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三年后,四张狂

超神学院之我为漫威代言 9 作者永远是新手 全文字数 2775字

…… 冯宝宝的一句,老四说的,杀人灭口,成功的让徐翔和徐三将注意力放到徐四身上。 几分钟后,给了徐四一顿来自父亲的爱以后,徐翔总算坐回到椅子上。 “老三,明天我和赵总联系,你就在华北帮我照顾阿无,至于老四,你给我过去华东,别回来了。 要是让我知道你教坏阿无,老子抽死你。” 本来还是慢条斯理说话的徐老爷,在说到徐四的时候,已经彻底咆哮起来。 阿无单纯,徐翔一直都知道,徐四混蛋徐翔更是一清二楚。 他知道,徐四说的杀人灭口是在开玩笑,可是单纯的冯宝宝不知道啊! 看着沙发上安静窝着的冯宝宝,徐翔有点头疼,这也就是那个修德道长没当真,不然他们这一家就要和阿无一起跑路了。 他们是牛逼,可是人家天师府也不是软柿子好吧! 要是张政真的被冯宝宝砍死,事情就大条了。 “老三,一会你给阿无买个眼镜,那个修德道长说的对,如果有心人留意的话,阿无眼中确实没有炼气者该有的精光。” 对着自己儿子嘱咐一句,这才重新看向冯宝宝,“阿无,那个修德道长的实力怎么样,你有把握吗?” 这里的所有人,要说对于的感知,冯宝宝是最高的。 “那个龙虎山的娃子,多给我点时间,搞得定。 短时间内不行,他的金光太硬喽。” 冯宝宝考虑一会,这才得到这么一个答案。 张政实力再厉害,金光咒威力再强,只要先天一跟不上,他就赢不了那些老一辈的高手。 当然了,老一辈是指十老那个级别的,或者是冯宝宝这种另类变态高手。 要是换做一般人,哪怕先天一比张政多,顶不住张政的狂轰乱炸,也是掰扯。 再说张政,离开哪都通公司,去南不开里逛了一圈,熟悉一下校园环境,这才回到自己新买的房子里。 今天冯宝宝偷袭他,倒是没有让他生气,毕竟看过剧情,知道冯宝宝的经历,估计任何心胸宽广一点的人,都不会和她计较。 去浴室洗个澡,对着镜子,看着自己是不是闪过精光的眼睛,张政有点郁闷。 他什么时候,才能像冯宝宝一样,做到神莹内敛,返璞归真啊! 在这个世界里,那可不是简单的一种境界,同样也是功力深厚的象征。 擦干身体,随便对付一口午饭,张政直接返回练功房,开始修炼。 他虽然天赋不错,不过也仅仅是不错而已,真正年纪轻轻,就让他有这种实力,而且还能瞒过所有人那么多年,是因为张政的感知力。 用这个世界里的话,就是先天异能,他不但能够轻松感受到周围人的,就连别人使用招式时,体内的运转,他也能够感觉到。 比如和陆老爷切磋的时候,陆老爷在使用逆生三重的时候,运的筋脉,运的频率,他就都感知到了。 不过这种异能虽然厉害,可是张政对谁都没有说,因为他不是真的小孩子,再他第一次感受到荣山筋脉里的运转时,他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先天异能不能见光。 因为一旦别人知道他这个异能,为了保住自己门派秘技,一定会对他出手。 练功房里,张政回忆着陆老爷在虚空中画符时先天一的运转和频率,手指在空中比划着,只是一会时间,一道蓝色的符咒就在虚空中凝结完成。 “五鬼搬运符”成功,不过张政没有感到开心。 废话,五鬼能做到的攻击,他用金光咒同样可以轻松做到,有什么好高兴的。 果然自己想的没错,还是专精金光咒,在找点适合近战的功法,比如太极拳,八极拳,八卦掌之类的近战功夫,这才是自己应该选择的道路。
至于逆生三重,通天符里的五鬼搬运符,见鬼去吧!逆生三重是三一门的绝技,哪怕陆老爷自己同意,他这个龙虎山的弟子也不会练。 至于通天符,呵呵!!!有画符的功夫,他的金光咒已经可以对着敌人淌几个来回了。 回忆着金光咒的运口诀,张政正式开始了修炼之旅。 时间这个玩意,有时候真的很不值钱,再张政忙着修炼和读书的这段时间,已经不知不觉过去三年。 这三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某个叫张处男的同学出现在南不开大学,比如十老吕家的吕良杀害了自己妹妹加入全性。 比如某次机缘巧合之下,张政见到了未来的师婶,并且还锤了对方一顿。 再比如,他去武当山拜访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叫做王也的小道士。 粼粼总总,发生了好多事情。 一片烂尾楼里,两道人影不停的穿梭其中,时不时两人交手两招,发出啪啪的碰撞声。 “轰!!!” 一面墙上被打出一个大洞,一个带着眼镜的斯文男子被从洞中打出来。 “阁下已经追了我一星期,难道还没完了?” 斯文男子虽然衣装得体,鼻梁上带着眼镜,不过谁要是把他当好人,那就错了。 “哈哈!沈冲,你不就是故意把我引过来的吗?” 张政说着,对着周围一抱拳,面色很平静。 “出来吧!全性四张狂的其他三位,雷烟炮高宁,穿肠毒窦梅,还有刮胡刀夏禾。” 张政停下身子,笑呵呵的对着周围叫到。 现在的张政并不是以本来面目示人,而是脸上扣了一张面具。 前几天,他在家里好好的,居然被沈冲的客户给袭击了。 这还有好?人当场被张政拍趴下,脸上扣上一张面具他就开始追查沈冲的下落。 找到之后,就是一路追杀到现在。 沈冲也是倒霉,找个客户和白痴一样,也不调查清楚就敢随便动手。 被张政追杀这几天,他甚至都没看到张政的本来面貌,感觉憋屈的要死。 “永觉师傅,咱能别玩吗?你这老是动我筋脉,挺难受的。” 转身看了一眼包围自己的几人,最后将目光放到肥头大耳的和尚身上。 “哈哈!施主果然厉害,居然在我的劳情阵里平安无事,修为着实不低啊!” 永觉虽然是在笑,不过胖嘟嘟的大脸上已经有冷汗开始往下流了。 异人界什么时候出现这么一个怪物,意志居然这么坚定。 劳情阵里,别人的筋脉就像铁丝一样,可以被他随意摆弄,弯折。 可是张政的筋脉却像是钢筋一样,虽然能够掰动,却很费力,最主要的是,还有一种冰冷刺骨的感觉。 “唉,真是的,本来只想找沈冲麻烦,谁让他的客户没事敢去袭击我,没想到,你们全性四张狂全都来了,看样子需要好好活动一下了。” 虽然被敌人包围,张政却没有一丁点紧张的意思,反而开始扭动脖子,发出咔咔的脆响。 “天地玄宗,万本根。 广修万劫,证吾神通。 三界内外,惟道独尊。 体有金光,覆映吾身。。。” “修德,居然是你?” 夏禾看到熟悉的金光,又联想到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某人,顿时脸色变的不是太好。 “大家小心,修德是龙虎山第三代弟子里的第一人,实力很强。 不,非常强。” (求推荐,收藏,订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