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既有仙意磨金卷

作者醉剑聆风 全文字数 2549字

“大贤良师敕令。”一个道童从善渊观祖师殿内飞了出来,朝着男子飞了过来。 男子收敛形状,肃身而立,朝道童拜了下去,“弟子马灵君,恭迎大贤良师敕令。” 道童严肃的点了点头,然后宣读道:“大贤良师敕令,师弟修炼成形之后,立刻前往韶州大营听令。” 马灵君揖首拜道:“弟子尊令。” 道童读完敕令,连忙上前扶起马灵君,笑道:“师兄,请起。” 马灵君看着道童道:“不敢当,不敢当。” 道童淡淡一笑,忽然皱眉问道:“师兄,你为什么姓马?” 马灵君脸色一变,支支吾吾地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只能敷衍道:“这...这是我刚刚化形之时,脑子里突然就出现了这个名字,想来是祖师所赐吧。” 道童说道:“祖师也太大意了,师兄您明明是神牛化形,怎么却赐姓马...” 马灵君连忙说道:“这不怪祖师,这个名字挺好听的,我很喜欢,我很喜欢。” 说完,马灵君道:“大贤良师召我去韶州大营,我得立刻赶过去,师弟,师兄就此别过了。” “哎!”道童叫了一声,却见马灵君早已化作一道灵光远去了。 小土狗如意见马灵君飞走了,一双大眼睛里满是羡慕的光彩。 忽然它又看到道童朝祖师殿那边飞去,于是它也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站在远处屋檐下的清笙见马灵君飞走了,于是对众道童笑道:“好了,你们可以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哇,清笙师叔,刚刚是大黄牛在渡劫吗?”高个子道童忽然问道。 “是啊,有什么稀奇的?”清笙笑着说道,然后身形一转,化作一片桃花飞走了。 “师兄,渡劫是什么啊?”周围的小道童连忙朝高个子道童问道。 “渡劫就是...” 小土狗如意跑到了祖师殿中,一进来就看到里面的那个巨大的灵木雕塑。 它抬头看着那灵木雕像,感觉十分熟悉。 它晃了晃脑袋,目光很快就被供桌上的那些供品给吸引了过去。 那其中最吸引它的,是一盘子灵果。 小土狗开心的叫了一声,来到供桌下面,目光四处一望,最后跳上了旁边的一个小台子,借着小台子跳上了供桌。 ‘咔嚓’‘咔嚓’‘咔嚓’ 一阵啃咬的声音不断的在祖师殿内响起,小土狗在供桌上的一排果盘上咬过来咬过去,吃的不亦乐乎。 就在小土狗吃的正开心时,殿外突然进来两名上香的道童。 “哎呀!”两个小童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小土狗在吃供品,顿时吓得脸都白了。 “好狗子,竟敢偷吃祖师供品!”左边的小道童大怒,抄起门边的扫帚就打了过来。 “汪!”小土狗吓了一跳,连忙一跃而上,躲到了太衍的神像下面。 道童见如意躲到了祖师像下,顿时不敢轻举妄动,扔下手中扫帚,就要上前去抓。 “汪汪!”小土狗如意伸出爪子,指了指头顶的祖师神像,然后紧紧抱着祖师神像的大腿。 这时候它终于想起来,眼前这个神像是谁了。 它没有去怀疑为什么这里会有太衍神像,因为它只是一只单纯的小狗子而已。 道童才不管那么多,他快步扑了过去,伸手就要抓小土狗。
小土狗见神像不管用,呜呜的叫了两声就要跳开,却不想刚才吃的太胀了,跳了两下就跳不动了。 道童一把抓起小土狗,提在手里说道:“你这小胖贼,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说着抬起巴掌对着小土狗屁股上就打了两巴掌,小土狗立刻泪眼汪汪的趴在地上呜咽起来。 “好了好了,不要打了。”就在这时,大殿外走进来一个身影。 道童转身看去,连忙叫道:“少衍道长!” 少衍朝他们点点头,然后说道:“供品摆在哪,谁吃不是吃?你们祖师吃的,狗也吃的。” “可那是给祖师的供品,不是给狗的。”小道童说道。 少衍闻言一笑,忽然转头指着太衍神像说道:“看,那是什么?” 两个道童转身看去,只见太衍神像的手指间忽然闪过一道金光,随后一张符纸被金光托着落在了神像上面。 “祖师显灵了!!!”两个道童兴奋的喊了一声,快步冲上前去,拿起那张符纸一看。 然后,就看到他们嘴巴张的极大,满脸的呆滞。 因为那符纸上就写着三个大字:随它吃。 少衍将小土狗抱在怀里,轻轻的揉着它的屁股,笑道:“怎么样,挨打了吧,哈哈哈。” 小土狗目光疑惑的盯着少衍看了半天,又朝太衍神像看了半天,满眼都是迷惑不解的神色。 “这...这...”两个小道童拿着符纸看了半天,最后商量送到天师那里去。 镇守雒州善渊观的天师看过后,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于是决定把祖师显灵的符令送到大贤良师那里... “野熊山在北,...此地叫什么?”李青已经重新回到大营之中,随同她一起回来的还有林初尘请来的两位帮手。 不过这两位帮手,一个正在酒坛堆里醉生梦死。 而另一个,则是让玄恒找了一处清静地静修去了,只留下一句时机到了自会出手。 林初尘依旧坐镇香山城,而整个太平教、玄门之中有实力的修士,都已经被玄恒召集了过来。 此时两宗精英齐聚大营内,李青说话之时忽然问了一句。 玄恒闻言,道:“此地名为崤岭。” 李青点点头,继续说道:“崤岭以北七十里是野熊山,韶州以南七十里也是野熊山。” “你的意思是,三教选这里和我们决战,有问题?”玄恒看向李青问道。 李青坐了下来,说道:“有没有问题,全都是算计。” 张世清和董谒对视一眼,只见张世清起身说道:“大贤良师,不如我和董道友先去野熊山扎营,仔细探查一番。” “我看可以。”玄恒还未说话,一旁的孙致璇便点头说道。 玄恒不再犹豫,朝两人点点头,道:“那就由二位祭酒先去野熊山扎营,我等六日后便拔营前往。” “是。”张世清与董谒同时抱拳说道。 “慢。”孙致璇忽然叫了一声。 玄恒目光朝孙致璇看去,说道:“孙道友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孙致璇笑了笑,朝帐外叫道:“叶乘云。” 一名白衣鹤冠的年轻道士从帐外走了进来,拜道:“长老。” 孙致璇道:“叶乘云,你便随这两位祭酒一同先去野熊山打个头阵。” 叶乘云恭身应道:“弟子遵命。”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