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1章 省委书记就是高明

侯卫东官场笔记 1211 作者小桥老树 全文字数 5012字

对于办公厅处级干部的调整,侯卫东第一个想到了办公室主任薛传义。 绝不单单是因为他巧妙地安排了楚飞,也包括前段随朱建国调研,一路之上,他率领省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廖然,将杂七杂八的事安排的井井有条。如果他够了任职年限,可以考虑解决个副主任,哪怕是副厅级,也是自己在省委的一个好帮手。 尽管办公厅处级干部不少,可是除了薛传义,目前还没有哪一个给侯卫东留下深刻印象。 想了半天,尽管有些头绪,可是仍旧行不成一个较为完整的方案,侯卫东心一横,暗道:“既然理不出头绪,干脆就一个一个地来,先运作杨柳和薛传义,说不定车到山前路就出来了,反正明天晚上要和陈曙光见面。” 想着明天晚上的饭局,侯卫东快速拿起电话:“杨柳,明天晚上有没有特别的安排?” 到北京看了慧慧,回来时杨柳都没敢在岭西停留,而是直接回了茂云。接到侯卫东电话时,她的脸仍然不由自主地有些发烫,好在不是面对面,也就避免了尴尬。 今天晚上她并没有应酬,一个人待在家里正在愣神,电话铃声吓了她一跳。 “是侯,侯书记啊,有什么指示?” 侯卫东笑道:“杨柳,你怎么了?我刚才问你明天晚上有没有安排?” “哦,我没事。”这段时间,虽然是朱小勇主持全面工作,可是他的一应活动由政府秘书长胥明堂安排,市委副书记杜正东又不好带着杨柳,实际上,杨柳晚上轻闲了许多。 侯卫东安排道:“明天晚上辛苦一趟,到岭西来安排个事,请曙光部长吃顿饭,他不喜欢太小的馆子,你看着安排吧,定好房间告诉我一声。” 听到是请省委组织部长吃饭,杨柳自然明白其中的含义,眼泪放纵地流了下来,她甚至都没敢再多说什么,答应着很快挂了电话。 第二天上了班,楚飞照例将需要批阅的文件送了过来。楚飞的秘书功底再次发挥作用,由于基础工作扎实,侯卫东批转文件的效率高了很多。 等楚飞离开,侯卫东一个电话将石小磊打了过来。 “石主任,朱书记意思,明天要开个常委会,把近期几个事情研究一下,你收集一下,看看还有什么议题。” “好的,秘书长,我马上安排。”石小磊答应着,又问:“除了下面报的内容,领导们有没有指定的议题?” 他虽然是办公厅主任,但是在召开省委常委会这个问题上,却基本两眼一抹黑。时间、内容就不用说了,这是主要领导的权力,就是底下部门想加个塞,没有侯卫东的点头,他也办不到。 很多时候,他手里会积累一批准备上会的议题,同等情况下,他自然可以根据自己的亲疏,提出议题先后的建议,但是,也仅仅是建议。至于哪个议题上,哪个不上,谁在前,谁在后,只有常委秘书长才有权利决定。 即便是这么点小权利,也足够办公厅主任在一些部门那里找到省委领导的感觉了,毕竟,他还是能够左右一些议题的命运,对于部门来说,早一次上会,事情能够得到省委常委会认可,绝不仅仅是个时间问题这么简单。 有的时候,部门申请一项工作,即使同意了下次常委会研究,可是由于种种原因,或者常委会暂时不开,或者形势发生了变化,可能原定的议题就失去了研究的意义。如果仅仅是一项工作那还罢了,如果是申请拨款之类,那部门损失就大了。 石小磊走后,侯卫东拿起朱建国昨天签字的中织部文件,仔细看了起来。 作为秘书长,尽管还不是省委常委,但是这样一份要重点研究的文件,还是必须要做到全面吃透精神。翻了几页,侯卫东被其中一句不显眼的话吸引住了。 文件中写道:“原则上,各省要安排一至两名经济发达地市书记进常委班子,无特殊情况,要保持相对稳定。” 这句话过去文件中也出现过,已经在各省形成了共识,正因为不是特别的新精神,也许陈曙光昨天汇报时,并没有作为重点的内容给朱建国汇报。 这些天,侯卫东刚刚跟着朱建国到了沙州,对于古中州急于上调岭西的心情颇为了解,他暗道:“文件要在省委常委会上一字不落地传达,真不知道老古听了这句话,会有何感想。” 原原本本地将文件看完,甚至个别地方他还做了摘要,差不多能够把主要精神背诵下来,侯卫东打了省政府秘书长闻长风电话。 “闻秘书长,我是侯卫东。” “是卫东秘书长,我是长风,有事吗?” 闻长风是省政府秘书长,当年侯卫东任了省政府副秘书长时间不长,闻长风上任了秘书长。在省政府,他是出了名的学者型领导,不论什么时候,什么场合,只是要上班时间,西服领带一丝不苟,很严谨。 当年,时任省长的朱建国要求省政府成立一个解读16届3中全会决定的领导小组,闻长风是组长,侯卫东是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二人有过一段时间的合作,还算知根知底。 说起来,这闻长风应该也算是朱建国的人,如果不是年龄偏大,性格偏软,说不定这省委秘书长还轮不到侯卫东。 “闻秘书长,老领导,乔省长在不在家,有个文件朱书记签了意见,我想送过去。” 闻长风也是任了几年的秘书长,资历已经不算太浅,只是他多少有些文人的习气,做事严谨有余,灵活不足,显得迂腐了些,听侯卫东如此说,他赶紧道:“老弟是省委秘书长,我哪里敢称老领导,我们一直共过事,有些缘分,我马上派人过去拿。” 侯卫东还想坚持几句,知道在闻长风这种风格的秘书长面前,绝对不会同意他过去送文件,也就罢了。 从他心里,也确实不愿意到省政府去的次数太多,先不说鲁军、蒋玉楼等副省长,就是常务副秘书长段宜勇、办公厅副主任原振天等几个老熟人,也够他应付一阵的。 正在如此想着,过了一会,敲门声响起来。侯卫东“请进”的话音刚落,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正是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原振天。 “秘书长,老领导,你好啊,闻秘书长让我过来拿份文件。” 侯卫东心里一阵暗笑:“这世界真是怪了,我刚刚称了闻长风老领导,马上就有人称呼我老领导,真他妈的。” 自嘲归自嘲,场面上的礼节还是要有的,老部下见面,免不了一番寒暄问好,足足折腾了20多分钟,侯卫东又嘱咐了抓紧把乔省长的批示送回来,原振天这才点头哈腰地走了。 刚刚安静了几分钟,又响起敲门声,不过这次的敲门声格外轻柔。
侯卫东说了请进,一个清秀的女子略显腼腆地走了进来,正是办公厅的常委专职秘书杜思琦。 “侯秘书长,石主任有事出去了,这是收集的常委议题,请您过目。”杜思琦婷婷玉立地站在办公桌前,人虽然算不上漂亮,可是仍有几分铁瑞青的清秀。 侯卫东对这个常委秘书很有几分莫名的好感,道:“是小杜啊,请坐吧。” 等杜思琦退后几步,坐到沙发上,侯卫东拿起常委会议题,认真看了起来。 能够拿到省委常委会上研究的事项,要么是省委书记事先就有批示,要么是涉及人财物的大事,要么是中央和部委有明确要求的事项。作为地市和省直各部门,涉及到此类重大事项,一般都通过分管省领导给两个一把手事先做了沟通,因此,凡是报上来的议题,一般都能立住。当然,有时也会有一些部门,完全从自身利益出发上班的议题。 侯卫东看了看,这次常委会,中心议题有三个,一是研究中织部文件的贯彻落实;二是商议对岭西赛事场馆建设资金投入;三是政府几个需要在常委会上通过的文件。 尽管议题没有什么问题,侯卫东还是很慎重,拿着议题准备给朱建国汇报。 二人边往外走,侯卫东顺口问道:“小杜来办公厅多久了?” 杜思琦安稳地答道:“秘书长,我是98年省委办公厅公开招考进来的,9年了。” 侯卫东笑道:“也是公招生啊,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秘书长,我是清华中文系,当时岭西省在报纸上发了公告,面向全国招工作人员,就考进来了。” 按照国家规定,1997年对原机关人员实行了过渡,从1998年开始至今,公务员全部通过招考录用的方式进行,也就是通常人们说的“逢进必考”。显然,杜思琦是岭西省公开招考的第一批公务员。 “哦?是清华的才女啊,不简单。” “清华”两个字说出来,侯卫东眼前奇怪地浮现出朱小琳的身影。印象中,自从这位清华才女被迫离开茂云后,就像人间蒸发一般,再也没了踪影和丝毫动静。 尽管对杜思琦还不是很了解,不过,凭着简单的接触,侯卫东感到,虽然二人同是清华出身,但是脾气性格差别挺大,对杜思琦的稳重,侯卫东还是给予了充分的赞赏和肯定。 二人几句对话,杜思琦似乎放松了许多,道:“秘书长才不简单。我们都知道,您当年是县里的公招生,可以说是我们公招生的前辈,如今您已是省委领导,我们都很佩服。” 曾几何时,公招生三个字,既是侯卫东的骄傲,也使他尝够了走这条路的酸甜苦辣,只是杜思琦无意中“公招生前辈”一句话,倒是让侯卫东有些恍惚:“如今也有人称呼我前辈了,呵呵,真是江山代有人才,难道我是廉颇老亦了吗?” 活力四射的杜思琦让侯卫东兴致很高,如果不是挂着给朱建国汇报,他还真有和这个不辱清华名声的才女聊天的冲动。 来到朱建国办公室,汇报了议题,朱建国顺手拿起桌上的粗体签字笔,刷刷写了一行字:“第四,研究酝酿茂云主要领导人选。” 看到朱建国拿笔,侯卫东心头一紧:“难道是我审查议题把关不严?”等接过来一看,这才松了口气,暗道:“增加的议题我就是想到了,也不敢往上加,这可是省委书记的特权。” 正准备往外走,朱建国却道:“卫东,近期省直部分班子也要适当调整,办公厅的班子现在什么情况?” 侯卫东心头一喜,暗道:“老大看来要给自己放权调整办公厅班子了。”脸上却没有什么变化,一五一十把办公厅目前的班子现状汇报了一遍。 朱建国听到班子成员并没有马上到龄的,也没有特别反应,道:“你来了也有一段时间了,厅里的班子你拿个意见吧,没有大的原则问题,我不再过问了。” 话虽如此说,侯卫东当然明白,该走的程序绝对不能省略,道:“谢谢朱书记对办公厅的关心,我考虑一下,再和石主任碰个头,然后给您汇报。关于厅里班子,朱书记有什么指示?” 果然,朱建国发了话:“政研室老史到点了吧?” “是的,还有不到半年。”侯卫东老老实实地回答。 他快速思考朱建国的意思:“朱建国不说其他人,单单提起史照贤,显然有了动他的念头。” 不过他的心里却知道,以老史的年龄,别说下地市,就是到部门也基本上不可能,更何况上次老史到茂云调研,一次偶尔犯下的经验主义错误,这个代价还没有付出。 想不出什么办法,朱建国却发了话:“老史材料不错,人也不错,做了一辈子政研室,你和曙光沟通一下,走一下程序,安排老史到人大安排个常委吧。” “好的,我去落实。”听到这个安排,侯卫东佩服之余,眼前一亮。 到人大担任常委,虽然级别不增,但也是一个相对不错的安排。尤其是对这些已经是正厅级、又面临退休的干部来说,更是一种安慰性的安排。人大待遇相对较好,更关键的,进人大常委,可以到63岁退休,那么,退休之前,所有的正厅待遇将全部保留,至少,车辆是有了保障。 除了这些,对于做到厅级的干部们来说,突然一下子从高位下来,心理的适应才是一道最大的坎。在人大缓冲三五年,无论对身体,还是对心理,都有极大益处。 朱建国这一手,侯卫东确实没有料到,可是如此安排史照贤,又确实很高明,史照贤不仅会愉快地离开省委要位,还要由衷地感谢朱建国。朱建国平时有个习惯,除了开大会,他的手大部分时间都在头发上。 过去,侯卫东在茂云工作,除了偶尔和朱建国单独见面,多数时候是在大会上见到朱建国。他的这个习惯,也是侯卫东到了省委以后,随着近距离接触的增多,才逐渐发现的。 从很久以前第一次见朱建国,就给侯卫东留下了亲切和蔼的印象,感觉这是个什么事都好商量的老者。可是自从朱建国天马行空般换了秘书长开始,侯卫东感觉到,朱建国做事又有不按规则出牌的时候。 天天陪着他,侯卫东日渐强烈的另一个念头是,朱建国不怕事,不怕困难,似乎越复杂越喜欢,而且总有破解的办法,奇手妙招层出不穷。 他的心不是一般的人所能达到的,经常被手抚摸的脑袋,也总是能想出比别人更高明的点子来。 老史走了,自然要安排新的政研室主任,这个人选,侯卫东是没有资格推荐的,他站在朱建国对面,静候指示。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