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8章 茂云到底谁来掌舵(二)

侯卫东官场笔记 1218.2 作者小桥老树 全文字数 4648字

作者:是否jnhyt,感谢先生! 话说省委常委会议题确定以后,尽管从省委办公厅的角度,侯卫东提出了严厉的保密要求,可是要调整茂云班子的消息,还是顽强的飞了出去。 其实一个时期以来,随着侯卫东离开茂云,关于茂云班子的调整,早已是高层官场的热门话题。 本来,茂云是个默默无闻的贫穷地区,过去,省委向茂云派干部,别说平级调整,就是提拔过去,干部都是一肚子意见。 确实,这个在一般人眼里属于“穷山恶水出刁民”的地方,过来干上一届,不管怎么努力,照样排名全省倒数,最后,书记市长能进岭西平级安排,就是烧高香了,否则,只能在茂云混个人大主任、政协主席,没有油水不说,还得忍受老婆孩子的冷言冷语。 这段时间,包括侯卫东自己,出去应酬时,也有无数人向他打听了他无数遍关于茂云调整的事,除了回答不知道,他只有咧嘴苦笑。 在酒桌上,对于这样敏感的事,侯卫东一般是听之,而不打听;记之,而不传播;观之,而不近观。 在许多人眼里,像他这样的省委秘书长,即使不是常委,但是一定对人事安排一清二楚。其实,侯卫东比外面的人知道得更少。 作为领导干部,一方面,朱建国不说,他不能主动问;另一方面,他听不到民间组织部的消息,也不能去打听,更不能直接去问。 所以有时别人问到时,不是他不想回答,而是实在无话可答。但是怪就怪在他越不回答,人家就越以为他清楚,只是出于领导干部的保密原则,不愿意随便回答。 所以,这个时候,除了苦笑,侯卫东实在是没有更好的应对办法。 对于茂云而言,严格来说,打破局面的不是救火队员祝焱,而是茂云自己。 由于长期的贫困,茂云干部无论是外来的,还是本地的,久而久之,养成了“干一任捞一笔,不捞白不捞”的想法,这种局面终于导致了茂云整个班子的大地震。 这才有了后来祝焱的大力发展经济,侯卫东的打黑除恶,经济上来了,局势稳定了,特别是祝焱一步上位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侯卫东又轻而易举地拿下省委秘书长要职,如今的茂云,实在是岭西一个人人向往、炙手可热的要地。 也正是因为如此,随着侯卫东的离开,再加上资历很浅的朱小勇临时主持,茂云成了省直厅局长和各地市干部争抢的金饭碗。 就是茂云班子自身,也有若干人想法颇多,包括市委副书记杜正东,包括常务副市长李云,也包括一个特殊的人物,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俊。 屈指算来,李俊到茂云也已经有接近一年半了。 一年多的时间,李俊的神秘任务并没有明显的进展,除了给偶尔给侯卫东出出难题,别说线索,连笔记本的影子也没见到。 这期间,郑少良多次找她,苦口婆心加上威逼利诱,也没有什么效果。 李俊当然清楚,她今天拥有的一切,得来看似容易,实则如走钢丝一般。 单单这个郑少良也就罢了,此人虽然阴冷黑暗,却心胸狭窄,脾气暴躁,成不了大事,大不了,把自己给他一次,让他真正尝一次甜头,谅他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 真正可怕的,还是郑少良身后那个大佬,不仅一句话可以决定她的前程,就连生死大权,也牢牢抓在手里,那才是唯一让她恐怖的事。 可是,上山容易下山难,人的本性就是这样,对干部来讲,能上不能下,能进不能退,这是谁也越不过去的一道坎。对于李俊这样的女人而言,一旦上到如今的副厅位置,再想让她轻易放下,怕是比登天还难。 到了茂云以后,她上窜下跳,也围绕所谓的秘密任务做了不少工作,包括有重点地到基层调研,有意启用王兵等公安出身的人员,也注意培植王齐等一批公安系统的所谓亲信,还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打压侯卫东身边的人。 可是,这一切做下来,那个让她日思夜想的笔记本,仍然像茫茫大海的一粒水珠一般,在眼前晃来晃去,却又无从下手去抓住它。 另一方面,随着在茂云和侯卫东的接触日深,她也在逐渐改变对这个所谓眼中钉市委书记的看法。 凭心而论,这个家伙除了偶尔霸道一点,严厉一点,平时不贪不沾不乱来,一心一意抓发展,还真是无从下手,她有时候甚至都想:“如果侯卫东不是笔记本的关键人物,还真值得结交,至少,他能做成事。” 心态决定细节,细节决定成败。李俊心态上的细微变化,注定了她以后的行动不可避免地偏离既定的航向。 侯卫东一夜之间离开茂云,更加扭曲了李俊的心态,她抽个机会,跑来找郑少良:“怎么回事?你上次没让他到岭西市,不是说让他在茂云再干一年吗?怎么突然又成省委常委了?” 郑少良没有办法,只得安慰她:“李俊,你不要激动。谁也没想到郑玉楼这个老家伙突然病倒啊,再说了,这家伙还没解决常委,只是平级交流,我也不好再阻拦。” 李俊并不买郑少良的账:“你骗三岁孩子啊!哪个省委秘书长不解决常委?我上次就说了,你们那点破事我不管了,也管不了!” 郑少良阴下脸来:“小俊,我不允许你这样!难道要老大亲自给你做工作?” 提到老大,李俊瞬间软了下来,道:“不是我不管,而是这侯卫东离开了茂云,我怎么管?” 郑少良的口气也委婉了些:“虽然侯卫东是关键人物,但是事情的起点毕竟在茂云,现在他离开了,不是更方便你调查吗?还有,你说那个公安局长王齐可以信任,此人到底如何?” 李俊道:“王齐应该可以信任,至少,他来茂云这个时期,我没有见到他和侯卫东搅在一起,好像侯卫东也不怎么器重他。” 郑少良又提醒道:“我们的事情关系到老大的声誉,任何的马虎都有可能引来致命的后果,那是要掉脑袋的,对这个王齐,你还要考察,如果真信得过,可以适当给他透露一点信息,但是不要什么都告诉他。” 又过了一段时间,官场上关于茂云班子调整的消息传得越来越盛,加上省委书记过来调研,私下里,干部之间的传言更是五花八门。有的说朱小勇要上位书记,有的说根本不可能,更有的说,朱小勇也要调走,等等等等。
在茂云班子里,李俊任职虽然不算长,可是算来算去,他竟然也算排名比较靠前了。如果真的连朱小勇也调走,杜正东再解决个人大政协什么的,真正排在李俊前面的,就只有常务副市长李云和一直默默无闻的宣传部长了。 至于组织部长张宏,纪委书记周林,秘书长杨柳,都排在李俊的后面。这样算下来,李俊再进一步,做个市委副书记,也不是没有可能。 李俊被这种可能性冲刷着头脑,再次来找郑少良:“老郑,听说茂云班子要动?” 郑少良莫名其妙地看着李俊:“茂云班子当然要动,市委书记位置不可能总空着。不过,这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 李俊兴奋起来,道:“我想再靠前排排。” 郑少良从来就没有想过会排上李俊,看着她的样子,他有些哭笑不得:“茂云班子调整,主要是调整两个一把手,甚至只调整一个,怎么可能会牵涉到你?” 李俊官场经验少得可怜,只是顺着女人的性子道:“怎么不可能?外面都传说朱小勇要调走,杜正东年龄又大了,班子里大部分排名都在我后面,怎么就不能轮到我?” 郑少良虽然不清楚朱建国葫芦里到底装的什么药,但是他毕竟是省委副书记,官场也算老油条了,知道这是李俊自己一厢情愿,胡思乱想,便进一步劝慰道:“第一,朱小勇哪里也去不了,第二,茂云班子不可能大动,第三,你在茂云的主要任务不是这些,我希望你不要忘记了。” 李俊不依不饶:“那万一要排到我呢?你不提前做工作,怎么知道我动不了?再说了,我在茂云为你卖命,我的前途就不是前途?难道要我在茂云那破地方待一辈子?” 郑少良只好胡乱安慰她:“小俊,你放心,办好了老大交代的任务,升官、回城,那还不是手到擒来?何必在这个时候动这份心思?” 李俊今天是有备而来,她特意化了妆,临上楼以前,还洒了香水,一进屋,就惹得郑少良眼神在她身上乱转。本来,二人分别坐在两个沙发上,听到郑少良始终不肯答应,李俊一咬牙,起身坐到了郑少良身旁,什么也没说,眼睛直勾勾地瞪着郑少良看起来。 郑少良只觉得一阵香气扑来,全身上下透着冲动,恨不得一下把这个妩媚的女人彻底扒光。 李俊又将身体向郑少良靠了靠,小声道:“如果我能做到离开茂云也不影响完成任务,那会怎么样呢?” 郑少良的理智在一点点消褪,他拉起李俊的一只手,道:“当然,如果不影响任务,其它的事都好商量,可是如果班子调整的人员少,轮不到你,我也不好硬给省委提出来啊。” 李俊终于托出了实底,对着郑少良一个媚笑:“你当我是傻瓜啊,中织部有文件,不少省直部门要安排女性成员,茂云现在有我和杨柳两人,以这样的理由调开一个,不是名正言顺吗?谁又会阻拦?” 郑少良看过侯卫东送来的文件,对相关的规定还有印象,他将另一只手也放了过去,双手拍了拍李俊的小手,道:“哦,我倒忘了这事,你还别说,这还真是个办法。不过,茂云那边怎么办?” 李俊将嘴巴趴到郑少良耳机边,惹得郑少良下边一阵抽搐,险些走火。只听李俊道:“上次回去以后,我单独给王齐聊了,又找了几个事,考察了考察,王齐已经明确表了态,坚决服从我的指示,我给他的条件是,事成之后,推荐他进常委。哼,拿到了笔记本,谁还懒得管他?” 郑少良嘿嘿笑着,一只手抽出来,顺势伸进了李俊的胸口,一阵揉搓。李俊知道今天不可能全身而退了,防线一松,也浪声道:“别在这里,带我出去找个地方。” 郑少良如领了圣旨一般,连连点头,心里乐开了花。 侯卫东办公室里,随着一声“请进”,常委秘书杜思琦夹着大大的记录本,走了进来。 杜思琦脸上很平静:“侯秘书长,这是今天的会议记录,请您签字。” 侯卫东刚刚接过来,杜思琦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她愣了一下,还是接了,声音很轻柔:“有急事吗?我在忙。” 也没有听到对方说什么,杜思琦有些着急:“啊,是吗?那我马上回来。” 她挂了电话,歉然地对侯卫东道:“侯秘书长,不好意思,我家里有点急事,下午过来拿行吗?” 侯卫东没有什么表情,点点头:“好吧。” 杜思琦急急地走了,侯卫东拿起记录本,刚翻了几页,桌上的电话响了:“侯秘书长,我是周林,朱书记让你下午一上班到他办公室。” 刚放下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来:“卫东吧?我是祝焱。” 侯卫东赶紧道:“祝书记,我是侯卫东,有什么指示。” 祝焱呵呵一笑,听上去情绪很好:“别指示指示的,晚上有没有时间?来家里吃顿饭,赛事组织有几个事沟通一下。” 侯卫东搞不清楚是什么事让祝焱有些兴奋,他看了一眼《今日常委活动》,老老实实道:“下午朱书记找我,4点,他要接见水利部客人,如果晚上没有安排,我一定去。” 祝焱手头上也有常委安排,知道侯卫东所说不假,又道:“你看情况,晚点过来也没关系。” 放下电话,侯卫东又扫了一眼面前的常委会记录,想着祝焱刚才的情绪,心里一动:“难道和今天会议有关?” 他打开记录本,快速浏览了前面三个议题的情况,哗哗向后翻,找到最后一个议题,来回看了两遍,不禁拍手叫道:“老领导绝啊!” 合上记录本,他仰坐在椅子上,常委会的过程如电影一般,不停地在眼前重现。 不出所料,省委常委会前三个议题进行得波澜不惊,顺风顺水,第四个议题开始以前,主持会议的省长乔志民京味儿十足地道:“同志们,现在开始下一个议题,讨论茂云主要领导人选,首先,请朱书记讲话。”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