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来客争利妄称仙

作者醉剑聆风 全文字数 2899字

“初尘哥哥回来了。m.” “初尘哥哥从山里回来了。” 林初尘还没有进村,一群正在村口练拳的孩子就叫了起来。 虽然过了半年,但浮山村并没有多大变化,只是村外多了一个空地,空地上摆满了练武用的木桩、木制兵器以及一些木人。 林初尘气质变化了许多,样貌并没有多大变化,所以一回来马上就被认了出来。 林初尘看着争相往村里跑着去‘报喜’的小孩子们,笑了笑正准备往村里走,却发现一个翠绿的小身影在村口的牌楼下晃悠。 林初尘轻手轻脚的走到小身影的后面,发现小家伙左手拿着糖葫芦有一下没一下的舔着,右手抱着娃娃,娃娃的眼睛盯着她,她也用自己大大的眼睛看着娃娃。 两个小家伙就这么互相盯着,场面看上去十分滑稽。 “芩儿,做什么呢?”林初尘突然开口问道。 张芩‘啊呀’一声,转过头来,看着林初尘,呆了呆,道:“初尘哥哥你回来啦,仙人老爷爷呢?” 林初尘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仙人老爷爷肯定在山上啊。” “哦哦。”张芩一下一下的舔着糖葫芦,“我可不可以也去见见仙人老爷爷呢,我每天都能看到那座山上有好漂亮的光哦。” 张芩指着远处说道,林初尘顺着张芩所指的方位看去,发现正是祖师所在的那座山。 林初尘似乎想起,在祖师讲道时,周边似乎有霞光笼罩,七色氤氲。林初尘以为那只有自己看到,没想到小张芩也看到了。 “你每天都有看到吗?”林初尘蹲下来问道。 张芩将张小小抱在胸前,道:“是小小看到的,小小能看到的我就能看到,小小能听到的我就能听到,嘻嘻。” 林初尘看着张芩怀里的娃娃,现在她已经颇具灵气,一双眼睛水灵灵的,灵动无比。林初尘现在当然知道,这不是什么娃娃,这是太衍用树枝点化的‘伴生灵童’。 而现在的张芩已经和伴生灵童有了‘灵犀’,能做到心意相通,伴生灵童天生灵体,二者一旦达到‘心有灵犀’,那么二者悟性、修行、法力完全共享,一人修炼就是两人修炼的效果,一人顿悟就是两人顿悟,一人出手就相当于两人同时出手,那两人同时出手,就相当于四人同时出手,而且一人死去,只要另一人不死,那么死去的就会重新凝聚灵体。可以说伴生灵童绝对是极其厉害的一门天缘或者说神通,三千世界里,天生出生就带有伴生灵童的生灵,亿万兆里也不见得有一个。 谁能知道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如此稀少的神通竟然就让太衍点化了一个。 林初尘对自己的师门‘玄门’更加好奇了,在《太清九章天道清经》里可是说的很清楚,伴生灵童属于‘天缘’,天缘是什么?就是老天爷给你的机缘,对于祖师这种随随便便就散发天缘的实力,真的是又敬又佩。 “尘儿。”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林初尘回身一看,只见父母站在村口,父亲一脸欣慰的看着自己,母亲眼中泛着泪花。 “父亲,母亲。”林初尘走向父母,笑着叫道。 李氏一把抱住林初尘,“尘儿,你这一走就是半年,可担心死为娘了。” “好,很好,长大了许多。”林城看着林初尘现在的气质,与以前大不相同,真是满眼的欣喜。 “孩子,你回来啦。”村老们大步走来,林初尘放眼看去,只见村老们步伐矫健,身体状态比他上山之前要好很多了,而且看他们的气息,很明显都是修炼了《坐忘心经》的。 “初尘见过各位村老。”林初尘稽首道。 “初尘你这是什么礼仪?”村老们看着林初尘右手掐着剑指放在胸前正中,微微弯腰朝着众人行了一礼,有些奇怪的问道。 林初尘笑道:“这是师门的礼仪,名叫‘小稽首’。”
“那大稽首呢?”一位村老好奇的问道。 “大稽首就要三拜九叩啦。”林初尘回道。 “哈哈,我们这些老骨头恐怕还受不起这孩子的大稽首,走走,小初尘回来了,就一起去祠堂议事吧。”年纪最大的村老抚须笑道。 “议事?”林初尘有些疑惑,“村子里有什么事吗?” 村老们目光都看向了那名年纪最大的村老,他叫张清正,是整个浮山村里辈分最大的老人,‘清’字辈的。 张清正一脸无奈,道:“先去祠堂再说吧。” “好。”林初尘点头道,然后一群人便转身朝村内走去,李氏特意从一旁抱起了准备开溜的小张芩。 “你们大人谈事情,为什么老是要带着我。”小张芩在李氏怀里不满地说道。 “还不是怕你惹事。”村老张清正一直是自己心头肉的小孙女说道。 “怎么,小芩很调皮吗?”林初尘问道。 “不是调皮,是村里的小孩子老想抢她的小小,她又不和大家一起玩。”李氏笑着说道。 张芩气鼓鼓地道:“我的小小凭什么给他们玩!再说小小又不喜欢他们!” 林初尘看了眼张芩,道:“抢?那些孩子没吃亏吧?” “咦?”林城看了一眼林初尘,“你知道?那些小孩子还真抢不过小张芩,说起来这个娃娃真神奇,能让人产生幻觉,有一次小张芩的父亲想要打小张芩,都被这个娃娃产生的幻觉给弄到猪圈里去了,搞了一身的猪粪。你说,这样谁还敢惹她?” “那是他活该,谁让他想打小芩儿!”张清正毫不同情自己的儿子。 “但是,这还不是什么大麻烦啊,上次,小芩儿就惹到大麻烦了。” “什么麻烦?”林初尘皱眉道。 “是那些修行之人...唉...”张清正愁眉苦脸地说道。 原来,浮山村山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了好多的修行人士,他们来自各门各派。不知道因为什么事聚集到了浮山村附近,有的在浮山村山中驻扎。有的在山下驻扎,有的甚至住在了村子里。虽然他们不经常露面,但是总是支配村民们帮他们打探一些消息。 而且也经常会有一些修行人来到村子里问一些奇怪的事情,有一次从县城来的一群修行人,其中一名衣着华丽的女子就看中了小张芩,说是要收张芩为徒,而且据说这个女子还是一个名叫‘千心门’的大师姐。 本来这是一件大好事,可是谁知道小张芩不愿拜她为师,还说她是想要自己的‘小小’。 这下那个大师姐被揭穿目的,一怒之下想要强取,但是一个和这位大师姐是对头的女修士出手,挡下了大师姐,那大师姐含恨退去,但谁都知道,她不会放弃的。 而那个出手的女修士,也不是善与之辈,她直接就住在村中,一边强令村民帮她打探什么‘宝物’的消息,一边也盯着小张芩手中的娃娃。 “也就是说,那个女修士,现在在我们村里?”林初尘问道。 张清正点头苦笑道:“就住在我家,所以小芩儿说什么也不肯回去。” “哦。”林初尘应了一声,然后起身便走。 “尘儿,你去哪?”林城叫道。 林初尘道:“我去找她聊聊。” “且慢,她们可都是仙人。”张清正虽然感动林初尘的举动,但是他不认为凡人可以和仙人抗衡。 林初尘转身笑道:“大家放心,他们可称不上仙人,我这半年可不是白跟着祖师修行的。” 说完,林初尘便走出了祠堂。 “走,去看看。”张清正看着林初尘的背影,还是不放心,马上叫上众人,万一到时候有什么意外,也好周旋一下。 村老们马上跟了上去,心情都很沉重,浮山村,近来多事啊。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