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刀斩空无取天心

作者醉剑聆风 全文字数 3116字

玄恒愣在原地,但很快就回过神来,然后笑着说道:“原来是金阳宗的前辈,请进,里面说话。m.” 飞璇好奇的看着玄恒,问道:“你就这样待客的吗?” 玄恒又是一怔,“莫非前辈喜欢热闹吗?那好说,我让他们将那十面金鼓抬来,保证三十里内都能听见声响。” 飞璇摆了摆手,道:“我的意思是,你不应该把那斩仙葫芦拿出来迎接我吗?我东方天那么多地仙我被你用那斩仙葫芦请上榜去了,难道你看不起我么?” 玄恒十分客气地道:“让他们先去探探路,前辈再去的时候也舒服点。” 飞璇真人身上仙光一震,玄恒立刻脚步一顿,嘴里吐出一口殷红的血液。 “咦?你怎么吐血了?”飞璇真人关切的问道。 玄恒轻描淡写的将嘴角血迹拭去,说道:“最近火气大。” 飞璇真人笑道:“哦,年轻人不能太气盛啊,伤身。” 玄恒指着前面芦篷道:“前辈请里面坐。” “你也请。”飞璇真人率先走了进去,玄恒也随之而入。 “前辈,请上座。”玄恒指着芦篷上首位置说道。 飞璇真人摇摇头,“你是主我是客,岂能反客为主?” 玄恒笑道:“凡人之间若有争夺,便说‘有德者居之’。修行之人若发生争斗,那便是‘能者居之’。前辈驾临,于我来说当然是能者了,请上座。” 飞璇真人深深的看了玄恒一眼,然后慨然说道:“好,那我就上座一回,只希望真的如你所说,是‘能者居之’。” 飞璇真人落座之后,玄恒也在下方坐了下来,他调动体内法力,暗暗修复伤势。 飞璇真人坐在那里,看着玄恒说道:“久闻大真人手中有斩仙葫芦,极为厉害,不知是否有幸一观呢?” 玄恒面色一滞,随后举目望向飞璇真人,眼前忽然红芒一闪,一个赤红色的葫芦便已跃出灵台。 飞璇真人目光紧紧的盯着斩仙葫芦,许久之后才开口赞叹道:“好,好,果然是好宝贝!” 随即,飞璇真人伸出手朝玄恒示意道:“你且发动试试?让我看看威力如何?” 玄恒怪异地道,“前辈,你是说,对你试试?” “对。”飞璇真人端坐在上首,挺胸昂首地笑道。 “那...试试就试试,晚辈冒犯了。”玄恒说了一声,然后再也没有迟疑,对着斩仙葫芦说道:“请宝贝转身。” ‘咻’斩仙葫芦瓶口那一线毫光陡然飞起,瞬息间朝着飞璇真人盯去。 然而,令玄恒惊愕的是,那一线毫光竟然落到了虚处,并未盯住飞璇真人元神。 其后只见刀光一闪,斩仙飞刀顺着毫光斩了出去,却只斩了个空。 而飞璇真人依旧坐在那里,笑吟吟的看着他。 “这...”玄恒第一次碰到如此诡异的情况,他有些失神的盯着手里的斩仙葫芦。 好在玄恒并不是那么容易被吓到的人,他马上梳理情绪,排除杂念,对着飞璇真人笑道:“前辈果然神通广大,晚辈佩服。” 就在此时,芦篷外一个人影闯了进来。 玄恒转头看去,只见张芩抱着张小小走了进来,她看着里面的飞璇真人和玄恒,怔然道:“这个姐姐是谁?怎么没见过?” 玄恒脸色一变,大声吵张芩斥道:“谁让你进来的?一点礼数都不懂吗?这里留不下你了,滚,带上你的那些黄巾力士赶紧滚回太恒州陆去!” 张芩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玄恒劈头盖脸的给骂了一阵,立刻心里的火气也上来了。 “你今天吃硫磺了吗?莫名其妙!还有那些黄巾力士都是你带来的,关我什么事?你让我走我就走?我仇还没报呢,我偏不走。”张芩气冲冲的朝玄恒吼道。 “你!”玄恒双目一瞪,正要发怒,突然旁边响起一阵轻笑。 玄恒与张芩看去,只见飞璇真人坐在那里,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你笑啥啊?有啥好笑的?你爹纳妾了还是你娘改嫁了?”张芩原本就被玄恒莫名其妙的骂出一肚子无名之火,现在听到飞璇真人的笑声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劈头盖脸的就把在村子里学到的一些骂街的话对着飞璇真人喷了出去。
纵然以玄恒的修行,此时也忍不住一把捂住了额头。 “小姑娘,修行之人,要修好心性,不要跟个泼妇一样。你且去吧,我今天不是来把你们赶尽杀绝的。”飞璇真人风轻云淡的朝张芩挥手道。 张芩雪白的眉头一皱,然后抱着张小小干脆坐在了玄恒对面,“你们都叫我走?那我偏不走,你娘的,来求我啊!” 飞璇真人也不去理会张芩,而是起身走了下来,一双清目霎时盯在了玄恒身上。 一旁的张小小只看到玄恒身体微微一颤,随后在飞璇真人的右手掌上瞬间出现了一颗新鲜跳动的心脏。 玄恒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整个人呆若木偶。 飞璇真人眼睛好奇的盯着手中的那颗心脏看了看,然后摇头道:“也没什么稀奇的嘛。” 而张芩早已愣在原地,双手抱着张小小,满脸的不知所措。 飞璇真人左手又变出一张玉盘,将右手上的心脏放入玉盘里。 然后,她看着玄恒说道:“这斩仙葫芦,不是你的法宝吧?凭你的修为,连我根脚都看不清楚,纵然有斩仙葫芦,又能有什么用呢?” 说完,她将放有玄恒心脏的玉盘搁在玉案之上,转头朝张芩说道:“小姑娘,等会儿你把这心脏放在他的胸口上,他自然就会恢复了。只是不要太久哦,要是过了一个时辰,他恐怕就得提前上榜去了。” 说完,芦篷中突兀的吹起一阵清风,随后飞璇真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飞璇真人走后,张芩才猛然回过神来。 她连忙冲上前去,抓起玉盘里的心脏便按在玄恒的胸口。只见玄恒左胸处仙光一闪,那心脏缓缓沉入了其中,最后仙光敛去,外面再也看不出丝毫的痕迹。 “咳咳咳。”下一刻,玄恒猛地弯腰一阵咳嗽,右手按着胸口狠狠的砸了几下才理顺了体内的周天元气。 我们知道,修行之人的力量来自于天地,但更多的来自自身。不要以为成仙了,修行之人的肉身才是修炼的根基,是承载神通连接天地的基石、是衍生无边法力的本源。 人体便是一个宇宙,窍穴是星辰,经络是规则,血液是维持整个宇宙的元气,精气神就是这个宇宙的主宰。修行之道便是修己之道,归根结底还是要元神超脱与肉身成圣。才能不老不死,不朽不灭。 就算是仙人,身体任意一处有所缺失,那实力也会大打折扣。就算用法力重新凝聚残缺之体,也不如先天的那般完美了。 “刚才我叫你走,你怎么不走?”玄恒看着张芩说道。 张芩冷笑一声,说道:“连你都不是她的对手,她要是不想让我走,我能走得掉吗?” “你早听出我的意思,是在装傻!”玄恒坐在蒲团之上,目光淡淡的看着张芩说道。 张芩翻了一个白眼,抱着张小小走出芦篷去了。 只留下玄恒一人,坐在原地沉思。 “我没有杀他。”飞璇真人回道韶州城道宫之内,被长葛与扶邵问起时说道。 “师叔既然不惧那斩仙葫芦,为何不将他们斩尽杀绝?”扶邵真人十分不解的问道。 “你错了!”飞璇真人朗声道。 长葛真人与扶邵真人一怔,随后一齐的看向了飞璇真人,只听飞璇真人说道:“我并非是不怕斩仙葫芦,我只是不怕他玄恒而已。” “这...弟子不太明白。”长葛真人有些疑惑的说道。 飞璇真人耐心地讲解道:“我近观那斩仙葫芦,上面似有一缕气息,那一缕气息极其恐怖,就算是我也不是他的对手。恐怕那一缕气息就是这斩仙葫芦的主人所留,我所惧者,正是此人。” “那...玄恒便杀不得吗?”扶邵真人问道。 飞璇真人道:“谁说杀不得?杀是杀得。但要光明正大的杀了他,听着,你们稍后便去下战书与他。就约在十五日后,两家野熊山上决战。” 扶邵真人与长葛真人相互对视一眼,随后同时说道:“谨遵敕令。”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