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除问无对苦哀怜

作者醉剑聆风 全文字数 2612字

林初尘终于反应了过来,激动地喊道:“上仙!仙人!您是仙人是不是?” 太衍看着林初尘,缓缓道:“你想修行?” 林初尘更加激动,连连点头,“想,我想修仙,求上仙收我为徒。m.” 太衍眼神深邃的看着林初尘,道:“回答我一个问题。” 林初尘恭敬地道:“上仙请讲。” “为什么想修仙。”太衍问道。 林初尘一呆,然后愣愣地道:“为什么修仙?”随即,林初尘诚挚地答道:“不为什么,我只想和小雨在一起。” 太衍的语气淡漠,“只是为了那个女人?” 林初尘答道:“上仙,我只想和小雨在一起,但她进入了仙门,我资质太差,进不去。求您收我为徒,我愿意做任何事,只要您教我修炼之术。” 太衍漠然道:“三千大道,百万旁门,穷究至道,达追天理。神通法力,长生久视。移山填海,崩洲碎陆。横渡宙空,扭转苍穹。诸般种种,你却只看到了那个女人吗?” 林初尘呐呐不能言。 太衍扫了他一眼,道:“我会再给你一次答题的机会,等你想好了再回答我吧。” “上仙!”林初尘惊叫一声,却见太衍转身踏出,伟岸的身影顿时消散于无踪。 一条银丝缓缓飘落,柔软的搭在了林初尘的肩膀上。 林初尘捧着银丝,喃喃道:“这条银丝难道就是沟通上仙的法器吗?” “可是上仙为什么不许我和小雨在一起呢?” 林初尘茫然的眼神逐渐开始变得坚定,他看着手中的银丝,道:“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坚持下去,直到上仙收下我为止。” 林初尘偶遇仙缘,顿时振奋了精神。他穿好衣裳,来到井边,打了一桶井水便开始洗漱。 虽然才十二岁,但林初尘的头发已经有二尺多长,加上他在屋子里颓废了七八天,恐怕已经长了虱子,先前还不觉得,此刻只觉痒得很。 林初尘解开束发的长巾,放下一头长发开始洗头。 洗漱过后,只觉得神清气爽,这几天的颓废和晦气一扫而空。林初尘坐在院子中央,顶着太阳晒着湿漉漉的头发。 头发干了,林初尘又挽了起来,束发可是很重要的事情,只是一看先前束发的长巾,已经破破烂烂的了。灵光一闪,林初尘跑进屋内,转眼手里已经多了一条纤细的银丝。 “哈哈,正好原来的长巾破了,就用你吧。”林初尘扯了扯银丝,发现银丝虽然纤细,但是极其坚硬,他使尽全力也扯不断,正是用来束发的好帮手。 将长发挽好,银丝一系,整个人看上去顿时显得神采奕奕。 林初尘将锅里的热饭抬出来,一边吃一边想起了这几天爹娘对自己的关怀,顿时觉得自己真是个不孝子。 想到这里,林初尘加快了吃饭的速度。吃完后把碗筷洗干净,然后在院子里扛起锄头,带上清水就朝自己地里跑去。 林初尘到了田间,看到父亲一个人弯着腰在挖地,他也连忙跳进去一起挖地。林城回头怔怔的看着儿子,脸上倏然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爹,给,喝水。”林初尘将水囊递给林城。 “哎,好咧。”林城接过水囊,咧嘴笑了笑,然后就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喝完后,父子两人就开始闷着头挖地。 傍晚,林初尘的母亲回家看到了这一幕,眼眶顿时就红了。 “儿子,去帮帮你娘。”林城转头道。
林初尘扛着锄头,来到母亲身边,从她身上取下背篓,只觉得背篓很沉。林初尘往里面一看,只见背篓底部放着一些野菜、野果,上面堆着一些枯柴和猪草。 林初尘背起背篓,健步如飞的就朝家里跑去。 晚上吃过晚饭,在睡觉前。林初尘将银丝取下放在桌上,然后对着银丝拜了三拜,口中不断的喃喃自语,说完又是三拜,这才上床睡觉。 就这样,林初尘白天和父母一起下地干活,晚上回家就拜那银丝,从不停歇间断。 一晃眼,三年过去了,林初尘也十五岁了,秦雨也加入灵泉宗三年了。这三年来灵泉宗同样每年都在清溪镇招收弟子,但除了秦雨以后,清溪镇再也没有人能拜入灵泉宗了。 林初尘拜银丝拜了三年,太衍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天早上,林初尘早早的起来了,突然,他发现清溪镇东方的天空有些异样,仔细一看,发现清溪镇东边的天空似乎格外的红,就像血一样的红。 林初尘起初没有在意,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但整个清溪镇今天却不太安宁,先是家禽叫个不停,家畜也烦躁不安,最后弄得人心不宁。 林初尘一家吃过早饭,正准备下地干活,突然四面八方涌来一阵浓雾,将整个清溪镇都罩了进去。 这雾有多浓?伸手不见五指.... 但是这浓雾持续不到两个时辰便散了,天边的红光也消失了,除了给镇子里留下了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以外,什么也没有发生。 三天后,已成为镇上大户人家的秦家传来消息,秦雨小姐从仙门回来探亲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林初尘激动的一晚上没睡觉,他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早饭都没吃就飞奔向秦家。 虽然自从秦雨拜入灵泉宗后两家就没什么往来了,但是关系毕竟还在。所以林初尘很容易就进了秦家,然后跑向秦雨居住的院落。 但是还没等他进去,只见院落里便有一男一女并排走了出来。男的锦衣玉冠,丰神俊朗。女的羽衣飘飘,娇柔美丽。 男的林初尘不认识,但是女的不是秦雨又是谁? 两人手挽着手,一脸的柔情蜜意。秦雨的脸上带着丝丝红润与娇羞,看着两人一大早的从院落里手挽着手走出来,林初尘再老实也知道两人昨晚或者之前做了什么,又是什么关系了。 林初尘脸色苍白,整个人就如同丢失了魂魄一般。 “尘...林初尘?”秦雨这时也看到了林初尘,在短暂的愣神和不自然后,很快的调整了过来,并且拉着身旁锦衣男子的手道:“林初尘,好久不见呀,给你介绍一下,他叫凌天。” 锦衣男子看着林初尘的模样,脸上露出一缕邪魅的笑容,“你就是雨儿当初念念不忘的林初尘吧?我叫凌天,现在是雨儿的夫君。” “天哥!”秦雨脸色顿时通红,一脸娇羞的靠在凌天的怀里。 林初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秦家的,也不知道秦雨的父亲对自己说了什么,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秦雨和凌天亲昵恩爱的画面。 他好像隐隐约约的听到他们说,秦雨因为资质极高,已经被灵泉宗的掌门收为亲传弟子,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凌天也是灵泉宗十大弟子之首,比秦雨还晚加入灵泉宗,是在两年内异军突起,锋芒毕露的。 两人就这样走在了一起,毕竟,林初尘这样的人已经配不上秦雨的身份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