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6章 既做柳下惠更做侯卫东

侯卫东官场笔记 1216 作者小桥老树 全文字数 4877字

侯卫东先从办公厅切入,道:“曙光兄,这次干部调整,办公厅可能要适当动一下,还望老兄多支持。” 省委秘书长调整办公厅人员,这是他的特权,况且,这些在省委核心枢纽工作的干部,个个手眼通天,只要不是太过分,他组织部长支持也得支持,不支持也得支持。 陈曙光大包大揽,笑道:“办公厅是老弟的自留地,你只管提方案,我这里一路绿灯。” 二人又喝了一杯,杨柳推门而入。侯卫东借机道:“还有这个小妹,也要部长多关照啊。” 陈曙光嘴里说着没问题,心中暗道:“这家伙终于要摊牌了。” 杨柳知道火候已到,又倒了慢慢一杯白酒,冲陈曙光道:“陈部长,有您这句话,杨柳就放心了,如果我在茂云混不下去,就来投靠陈部长,来,这杯酒我敬您!” 二人碰了杯,陈曙光心里已经有些预感,嘴上却道:“杨秘书长是女中豪杰,能力出众,放到哪里,都是一把手的幸福啊。” 杨柳鼓了鼓勇气,道:“陈部长过奖了,我知道自己这点水平。刚才送三位处长,都说在您手下干活是最幸福的事,我好羡慕啊。” 侯卫东在旁边道:“跟着组织部,年年有进步。要我说,跟着曙光兄,自豪又光荣,来,咱们再干一杯!” 至此,陈曙光已经完全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他快速衡量了一下,很坦诚地道:“杨秘书长,我和卫东结识以来,他因为干部问题,算上你,一共找过我两次,两次都不是为自己,就冲这一点,我就很佩服。” 他又对侯卫东道:“我和你一样欣赏杨秘书长,结果我不敢说,但是我会尽力。” 有陈曙光这句话,侯卫东知道,杨柳之事实际上已经成功了八成。 本来,他还想和陈曙光沟通一下政研室主任人选,以及茂云班子的动向,但是王辉这个人选的出现,以及刚才陈曙光的表态,再过多询问干部问题,就显得有些过分了。 杨柳晚上一直喝白酒,刚才又是两杯入口,已经接近酒量极限。听了陈曙光的话,激动之余,还想端杯,反倒是陈曙光看出了她的醉态,主动和杨柳喝了一杯果汁。 接近十点,三人下了楼。陈曙光是省委常委,自然先送他,等陈曙光汽车发动的瞬间,杨柳心情一松弛,终于支撑不住,脚步晃了晃,身体开始倾斜。 侯卫东扶住杨柳,问道:“你的车子呢?” 杨柳含糊不清地道:“送,送人去了,我晚上不,不走。” 侯卫东回头看了看会所,显然,这样的私人酒店是没有客房的,他又看了看周围,一伸手,一辆出租车无声地滑了过来。 打开车门,侯卫东先将杨柳放到座位上,自己刚刚坐下,杨柳整个人歪了过来,他只好两手抱住她。 正在想着如何处理眼前的局面,怀里的杨柳呢喃道:“卫东,是你吗?抱抱我。” 侯卫东心头一震,瞬间意识到了杨柳的异样:“最近几次和杨柳通电话,总感觉她和过去不太一样,刚才酒桌上,似乎眼神也不太对劲,我认识她以来,她从来没有直呼我的名字,难道……” 他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和宁玥的关系结束以后,尤其是到了省委以后,晚上在家,他不止一次回味自己。 早些年,他知道自己有两大硬伤:一是石场煤矿等企业,二是感情方面的问题。 下决心处理了企业以后,这方面已经是彻底了结;随着和朱小琳、宁玥关系的妥善处理,至少,在私生活方面,李晶也好,郭兰也好,出问题的可能性已经非常低了。 当然,他对这些并不后悔,尤其是李晶、郭兰,直到今天,如果真的因为她俩出事,他照样可以面对,也能够接受由此引发的任何后果,包括身败名裂。可是,如果让他再接受一个女人,无论从心理和身体上,他都没有再动过这样的念头。 不是他对小佳的爱情比过去专一了,而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李晶和郭兰,以如今他的地位和身份,如果感情上出问题,将会给三女和几个孩子造成毁灭性的打击,那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可是,杨柳又不同于其他女人。 可以说,近十年,他和杨柳基本没有断过联系,不仅如此,无论是工作生活,与公与私,接触都不少。 他不是对杨柳的心态一无所知,相反,他深知,几次关键时刻他的出手,不可能让一个女人没有想法。女人容易感动,尤其对一个单身女人来说,雪中送炭的杀伤力是巨大的。 平心而论,作为下属,杨柳是称职的;作为朋友,杨柳是中交的;作为女人,虽算不上特别漂亮,但也是可人的;如果是情人,杨柳也绝不会后院起火。 尽管如此,侯卫东下定决心,绝不能和杨柳越过那一步,这是必须遵守的底线。 怀里的杨柳依旧死死抱住自己,仿佛松了手,就失去了一切。酒后的俏脸,轻闭的双眼,微张的小口,这样一个完全放弃任何戒备的女人,就这样与侯卫东几乎面对面,心里不由一阵激荡。 侯卫东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对司机道:“到台海大酒店。” 听到去酒店,怀里的杨柳身体抖了一下。刚才她不顾一切扑到侯卫东身上,虽有酒精的作用,但是大脑并没有完全丧失意识,在很大程度上,更是借着酒后,彻底释放自己的结果。 侯卫东说要到酒店的话,她听得清清楚楚,心里瞬间一紧,很快又坦然下来:“既然决定今天把自己交给这个男人,那就一切随他了。” 从出租车里出来,杨柳虽然可以走路,却依然紧紧依偎着侯卫东。刚进大厅,杨柳的手机响起来,她摸索着拿起手机,按了半天,也没接通,侯卫东犹豫了一下,把电话接了过来。“杨秘书长,三位处长都送到了,我到哪里接您?”原来是杨柳的司机。 侯卫东冷静地道:“我是侯卫东。杨秘书长晚上有事住在台海,你过来自己开个房间,也住下吧。”司机跟杨柳久了,对这类事情早已司空见惯,也不以为然。 到吧台办了手续,扶杨柳进了了房间,杨柳转身再次将侯卫东紧紧地抱住。她骄小的身体甚至够不到侯卫东的下巴,整个人却使劲向上挺,温热的嘴唇也在努力寻找侯卫东。 侯卫东极力克制着荷尔蒙的上升,将杨柳放到床上,又拉过被子给她盖上,弯腰看着杨柳道:“杨柳,你我相交十年,经历风风雨雨,在我心里,你如我的亲妹妹一般,我不想破坏这种感情,请原谅,我不能。”
听了侯卫东的话,杨柳已经知道今晚的结局,她又羞又愧,轻轻叹了一口气,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放纵地哭出了声。 侯卫东也很清楚,面对如此情景,再多呆一分钟,自己都有可能控制不住,低下身再次抱了抱杨柳,很坚决地出了房间。 刚进电梯,手机响了起来。 过去的这半个多小时,他被杨柳搞得有些手忙脚乱,听到响铃而不是震动,也顾不上看号码,顺手接起电话,问道:“你好,哪位?” 没想到是小佳打来的,声音不瘟不火:“刚才打家里电话,知道你还没回家,别喝太多,身体要紧,又不是为你老婆的事。” 侯卫东晚上应酬不计其数,老婆查岗的情况微乎其微。知道小佳还带着白天的情绪,侯卫东也没多说,更没计较,几句话放下手机。 出了酒店,时间已经接近晚上11点,侯卫东有些犹豫。 今天晚上,还有一件大事,那就是李晶的回来。李晶的脾气侯卫东很清楚,即使回到岭西,她也不会轻易打电话,从时间上判断,如果一切顺利,李晶应该回到了精工集团总部。 如果现在过去,十有八九会在那里待一晚上,今天小佳情绪比较大,一会儿再打家里电话怎么办? 还有明天的常委会,虽然明确了自己不参加,但是会前,他必须要到会场再检查一遍,这是秘书长的职责。如果到了李晶那里,就是晚上回家休息,恐怕也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今天本身就喝了不少酒,再休息不好,明天万一出了差错怎么办? 可是,李晶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平时回来就少,如果把她晾到一边,从感情上又说不过去。 这几年,已经没有多少事情让侯卫东难以决断,此时,他罕见地又在心里冒出了那句经典的“人死卵朝天”,出了酒店,打车向精工集团驶去。接近精工集团的时候,侯卫东打了李晶电话,李晶果然已经到家。 几分钟功夫,和上次一样,一辆红色宝马开了出来,将侯卫东接了进去。 进了室内,李晶却没有像以往一样像蛇一样缠绕过来,她看着侯卫东,歉然一笑:“卫东,我也刚到家,你喝了酒,先洗洗吧。” 这次见到李晶,侯卫东感觉多少有些异样。从刚才通电话到接他上楼,话语不多,只是冲侯卫东笑了几次。 按照侯卫东的设想,她至少会叫自己“孙猴子”,或者拿秘书长之类的话开个玩笑,可是她却用了一个最普通的称呼,心里嘀咕了一句:“难道李晶这次回来,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不过侯卫东的脾气就是这样,既然决定了要来见李晶,那就彻头彻尾地把心思放在了这里,他抛开小佳和杨柳的事情,以及心中淡淡的疑惑,笑道:“小白,一起洗。” 李晶推了侯卫东一把:“谁是你的小白,我是白骨精!”如此说着,还是随着侯卫东进了卫生间。 洗到一半,李晶的身体终于靠过来,带着满身香波,软软的、滑滑的、却是极坚决地贴住侯卫东,双峰摩擦着他的前胸,双手捧着他的脸,低声道:“卫东,要我吧,快要我!”在李晶性感胴体和酒精的双重刺激下,侯卫东早已斗志昂扬。他将李晶的身体转过来,枪头只试探了一下,便勇往直前,一刺到底。 李晶“啊”地大叫一声,双手死死抓住镜子前面的大理石面板,随着侯卫东有力的抽动,她的前胸逐渐发红,居然很快达到了顶峰。 微醺状态下的男人,战斗力往往增加一倍。 等李晶已经站立不稳时,侯卫东拿过淋浴喷头,将两人冲洗干净,此时,李晶胸前的潮红还没有褪去。 李晶有些恢复了常态,吃吃笑着,嗔道:“孙猴子,今天你那里好硬,做了秘书长,功力也见长啊。” 侯卫东心里仍然火急火燎,一脸坏笑地道:“白骨精,你今天不抗打,我要趁机为民除害!”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李晶往怀里拉。李晶转身想跑,哪里能跑的了?侯卫东强有力的臂膀和宽阔的胸膛,已经将李晶彻底包围在怀里。 在男人的爱抚下,李晶再次情起,两手缠住了侯卫东的脖颈,热辣的舌头如一个微型钻头,不停旋转着,恨不得钻透侯卫东的口腔。 他顺势抱住李晶的两腿,轻轻往上一抬,腰间微一用力,只听李晶又是一声惊呼,侯卫东再次进入李晶的身体。 在强烈的撞击和刺激下,李晶很快又要高潮,搂住侯卫东脖子的双手也想坚持不住,她呢喃着:“快抱我到床上,到床上。” 侯卫东深身充满着雄性的力量,就这样抱着李晶出了卫生间,来到床上,又是一阵粗暴的冲击,李晶胸前、脖颈和脸上的潮红连在了一起,二人几乎是同时啊了一声,双双达到了顶峰。 过了好一阵,还是侯卫东先缓过劲来,他看了看依然双眼紧闭的李晶,道:“你怎么了?感觉好累?” 李晶微微睁开眼睛,道:“臭猴子,我要快活死啦!” 她翻过身,一条玉腿压到侯卫东身上,接着道:“卫东,我爱死你了,真想和你天天在一起啊。” 这句话把侯卫东吓了一跳。他本来想等一会儿找理由要回家,听李晶如此说,心里微微一惊:“李晶虽然坚强,终究是女人,是女人就有脆弱的时候,难道她有什么想法了吗?” 李晶的体力在逐渐恢复,听到侯卫东没有反应,翻身坐起来,道:“你别在意啊,就是在国外太想你,没有别的意思啊。” 侯卫东有些歉意地道:“这段时间我确实忙,给你打电话也少,过一阵子也许会好些。” 李晶披了件睡衣,下了床,一边走向卫生间,一边道:“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侯卫东问道:“你去做什么?冲凉吗?我也去。” 李晶快走冲进卫生间,又回头露出脸来,道:“臭猴子,你别过来啊,今晚我好怕你。”说完,啪地一声从里面锁上了卫生间的门。 等二人分别洗漱完毕,李晶逐渐恢复了理智,问道:“你今晚不回家吗?” 侯卫东狠了狠心,道:“明天要开常委会,我要回去。” 李晶也没有刻意挽留:“那好吧,我送你回去,一会儿有事给你说。” 出了精工集团大门,宝马车驶入大街,李晶道:“知道我这次是陪谁回来的吗?” “谁?” “是蓉蓉姐。”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