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9章 无心插柳柳成荫

侯卫东官场笔记 1209 作者小桥老树 全文字数 4833字

岭西现任的这些头头脑脑,虽然不少人对侯卫东并不是很熟悉,可是没有一个人不研究现在的老板祝焱,对于祝焱和侯卫东之间微妙的关系,却几乎人人都耳熟能详。 侯卫东很自然地站起来给众人微微鞠躬,坐下道:“谢谢祝书记,谢谢岭西市各位领导。祝书记是我的老领导,又是省委领导,他本身既是省领导小组成员,又是岭西市领导小组组长,有省委坚强领导,有祝书记亲自挂帅,有岭西市各位领导和全市人民的共同努力,赛事一定会圆满成功。” 他这些天时不时因为自己眼前的岗位出现一些尴尬,面对省会的大佬们,说话尤其小心。不说两个一把手都是副省,单就这些班子副职,任何一个都是和他平级的正厅,随便拉出一个都是年龄资历比他深厚,不把自己的位置摆正,以后赛事筹备,恐怕谁也协调不动。 可是,毕竟自己是代表了省委,不发表点“重要指示”,怕是这些家伙们今后也不会服气自己。 “祝书记,蒋省长,各位领导,卫东才疏学浅,又对体育赛事不熟悉,怕是难当大任,今后筹备工作,我会紧紧依靠岭西市委的坚强领导。这段时间,关于筹备工作,朱书记、乔省长反复强调,前几天,郑书记和万部长也都有交待,下面,我根据省领导小组的意见,谈谈个人几点看法。” 这些话说得滴水不露,在座众人,包括祝焱和蒋玉楼在内,都不同自主地翻开了面前的笔记本,拿起了笔准备记录。 这也是官场心照不宣的约定。大凡有领导发表讲话,没有一开始就刷刷记录的,一般情况下,要首先等领导说了“我代表表示感谢”,热烈鼓掌,然后听到领导说“下面我讲几点意见”,会场内才会响起翻本拿笔的声音。 侯卫东的讲话主要体现出几层意思。 一是抓紧起草制定赛事组织工作筹备方案,对整个赛事组织有个总体的大框,包括参与的部门、人员都要有个规定。他特别强调,方案要报经省委同意。 二是把这几天思考的中心意思谈了一遍,要求岭西市同志们集思广益,群策群力,在提高软服务质量上如何取得突破。 三是进一步表态,这段时间,虽然不敢说每天拿出多少时间专题督促此项工作,但是只要是赛事筹备方面的事,岭西市的同志可以随时联系,随时到他的办公室。 离开市委时,抽了个机会,祝焱不经意地道:“卫东,做省委秘书长感觉如何?” 侯卫东知道祝焱的意思,无非是要打听朱建国到沙州和茂云调研的实底,便认真地道:“老领导,说实在的,我还是有些不适应,需要协调的事情太多了。” 祝焱笑道:“你做秘书时,协调的事还少吗?能力上我绝对相信你,这段时间,常委们之间也有交流,大家对你还是很认可的。” 侯卫东谦虚地道:“我有几把刷子,老领导一清二楚,尤其是我的小毛病,老领导更是了如指掌,我哪里做得不到位,还请老领导多原谅,多批评。” 祝焱拍了拍侯卫东的肩膀,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省委秘书长位置重要,牵一发动全身,目前的局面对你来说,不进常委其实更超脱,这样你和所有常委之间都没有利害关系,一旦时机成熟,这一步是水到渠成的事。” 侯卫东道:“谢谢老领导,如今我只想着把眼前的事做好,其他的真没有考虑过。” 祝焱点点头:“你是个福将,有福之人不用愁。我很同意你的观点,脚踏实地,面对现实,做好应该做的事,不说别的,单就眼前的事,朱书记不轻松,你这个秘书长也轻快不了啊。” 话说到这个份上,侯卫东已经绕不开朱建国的这次调研了。 “朱书记确实辛苦。昨天马不停蹄,一整天,再加上今天,确实累得够呛。” 祝焱嗯了一声,说话含蓄起来:“你我都做过市委书记,能够想像得出来,这个时候一个省委书记的压力。你在他身边,只要记住一个原则,说话办事出以公心,就一定会得到他的绝对信任。” 尽管祝焱的话像天上的云彩一样,侯卫东还是觉察到了他对茂云班子的关注。 祝焱虽是省委常委,但是在大局未定以前,他的消息不一定比侯卫东更快更准确。侯卫东几次想把朱建国的话说出来,忍了几忍,终于还是咽了回去。以祝焱的老到,怕是很容易从中看出朱建国的倾向,一旦引出后续麻烦,他这秘书长在朱建国那里就交不了差了。 官场上的事,就像一副牌,只有到最后所有的牌全揭了底时,才能真正地清楚哪些是正确的,哪些是猜测的。在底牌没有揭开以前,任何的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作为秘书长,他不能不慎重。 侯卫东反复掂量了几遍,道:“谢谢祝书记关心,我一定按照您说的,最大努力为朱书记服务好。” 祝焱知道侯卫东如今的城府,从他的话里,已经得知茂云班子近期要调整,这就够了。 二人握手准备告别,祝焱又道:“卫东,我在岭西市,目前说话还管用,你有什么事,不管公私,随时告诉我。” 侯卫东忽然想起办公厅建房的事,咬咬牙道:“郑秘书长早就定了,办公厅准备盖几幢宿舍楼,完全按市场价怕是厅里人员承受不了,我来了,这事也不好停下。” 此事郑玉楼给祝焱打过招呼,如今心爱的弟子挑头办理,祝焱自然知道如何处理,呵呵笑着,道:“回头你让办公厅把报告准备好,我安排人过来拿,其他事情就不用管了。” 侯卫东连忙道:“谢谢老领导,我亲自给您送去。” 回到家里,侯卫东没有让事情过夜,直接给石小磊打了电话:“石主任,你把建房的报告找出来,把需要岭西市减免的部分再审核一遍,没有问题的话,明天早晨给我。” 第二天上午十点,石小磊拿着报告进来,身后居然跟着楚飞。 “秘书长,报告我改好了,您看看。” 石小磊一指楚飞,又道:“还有一事汇报一下,楚飞同志来厅里以后,表现不错,传义主任建议楚飞任办公室二科科长,我同意了,今天带他过来接个头。” 办公厅里内设机构都是处级,一般不再设科室,设科的只有办公室等几个相对庞大的处室。 以侯卫东如今的地位,已经很少有机会和科级干部打交道了,可是这办公室的二科却是一个特殊的部门。
办公室设了一二三科,还代管了一个处级的事业单位后勤服务中心,连上工勤人员,也有七八十号人,算是办公厅第一大处,历任办公室主任,至少也能解决个办公厅副主任。 二科是文件传递科,科长有一项职能,专程负责在秘书长和办公厅主任之间传递文件文件。不管秘书长在不在,每天早晨,必须到办公厅主任那里,拿了需要报批的文件送到秘书长办公桌上,然后把批完的文件拿回来。 楚飞任二科科长,也就意味着,尽管他不是侯卫东的秘书,每天可以堂而皇之进入侯卫东办公室。 原来的二科科长是个30冒头的小伙子,侯卫东见过几次,印象也还不坏,看来石小磊给他调整了科室。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绝对没有提拔。因为,办公厅任何一个处级干部的变动,必须报侯卫东。 至于这个小伙子的去向,石小磊没有说,侯卫东没有问,他也不能问。 这种调整,薛传义肯定有公开的理由,换句话说,这是洪昂擅长的洪氏阳谋的基本功,石小磊不会傻到主动汇报,侯卫东更不会显示出丝毫关心。当然,如果这个二科科长还是个可造之才,那么将来讨论处级干部提拔时,石小磊只要说一句“这是原二科科长”,顺利通过是没有问题的。 侯卫东看了建房报告,又交代了其它事项,石小磊知趣地先走了。 经过短暂的分离,楚飞终于又有了天天见老板的机会,尽管还不能公开以秘书的身份时时跟着,毕竟天天都可以过来两趟,这就足够了。 有了楚飞细致的工作,侯卫东批阅文件轻松了许多,他很清楚,此事虽由石小磊汇报,始作俑者却是办公室主任薛传义。 又想起前几天随朱建国调研,薛传义将一路行程安排的井井有条,禁不住暗道:“官场里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这薛传义心思如此细致,实在难得。” 正琢磨着,杨柳打来电话:“侯书记,准备明天把您岳父岳母送过去,其他的事您不用管,只把钥匙给楚飞就行,我已经安排人打扫房间。另外,我明天有会,就不过去了。” “辛苦你了,我,也代表小佳谢谢你。”杨柳这个级别的秘书长,安排这类事情实在是小菜一碟,侯卫东再客气,反而见外了。 放下电话,他堂而皇之地把楚飞叫来,给了钥匙,嘱咐了几句,楚飞忙着去准备。 又给小佳把情况说了,得知老人安顿下来,小佳也很高兴。 “老公,慧慧稳定多了,她奶奶也基本好了,这几天有大嫂和二姐在这里,我准备回铁州一趟,把公事处理一下再回来。” 屈指算来,小佳已经在北京待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尽管在气头上说了“女儿不好不回来上班”,毕竟也是堂堂地市班子成员,孩子稍有好转,还是知道轻重。 第二天,侯卫东问了楚飞茂云人员到达的时间,挤了个空,准备回去和两位老人见个面。虽说岳母是这种状态,毕竟还有岳父,特别是小佳不在家,官再大也是女婿,礼数还是要讲的。 进了门,杨柳笑吟吟地站在那里,让侯卫东一愣:“杨柳,你怎么还是过来了?” 从他的内心来讲,杨柳也是秘书长,不是公事,私自跑出来,又是当前敏感时期,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杨柳却平静地道:“会议改期了,朱市长杜书记都没事,我就过来了。” 要留下杨柳吃饭,杨柳却死活要走,侯卫东没有办法,只好同意。 和岳父张远征谈了几句慧慧的情况,得知孩子好转,老人也很高兴。如今,老伴卧床多年,身边除了保姆和钟点工,再没有其他人交流,张远征已经彻底把自己退了休,专心颐养天年。 晚上,小佳打来电话,竟然多少带了点火气:“侯卫东,你怎么搞的,不是说好了绝不对外讲吗,怎么还是有人来看慧慧了?” 侯卫东丈二和尚,道:“我没有说啊,谁去看慧慧了,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你们茂云的杨柳秘书长啊,一个人来的,待的时间也不长,临走的时候放了一张卡,我追出去的时候,她已经走远了。” “杨柳?”侯卫东愣了一下,上午十点多的时候,还在岭西见面,眨眼的功夫,居然一声不吭到了北京,还送了卡。 不过,很快侯卫东就想明白了事情出在哪里,她昨天还说不过来,今天不仅来了,还得知了慧慧病情,原因只有一个,肯定又出在岳父这里。 事情果然如此。 前几天聚会时,接到了侯卫东交代的任务,杨柳很慎重,专门过去和老人见了一面,沟通了了陈庆蓉在路上的注意事项。 知道今天有会来不了,昨天杨柳给侯卫东通过电话以后,依然不放心,下班以后,又专程过去了一趟。 张远征收拾慧慧小时候的玩具时,禁不住老泪纵横,唉声叹气。杨柳感到很奇怪,几句话,套出了实情。 从老人那里出来,她的眼泪差一点留下来。 侯卫东家里发生如此巨大的变故,居然一点消息也没有,在这种情况下,还想着为她安排出路。这样的男人,别说单身女人,就是已婚妇女,心里没点波澜也不可能。 杨柳果断地推掉了第二天的会议,又编了理由给朱小勇、杜正东请了假,之后通过网上银行往卡上转了10万块钱。 第二天安排好老人,她直奔机场。 候机大厅中,一个弱小的身影像风一样,来回转了几圈,便办完了登记手续。下午两点多,她神态自若地走进了慧慧的病房。 这个过程,张小佳自然想不明白。她还在着急地问侯卫东:“老公,到底怎么回事?卡怎么办?” “唉,估计是你爸爸说了,好在是杨柳,如果是别人,事情就麻烦了。” 张小佳也很无奈。 父母一次一次关键时刻捅娄子,这也罢了,可是当年刘光芬生病、慧慧意外受伤,病房人满为患的一幕,夫妻俩实在不愿意再出现,何况这是在北京。 一旦事情传出去,侯卫东这边就不用说了,小佳地位也有了质的飞跃,单是铁州来的人,怕就招架不住,别说北京,就是天南地北,如今的人也会义无反顾地涌过来。 小佳很着急,道:“老公,你快想个办法,我可不想病房赶大集似的,慧慧好不了,我也得趴下。”
隐藏