脸狰狞的说道。 “哈哈哈。”凌天狂傲的大笑起来,“天谴?天算什么东西!我凌天此生就是要逆天而行!”凌天内心充满了对天地的不屑,作为一个穿越到这个世界的人,还手握‘玉虚塔’这样的金手指,凌天确信自己就是气运主宰,天?那是什么玩意,迟早被我踩在脚底! 秦雨看着浑身上下散发出狂傲霸气的凌天,双目中充满了迷恋。 ‘嗡’倏然,天地间骤然一变,一道刺眼的银光从林初尘头顶束发的银丝上绽放出来。 “上仙!”林初尘惊叫一声,随即满脸的喜色!苦苦拜了三年,等了三年,上仙终于出现了吗? ‘呲’银丝自动脱离林初尘的长发,悬浮在半空中。银光缓缓挥洒出去,那杀向林初尘的飞剑在这银光的笼罩下顷刻间化作点点碎光。 ‘噗’从金手指玉虚塔中获得的本命仙剑被眼前的银光直接碾碎得无迹无痕,并且再也感应不到本命仙剑的存在,凌天一口精血喷了出来,随即,他满脸骇然的看向那条悬浮在半空中的银丝。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