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酒归我来命归天

作者醉剑聆风 全文字数 2647字

林初尘进了承宣殿内,首先便来到一处灵光氤氲的仙山秀水之处。m. 他沿着清澈溪流向前走着,不多时便走进一处清静山庄之中。 庄园内,只有茅屋七座,凉亭一座。其余入目可见的,全是一片碧透清澈的莲池。 林初尘眺目望去,只见在莲池之上,正有一名白衣道人,横卧在莲池水面上。 他左手执着瑶星夜光酒杯,右臂撑在水面,一腿蜷起,头枕青莲叶。 林初尘遥遥朝着那人一拜,然后脚踩莲池水面,清澈碧透的水面顿时泛起一圈涟漪。 他缓缓来到道人身后,轻声唤道:“晚辈拜见诗仙。” 李白轻笑一声,道:“你又来请我帮忙?” 林初尘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若是晚辈斗胆再请,前辈可否相助?” 李白笑道:“那你还能有什么回报我吗?” 林初尘说道:“王右军的兰亭集序,可以吗?” 李白问道:“你也知道王右军了?” 林初尘道:“晚辈后来曾去了解过。” 李白摇头道:“《兰亭序》当年我在皇宫里就看过了。” 林初尘又道:“张旭的草书呢?” 李白再次摇头,“张伯高的草书写了几篇,我都背得出来。” “那...颜真卿的《祭侄文稿》呢?”林初尘继续说道。 李白叹了口气,道:“不需你说,我初成仙时,便已经瞻仰过了。” 林初尘挠挠头,最后说道:“那...那...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如何?” 李白掐指一算,说道:“是幅名作,可惜我只爱诗和字。” 林初尘终于无计可施,道:“看来晚辈是请不了前辈了。” 李白哈哈一笑,起身说道:“其实也可以,只要你能拿到一样东西,别说请这一次,以后一百次、一万次都随你来请。” “哦?”林初尘眼睛一亮,“敢问前辈,是什么东西?” 李白看着林初尘,笑着道:“那就是...你那位太衍祖师亲手写的‘道’字。” 林初尘瞬间愣住,最后苦笑着摇摇头,道:“祖师如今已去天外,如何能寻得。” 李白洒然一笑,“拿不出来吧,哈哈哈,那你还是请回吧。” 林初尘还不死心,看着李白问道:“前辈,您那位高徒呢?许久不见,我想和她叙叙旧。” 李白看了林初尘一眼,用手指着他说道:“请不动我,就想拉我徒弟下水?” 林初尘连忙摆手,“晚辈就是想和她叙叙旧,前辈千万别误会。” 李白瞥了林初尘一眼,抬手一指,“自从她前些日子和我上次从你那里带回来的猴儿酒,就老是去山里翻猴子窝,你自己去山里找吧。” 林初尘连忙朝李白拜了拜,“多谢前辈,晚辈告退。” “嗯。”李白点点头,然后又卧了下来。 林初尘出了山庄,在四方群山里飞了一个时辰,终于在一处山坳中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说是熟悉,其实也就见过两三次。 第一次是在神荒世界,众人夺宝的时候,她出手与秦雨、凌天等人一起要杀自己,结果和凌天一起被承宣殿吸了进去。后来凌天死在承宣殿内,她却阴差阳错的成了李白的弟子。 第二次是林初尘来请李白时见的面,那时的花意涵已经没有了神荒世界时的狂傲,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但绝不是变得儒雅随和,文质彬彬。
第三次还是请李白时见得,那时她正在莲池里喝酒学诗,还被李白打了手心。 林初尘落下云头,远远地喊道:“花道友留步,花道友留步。” 前面的花意涵停下了脚步,玄恒飞上前来,一看花意涵,顿时发现她比以前更加的随意了。 在神荒世界时,她就像是一个雍容华贵的仙子,气质冷傲绝尘。 但是自从被李白收为徒弟后,整个人再也不复从前的雍容冷傲,转而变得怪异起来。 如果要林初尘形容的话,就是有些...癫。 此时的花意涵头发散乱,雪白的双脚**在外,身上穿着一套素白色的轻纱道袍,腰间只有一条玉带,除此之外身上再也没有任何佩饰, 但林初尘能感觉到,花意涵的修为却比以前更加强大恐怖,其气势犹在玄恒之上。 花意涵一双凤目盯着林初尘,催促道:“你有什么事吗?快点说,我在找猴儿窝。” 林初尘好奇的问道:“找猴儿窝做什么?” 花意涵吞了吞口水,“猴儿窝里不是有猴儿酒么。” 林初尘笑道:“哦,原来是要喝酒啊。不瞒花道友,我这里有一个忙,正要请花道友帮一帮。如果花道友肯帮忙,自然有喝不完的酒...” 花意涵摆了摆手,说道:“不稀奇你那酒,我只要喝猴儿酒,你说完了?说完了就走吧。” 林初尘微微一笑,“花道友,你这漫山遍野的翻猴子窝,什么时候才能找到猴儿酒啊?” 花意涵淡淡地道:“不管什么时候,能找到就行!” 说到这里,花意涵突然一怔,目光紧紧的盯着林初尘道:“你能找到?” 林初尘笑道:“花道友,你知道李白前辈带回来的猴儿酒是哪来的吗?” 花意涵猛然一怔,随后激动地说道:“是你给师父的?” 林初尘道:“不错。” 一阵清风瞬间吹动了林初尘的衣襟,林初尘只觉眼前一花,随后身体便剧烈晃动起来。 “快给我,我要喝!”花意涵抓着林初尘的肩膀大声喊道。 林初尘连忙取出一个葫芦来,递给了花意涵。 花意涵接过葫芦,打开塞子闻了闻,顿时一脸迷醉。“就是这个味道...好香啊...” 说完,迫不及待的灌了一口,不经意间有一小汩酒液从她的嘴角溢了出来。 花意涵连忙伸出鲜红粉嫩的舌头,将那一小汩酒液舔回了嘴里。 然后她一脸陶醉地道:“但得琼浆酿一壶,酒归我来命归天。” 林初尘看了,失笑道:“花道友,你若肯帮这个忙,别说这一小葫芦,一大坛都有!” “真的?”花意涵一脸惊愕地问道。 “当然!”玄恒说道。 花意涵盖上酒塞,将那个装着猴儿酒的葫芦挂在腰间,然后上前攀着林初尘的肩膀说道:“林...道友是吧,先前我脑袋不清醒,得罪了。” “没事没事。”林初尘笑道。 花意涵点头道:“嗯,那我们快走吧,有这猴儿酒在。别说帮忙,泼命都行,当然,得先让我把酒喝个够再去泼命。” “不急,花道友,我还要再去请一些别的道友,这个忙需要很多人。你先回去和李白前辈说一声,稍后我来接你。”林初尘笑着说道。 花意涵纤手一拍额头,“对,对,是要和师父说一声的。那你快去快回啊,我怕这一葫芦不够喝。” 林初尘笑意满满,稽首道:“好,劳花道友稍候,我快去快回。”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