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4章 突然跳出个竞争对手

侯卫东官场笔记 1214 作者小桥老树 全文字数 4526字

郭兰笑道:“我哪里知道你该怎么办啊,如果是我,可能会从内圆外方改为内方外圆,但是,对于你这个脾气来说,恐怕就很难了。” 侯卫东来了兴趣,道:“内方外圆,说得好。兰兰,你也知道,我这脾气,过去自己拿主意惯了,现在让我再看一帮人的脸色行事,怕是真的有些难度。” 郭兰有些着急的道:“有什么难的?就看你是否真想改了。卫东,你回头想想,你的老领导祝焱,也是做过县委书记、市委书记的,如今虽然是省委常委岭西市委书记,在省里不是还要听书记省长甚至副书记的话?还有周老爷子,也是做了市委书记,再做副省长,不是一样的道理?” 侯卫东心里很认可郭兰的观点,真诚地道:“兰兰,快回来吧,有你在身边,我会踏实很多,再说,总在乡下,也不是个办法。” 郭兰笑着,态度却是极坚决:“你刚到省委,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回去,不过,过些日子,我可能要去一趟岭西,看看公司的情况,顺利也把大力的户口落下。” 侯卫东大喜:“好啊,什么时候,你一定要提前告诉我,户口的事我来办如何?” 郭兰嗔道:“这种事你哪里能够出面?再说,我也不会用这些事分散你的精力,做好你这带长的秘书,就是我们娘俩最大的愿望了。” 二人电话里又温存了一会儿,还是郭兰率先放下了电话。 侯卫东很清楚,如今官场只有两类事情人们最感兴趣,一是人事问题,二是作风问题。 自己刚来省委不久,立足未稳,如果在这个时候,外面对自己有些风言风语,别说将来进常委的事情了,就连目前的岗位也很难保,何况还有郭兰母女以及李晶母子? 在这个特殊时期,两个女人都能想到注意影响,自己还有什么理由不克制? 只是,听了郭兰的话,他隐约感到了郭兰心态与李晶的不同。对于李晶而言,如果哪一天告诉她两人关系将严重影响他的前程,或许她会挥剑斩情丝,一个人默默地带好孩子,再不过问侯卫东的情况。 但是,郭兰绝对不会是这样。她越是不想回岭西,越说明她对自己的依赖日渐加深,在郭兰的心里,已经将她和孩子的命运牢牢地和侯卫东绑在了一起,一旦侯卫东出事,依郭兰的性格,绝对不会独自离开。当然,她也不会寻死觅活。侯卫东心中暗叹一声:“李晶,郭兰,今生今世,我欠你们实在太多了,纵然再给我一次生命,怕也是无法弥补和报答你们和孩子啊。” 晚上的活动,他曾经想带上薛传义和楚飞,想了几想,还是算了。一来薛传义还需要进一步考察,二来楚飞秘书痕迹太重。尤其是明天常委会,今晚组织部长的任何话,都有可能让听者琢磨半天,又或者有些信息今晚再泄露出去,事情就麻烦了。不仅如此,到了杨柳预定的会所,侯卫东甚至把司机也打发走了。 正要往里走,杨柳笑盈盈地一个人走出来:“侯书记,您来了。陈部长他们还没到,正好您看看房间是否合适。” 看样子,杨柳的秘书也没有跟随。 这是一个由居民住宅改建的私人酒店,上下两层,一共只有四个单间,再加两个供司机就餐的小厅。整个会所典雅温馨,安静舒适,毫不张扬,侯卫东上下前后看了看,对这个地方很是满意。 他笑着对杨柳道:“你很厉害啊,我在岭西吃饭不少,从来也没有发现这样的地方。” 杨柳有些不好意思,道:“侯书记,不瞒你说,这地方不是我发现的,是有一次我随宁书记来过,感觉环境菜品不错,就留了订餐电话。” 如此优雅的环境,再加上规模不大,那么饭菜的价格肯定不菲。不过,这些对于一个市委秘书长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 杨柳今天晚上有心事,等二人上下走了一圈,进了房间,正要找机会和侯卫东说说话,侯卫东的手机响了,陈曙光马上到。 二人顾不得细聊,刚走到门口,只见车上先后下来四个人,除了陈曙光和办公室主任廖然,还有一男一女两位生面孔。 陈曙光双手握拳,有些江湖地打着哈哈:“听说美女秘书长要来,我也带了一位美女作陪,不然,显得省委组织部缺兵少将,没有诚意啊,哈哈。” 侯卫东主动伸出手,笑道:“强将手下无弱兵,省委组织部历来藏龙卧虎,现在又有曙光兄掌舵,随便哪一个,都是高手,我们都欢迎。” 陈曙光哈哈大笑。 办公室主任廖然见过侯卫东,更知道这个侯卫东无论是和前老板祝焱,还是现在的老板是什么感情,再加上前段调研去茂云时见过杨柳,便主动走过来握了手,嘴里自然是一口一个“侯秘书长好”,“杨秘书长好”,态度很是尊重。 他深谙官场滋味,又知道自己的身份,便将侯卫东和杨柳先介绍给随行的二人。尽管来的路上,陈曙光有意无意地已经说了今晚参加的人员,但是真正见到侯卫东和杨柳,二人还是极其尊重。他又热情地给侯卫东和杨柳介绍:“侯秘书长、杨秘书长,这是我们干部二处顾北处长,这是干部三处杨颖处长。” 尽管顾北和杨颖都是一口一个“小顾小杨”,闻听二人的身份,侯卫东和杨柳还是微微一惊。 省委组织部干部处室分为一二三四处,外加干部教育处、干部监督处。其中,干部一处是综合处,负责调配和办理任免手续,二处负责党委口、地市班子并牵头干部工作,三处负责省直部门班子,四处负责高校和科研机构班子。 在所有的干部处室中,二处和三处就是最牛的两个处了。 对于省委组织部来说,随便一个处长,到省直部门也好,到地市也好,高接远迎不说,多数情况下,一把手都是要出面的,二处、三处处长,在省直一般部门一把手面前,就不是牛气哄哄这么简单了。 侯卫东当然清楚,老部下杜兵只是做过干部二处的副处长,虽然是副职,但是因为在关键处室,就已经可以自由地接触到核心信息了,这二处、三处处长,实际上就是陈曙光的贴心嫡系了。
陈曙光在一旁一直是笑呵呵地看着,这是他的得意之作之一。他过去长期跟着省委书记,和省委组织部打交道很多, 尽管做副省长期间,和组织部门交往少了,但是对于这些处长们在外面的表现,却是一清二楚。 他任了省委组织部长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整顿作风,加强自身建设,坚决刹一刹这些家伙们身上的傲气和浮夸之风。 所以,顾、杨二人尽管在外仍然有些盛气凌人,但是守着自己的老板,又是在省委秘书长面前,丝毫不敢造次。 三人中,体会最深的要数办公室主任廖然了。 别看省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在部内、在省直都算个人物,随着部长下基层时,也会受到极高的待遇,但是有机会跟随省委书记调研,几年中也难得有个一次两次。 调研的两天里,他亲眼目睹了省委办公厅办公室主任薛传义的前后服务,包括在沙州和茂云,连薛传义都老老实实地和司机一起吃工作餐,他哪里还敢摆什么谱? 反观杨柳,仅仅是个常委秘书长,级别只比他高半格,却可以堂而皇之与省委书记坐在一张餐桌上把酒言欢, 这个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好几天,他的心理才逐渐适应过来,后来也终于想明白了,这不单单是副厅和正处的区别,实质上,这就是官和吏之间的差异。吏再大,也只是起着推动和辅助的作用;官再小,哪怕是一个乡镇党委书记,也能决定一个区域内经济的发展和干部的升迁。虽然都有权,但是权力的份量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其实,重官轻吏,历朝历代,都是如此。 在部门,就是到了副厅,也少有和省委书记吃饭的机会;但是,即使一个县委书记,只要有出色的业绩,都有可能得到省委书记的直接肯定,这也是所有官场中人挤破头要进班子的原因之一。 眼前的两位,一位是做过市委书记的省委秘书长,一位是现任的市委秘书长,他哪里敢不尊敬? 一帮人在门口寒暄了一阵,鱼贯走进会所,到了房间,又极讲规矩地按位次坐下。 侯卫东一边与陈曙光说说笑笑,一边也在注意观察新认识的两位处长的表现。 很显然,能够上到省委组织部处长这个位置,基本素质是没有问题的,40多岁这个年龄,分别担任省委组织部重要处室处长,已经属于前途不可限量了。 尽管顾北和杨颖的年龄看上去都比侯卫东和杨柳略大,态度也略显谦恭,但是举手投足之间,还是表露出省委组织部处长应有的稳重,以及不同于一般处级干部的气质。 尤其是这个杨颖,个子比杨柳高,长相不差,一颦一笑,分寸合适,举止优雅,如果不是特意介绍,很难把她和省委组织部的处长联系起来,在某种程度上,她更像一位职场经理。 侯卫东暗道:“如果一切顺利,杨柳说不定要分管一块干部,万一是负责省直部门,那就是分管这个杨颖了,二女都姓杨,但愿将来配合默契才好。” 上了头道菜,海参三吃,一看菜的份量和做工,侯卫东有些佩服杨柳的功课到家。 岭西这个地方,地属内陆,海产品不多,人们也没有吃海鲜的习惯。只是近几年,在一些极高档的酒店,逐渐开始流行部分海鲜。 说是海参三吃,其实是三个海参,三种做法。第一例是传统的葱烧海参,第二例是海参捞饭,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第三例竟然是迎合岭西人回味的酸辣海参。 先不说其它菜品,侯卫东预估了一下,单就这海参三吃一道菜,怕是每人300元也打不住。 陈曙光显然也是被这道菜震了一下,不过他面上倒是不显山不露水,心里却对杨柳如此慷慨极有好感。对付完了海参三吃,侯卫东端起酒杯,拿出侯氏敬酒的作风,三下五除二,三杯酒就下了肚。 杨柳今晚也倒了白酒,尽管她酒量一般,但是毕竟长期作秘书,又任了一段时间的市委秘书长,应付一般的场合还是绰绰有余。在侯卫东敬酒之后,她也领着敬了三杯。 六杯酒下来,包括杨颖在内,都是清一色地白酒喝干,只有陈曙光以明天常委会要汇报为由,每次只喝半杯。 侯卫东借这个由头,将话题引到了正题上:“曙光兄,你的酒量我又不是不知道,这几杯小酒对你来说又算得了什么,该不是这几天划拉人头累了吧?” 陈曙光咧咧嘴,指着顾北和杨颖道:“你问问他们,这几天部里天天灯火通明,他们屁大个事都要找部长汇报,又没有分管部长,他们这是把我降格,拿我当副部长用啊。” 很显然,陈曙光在忙着整理明天会上要用的干部名单,由于朱建国要求很明确,只讨论茂云主要领导人选,那么,这些人选绝对不可能只有一人、两人,应该是若干人选才对。 也就是说,茂云两个主要领导的人选,省委倾向于谁,谁是第一人选,谁是第二、第三人选,朱建国肯定单独给陈曙光做过交待,陈曙光也是清清楚楚,不仅陈曙光清楚,就连眼前的顾北和杨颖,也应该对人选情况略知一二。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朱建国何时又对陈曙光作了交待,他这个省委秘书长却一无所知。 想到此,侯卫东再次坚定了把杨柳运作到省委组织部的决心:“无论如何,这事也要成功。在省委组织部没有可靠的人,以后很多事情将会慢一拍不说,时间长了,自己的威信也就没有了。” 脑子里快速地想着,侯卫东的眼睛却始终关注着众人的表情,陈曙光刚才说话的同时,他敏锐的发现杨颖的眉毛明显一挑,忽然意识到:“看杨颖的年龄与老练,应该不是新任的处长,她肯定也了解这次中织部文件的规定,难道,她也有竞争副部长的想法?” 凭空出现的杨颖,无形之中成了杨柳最有力的竞争对手,这让侯卫东意识到了危险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